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大魏宫廷

第62章:廉驳与李睦

大魏宫廷 |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 更新时间:2018-11-10 01:41:0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神道丹尊无敌天下武炼巅峰万古天帝修罗武神九炼归仙白袍总管校花的贴身高手异世灵武天下网游之奴役众神
  在片刻的寒暄过后,李睦一边与廉驳并骑缓缓而行,一边详细地向后者讲述韩国这两年内来所发生的变故,尤其是在他看来廉驳会比较在意的「康公韩虎」。

  在听李睦讲述完「康公韩虎」目前的处境后,廉驳咧着嘴哈哈大笑起来:“那老狗,终究还是灰溜溜得退回了「中山」么?”

  “正是!”李睦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如今在邯郸,数釐侯权势最大……甚至于,国内或有奸人教唆釐侯取大王而自代……”说到这里,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廉驳,想看看后者对此的态度。

  但让李睦有些失望的是,廉驳摸了摸下巴,很是随意地说道:“韩武那家伙……哼,确实比韩然有才能,又是先王「简」之子……支持他的还是原来那些人么?”

  见廉驳直呼韩王然的名讳,李睦微微皱了皱眉,随即沉声说道:“唔,燕绉、靳黈……”说到这里,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对廉驳说道:“冯颋投靠了魏国,廉驳将军可知晓?”

  廉驳闻言眨了眨眼睛,他当然知道这件事。

  事实上,他非但得知冯颋被魏公子赵润任命为九原守,甚至于,前两日他闲来无事,还跑到九原郡跟冯颋喝了几坛上党烈酒。

  “唔……略有耳闻。”廉驳含糊地说道。

  李睦并未在意廉驳的含糊,闻言感慨道:“旧日我「十人郡守」,冯颋降魏,剧辛又被魏公子润所处死,只剩下八人了……”

  『……你可别把我算上。』

  廉驳眼眸中闪过几丝异色,毕竟为了偿还欠魏公子润的人情,他如今可是魏国的将领。

  当然,这话还不敢跟李睦提及,否则,天晓得李睦会不会突然变色。

  据廉驳对李睦的了解,此人对王室极为忠诚,近乎于愚忠。

  因此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何人取代冯颋与剧辛?”

  李睦回答道:“釐侯提拔了「司马尚」为代郡守,此人前一阵子携手渔阳守秦开,重创了东胡,随后出征关外,杀得东胡北逃千里,端得是一位豪杰啊!”

  “司马尚……”廉驳若有所思地嘀咕着,并未发表什么态度,毕竟当初他还在韩国时,司马尚只能算是小字辈的将领。

  “还有一人呢?”廉驳问道。

  李睦摇了摇头,说道:“可能会在「公仲朋」、「田苓」、「扈辄」、「赵葱」、「颜聚」、「骑劫」等人中选择吧。”

  廉驳起初听到「公仲朋」、「田苓」二人的名字,态度还算平静,可待听到「扈辄」、「赵葱」、「颜聚」、「骑劫」几人后,脸上却露出什么不以为然的蔑视,那表情仿佛是在说:这都什么歪瓜裂枣?

  不能否认,其实后四位韩国将领在韩国亦是颇有名望,但很显然,廉驳根本看不上这些人,他甚至连靳黈、韩阳等人都看不上,又岂会重视那四个将阶还不如靳黈、韩阳的将领?

  冷哼一声,廉驳撇嘴说道:“骑劫此人,与乐成一丘之貉,乐弈迟早会栽在此人身上!”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语气怨气满满,毕竟他自己就是被曾经器重的副将乐成给坑了,被后者取而代之。

  李睦听出了廉驳话中的愤懑,斟酌着用词说道:“乐成、骑劫二人虽然颇具野心,但不能否认,此二人在统率兵马上确实有独到之处……”

  说着,他见廉驳的面色依旧难看,便识趣地岔开了话题:“话说,廉驳将军这两年在何处安身?”

  “我?”廉驳半真半假地说道:“浪迹天涯呗,谁愿意收留廉某,廉某就为其效力。”

  听闻此言,李睦压低声音说道:“廉驳将军,如今我大韩正是用人之际,李某以为,若得知廉驳将军身在此处,大王必定复用将军。”

  “大王?是釐侯吧?”廉驳撇了撇嘴,心中却有些感慨。

  若早两年,他确实希望官复原职,但如今,他为了偿还魏国太子赵润的人情,已答应在魏国为将两年,又岂可辜负魏公子润的重望?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面色显得有些萧索。

  见此,李睦心中误会了,遂带着几分迟疑说道:“若廉驳将军不介意的话,李睦愿向邯郸举荐将军。”

  听闻此言,廉驳皱着瞥了一眼李睦,脸上露出几许不渝之色。

  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刚烈而绝不肯轻易欠下人情——欠下魏公子润的人情那是没有办法,一来是当时他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而魏国的河东守、临洮君魏忌却遵从魏公子润的命令,每日好酒好菜招待着廉驳,却从未提及让廉驳改投魏国之事,不至于引起廉驳的反感;二来嘛,魏国酿造的上党烈酒,实在是太合乎廉驳的胃口了。

  不夸张地说,当初廉驳之所以答应魏公子润的招揽,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上党烈酒成了瘾,生怕得罪了魏公子润日后就再也喝不到这种烈酒罢了。

  而如今,李睦却说要给他廉驳举荐——嘿,你以为你是谁?!

  二人彼此皆属同僚,在韩国的地位不相上下,我廉驳凭什么要欠你的人情?

  想到这里,廉驳“哼哼”两声,权当没有听到,岔开话题问道:“此次你亲自率军,所为何事?”

  见廉驳如此突兀地转变了话题,李睦便知道是自己冒失的话引起了对方的不悦。

  他一直都知道,廉驳是一位自尊心极强的猛将,所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指的就是这类将领。

  倘若廉驳懂得委曲求全,当初只要同意康公韩虎「撕毁协议对魏宣战」的主张,又何至于会被副将乐成取而代之,沦落到一介白身的地步?

  不过李睦也没有办法,毕竟釐侯韩武如今在韩国的权势实在是太大了,反观支持「韩王然」的「王党」,却仅有他李睦,与上谷守马奢还有暴鸢等寥寥几人,在他看来,若是能复用廉驳,将这位当世猛将拉拢到己方阵营中,相信定能使他们的阵营声势大增。

  因此,他才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这个建议,没想到,廉驳却是这种反应。

  『……看来只能徐徐图之。待收兵时,将廉驳请回雁门,日后再想办法说服他。』

  心中暗自决定下来,李睦便不再提及此事,顺着廉驳的话说道:“李某今日出兵,只是为了驱逐雁门西地(定襄)境内的异族罢了……”

  『……』

  廉驳愣了愣,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李睦。

  他可不认为李睦是闲着没事驱逐那些异族,后者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而据廉驳猜测,很有可能是李睦将有一段时日不在雁门,故而先下手为强,将雁门附近的异族肃清,免得到时候那些异族趁雁门防备空虚时进犯。

  可在如今这种情况下,李睦有什么理由要率军离开雁门?

  『……莫不是要提早对魏国用兵了?』

  暗自皱了皱眉,廉驳觉得这件事的可能性非常大。

  而旋即,他就在心中暗骂自己多事:干嘛要问呢?这下好了,猜到韩国可能会提早对魏国用兵,他是否该将这件事禀报那位魏公子润?

  一边是自己的母国,一边是对自己有恩情的新主,吸了几口气,廉驳不禁万分纠结。

  而就在这时,远处疾驰来一队雁门骑兵,为首的队率来到李睦面前,抱拳说道:“启禀将军,约十五里外的一处山岗,魏人正在山上兴修城塞。”

  “唔?”李睦闻言皱了皱眉,反问道:“魏人?”

  『……』

  廉驳表情玩味地瞥了一眼那名队率。

  只见那名队率抱拳说道:“千真万确。”

  皱了皱眉头,李睦对廉驳说道:“早前虽听说魏人击败了河套的林胡,却不想魏人连「云中」都占了,廉驳将军,一起去窥探一番可好?”

  廉驳看着李睦,表情说不出的古怪,他敢断定,这些雁门骑兵探查到的所谓「正在兴修的魏人城塞」,绝对就是他如今麾下的「云中魏军」正在兴修的前哨城岗,是他为了监视定襄而下令兴修的。

  “唔,去看看罢。”廉驳只好含糊地说道。

  于是乎,李睦便带着廉驳一行人加快速度,在约两、三个时辰后,便来到了那名哨骑队率所说的山岗,仰望着远处山岭上那座正在兴修的要塞。

  “魏人在此兴修城塞,也不知有什么所图。”李睦皱着眉头说道。

  听闻此言,廉驳有些不自然地挠了挠脸。

  不得不说,李睦麾下三千雁门骑兵的目标还是蛮大的,没过一会儿工夫,就见远处的山岭中出现了一支打着「云中」旗号的魏军,甚至于,还有一队队骑兵。

  李睦知道是己方的突然造访惊动了驻扎在这里的魏军,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当即下令麾下的骑兵做出缓缓撤离的架势,让对面的魏军得知,他们只是无意间来到此地。

  在准备收兵时,李睦提出了让廉驳随同前往雁门的邀请。

  然而,廉驳却摇了摇头,神色复杂地说道:“此番,廉驳是特地想去看看你这个「邻居」的境况,如今既然中途相遇,彼此也碰过面了,不如就在此分别吧……”

  说罢,他双腿一夹马腹,与十几骑随从徐徐离开了李睦的军势。

  『邻居?』

  李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见廉驳离开,遂惊讶地问道:“廉驳将军如今住在此地?不知却在何处,日后李某好登门拜访?”

  徐徐向前的廉驳也未回头,抬起手来,指向山岭上那座正在兴修的魏军城塞。

  李睦下意识地抬头观瞧,正好此时有一阵风吹来,吹开了山岭上那座魏军城塞上的旗帜,只见旗帜上清楚写着「魏云中守廉」的字样。

  顿时间,李睦面色大变,转头再看廉驳,却见廉驳带着他那些随从,正朝着远方的那支魏军而去,且在片刻后,与那支魏军汇合。

  『原来是这么个邻居么?』

  张了张嘴却久久无言,李睦攥了攥手中的缰绳,眼中神色闪烁不定。

  『这下……麻烦大了。』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http://115mm.com/daweigongti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道通神都市修真医圣成神神魂至尊制霸女权世界天下超级怪兽工厂电影世界大盗九星霸体诀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