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第506章 黄大哥

都市无上仙医 | 作者:断桥残雪 | 更新时间:2018-11-05 21:43: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我的贴身校花至尊狂神带着农场混异界神道丹尊万古天帝百炼成仙武逆帝霸无敌天下
  见朱晓艳和邵丽红两眼瞪得老大的样子,夏云杰不禁一阵头疼。

  古老门派向来讲究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像冯正诚等人倒也就罢了,毕竟不是门中之人,但瞿冷可是正儿八经的巫咸门弟子,而朱晓艳和邵丽红则是夏云杰已经正式确认关系的女人,私底下的称呼还真有点不好乱,可太叔婆这个称呼却又委实太过夸张。

  “太叔婆?我算算看,那你岂不是成了他的太师叔祖了?你才多少岁呀?”正当夏云杰倍感头疼时,朱晓艳终于缓过神来,然后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没办法,我师父辈分高。好了,你们别大惊小怪的,瞿冷是我门中弟子,有些规矩不能坏,没有外人时还是得称呼你们为太叔婆,有外人在时就叫朱总、邵总吧,这样的称呼也算符合你们的身份。”最终夏云杰还是决定不能乱了规矩。

  “太叔婆!”听夏云杰的意思,私底下这个称呼还不好改,邵丽红看着瞿冷不禁一阵苦笑。这辈子她还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老”得被一位年轻小伙子叫太叔婆,而朱晓艳却像发现了什么特别新奇好玩的事情,反倒拍手叫好,甚至还用手指头戳了戳瞿冷的肩膀,有模有样地摆起长辈的架子问道:“我说小瞿,你今年多少岁啊?有没有谈女朋友了?”

  “回太叔婆,弟子今年二十二岁了,暂时还没有谈女朋友!”太叔婆问话,瞿冷当然不敢失礼,急忙毕恭毕敬地回道。

  “什么二十二岁了竟然还没谈女朋友,这可不行,要抓紧谈一个!”朱晓艳老气横秋地道。

  “是太叔婆,这几天我就找个女孩子谈谈看!”瞿冷又马上毕恭毕敬地回道。

  朱晓艳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脸死板冰冷得跟僵尸有得一拚的瞿冷竟然回答这几天就找个女孩子谈谈,不禁微微一怔,随即“扑哧”笑了出声。

  邵丽红见状也跟着忍不住笑了出声。

  笑得瞿冷那张脸难得地露出一抹尴尬之色,看得夏云杰不禁摇了摇头,没好气地瞪了朱晓艳一眼,然后冲瞿冷笑笑道:“瞿冷别听你太叔婆瞎扯,她就这性子,爱开玩笑。”

  “喂,人家好不容易当一次长辈,你怎么可以拆我的台?”朱晓艳不满地嘟起小嘴道。

  “其实弟子也确实有心想谈一个,只是我这尊面容,女孩子往往还没跟我谈就被我给吓跑了。”瞿冷看了看夏云杰,然后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对朱晓艳说道。

  “你看,瞿冷都这么说了。也不知道你这个太师叔祖怎么当的,竟然连这种大事情都不关心。瞿冷别担心,这种事情包在太叔……咳咳,我身上了,我教你怎么追女孩子。首先呢,你一定要又自信,其次呢,追女孩子是很讲究技巧的。现在呢,我先给你讲自信,等会呢,我再详细传授你追女孩子的技巧……”见瞿冷这样说,朱晓艳不禁得意地瞟了夏云杰一眼,然后拉过瞿冷,摆出长辈的姿态,叽里呱啦地开始一通说教。

  夏云杰见状和邵丽红对视一眼,都无奈地摇了摇头,而瞿冷则一副虚心聆听的样子,不时点点头,也不知道是真虚心聆听还是摆摆样子讨好这位年轻美艳的太叔婆。

  瞿冷开的还是表面看起来很低调,其实内里装饰非常考究且经过专门改装过的辉腾轿车。

  上了车,朱晓艳先是一阵惊讶于车子内外形象的差距,接着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说教,听得夏云杰和邵丽红连连摇头,同时也非常佩服瞿冷竟然不仅能忍受得了朱晓艳的说教,而且还似乎听得津津有味,若有所得。

  “哦,对了,我们现在是去哪里?”说教了好一阵子,朱晓艳见汽车拐进一胡同,是她从未去过的地方,这才突然自己只光顾着说教忘了问现在是去哪里了。

  “带你们去见我一位朋友和一些同门。”夏云杰见朱晓艳这才想起问自己要去哪里,不禁哭笑不得地回道。

  “朋友?你那位忘年交吗?现在你总好告诉我是谁了吧?还有那些同门是你晚辈还是你长辈?”朱晓艳好奇地连连问道。

  邵丽红虽然更像个话语不多的贤内助,只是静静地跟在夏云杰的身边,但这时也忍不住拿好奇的目光看着夏云杰。

  “呵呵,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夏云杰还是不愿意透露口风,郁闷得朱晓艳暗地里狠狠掐了他好几下,邵丽红虽然没掐他却也冲他猛抛了好几个白眼。

  车子拐进钟山后街胡同,开了一段路之后,很快便看到黄老住的那栋灰墙灰瓦的四合院,门口有两位表情冷峻,腰杆笔挺,荷枪实弹的武警站岗。

  “我们不会是去那栋四合院吧?”见瞿冷车速明显放慢下来,朱晓艳和邵丽红看着那手持枪支冷峻武警,心情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丰满的****微微起伏着。

  朱晓艳和邵丽红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四合院前。

  当车子开到四合院前,隔着车窗玻璃,朱晓艳和邵丽红都能察觉到武警同志的目光骤然间变得锐利无比,鹰隼一般,仿若能穿透玻璃,吓得两人一左一右下意识地抱紧了夏云杰的胳膊。

  “杰哥,你这位朋友不会是国家领导人吧?”抱着夏云杰的胳膊,朱晓艳战战兢兢地问道。

  京城,民宅,武警荷枪实弹守卫,朱晓艳和邵丽红虽然对政治官场没多少研究,这时也已经隐隐猜到了夏云杰这位朋友必定是共和国身份非常尊贵的大人物。

  “曾经是,现在不是。好了,不用紧张,不管他曾经是什么身份,现在他就只是我忘年交大哥。具体是谁,我们下车见了面,你们自然就认出来了。”夏云杰见朱晓艳和邵丽红都有些紧张,拍了拍两人的手,说道。

  朱晓艳和邵丽红终究是见过夏云杰神奇一面的女人,夏云杰这么一说,她们紧张的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浓厚的好奇。

  正好奇间,朱晓艳和邵丽红看到武警正步上前敬礼,并准备查看证件和车里的人,这时大门里传来一道中气十足却透着一丝沧桑的朗爽笑声。

  “哈哈,夏老弟啊,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人随声到,两位老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中年男女。

  这几人一出来,两位武警表情明显紧张起来,同时眼中也无法克制地流露出震惊之色。

  黄老,共和国硕果仅存的开国元老,在整个共和国随着老一辈的逐一去世,这些年已经没人能惊动他老人亲自出门相迎了,更别说还如此激动!

  这都还算是其次,最最让两位武警同志震惊的是,车里的人明显只是几位小年轻!

  武警震惊之际,夏云杰已经带着朱晓艳和邵丽红下了车,笑道:“黄大哥,你怎么亲自出来了,外面热,进屋再说吧。”

  黄老心情和精神显然都极好,紧紧握着夏云杰的手朗声道:“怎么瞧不起我这个老头子吗?我现在身体可不比年轻人差。”

  说完黄老将目光落在了朱晓艳和邵丽红身上,浑浊的老眼似乎都突然间明亮了起来,而这时朱晓艳和邵丽红看着眼前这位年少时就耳闻目濡的老将军,甚至年少时连环画上,电视上,电影里都经常看到的故事主角,已经彻底石化了。

  她们已经隐隐猜到夏云杰这位朋友应该是共和国身份非常尊贵的大人物,却还是没猜到竟然会是黄老!开国元老级的人物,她们这一代年少时心目中的抗日大英雄!

  “这两位应该就是弟妹吧?不错,不错,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黄老定睛打量了朱晓艳和邵丽红之后,连连赞叹道。

  黄老这话听得武警同志们差点就一口气提不上来,直接昏翻过去。

  黄老啊,在共和国何等尊贵的身份,对子女教育何等严格的一位老人,要是换一个年轻人比如他的孙子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带两个女子回家,他还不马上一拐杖打过去才怪。可现在呢?他不仅叫那两位女子弟妹,而且还赞赏有加,好像那个年轻人要是带个八个九个女人回来就更了不起似的。

  这怎么可能呢?这还是黄老吗?

  武警同志又哪里知道,夏云杰在黄老的心目中可是活神仙,当然不能用凡人的眼光来看待。况且在黄老那个年代,男人娶个三四个老婆也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黄老这一开口,邵丽红和朱晓艳这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之后,两人都求助地看向夏云杰。

  黄老身份非同寻常,他称呼她们为弟妹,她们可不敢大咧咧地叫他为黄大哥。

  “跟我一样叫吧。”夏云杰见两位****看向自己,笑着说道。

  夏云杰的话让邵丽红和朱晓艳心里既感甜蜜无比又倍感娇羞和紧张,红着脸冲黄老微微鞠躬叫道:“黄大哥好。”

  “哈哈,好,好,你们也好。”黄老已是耄耋之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年轻女子叫过他哥了,邵丽红和朱晓艳这声大哥听得他心情格外舒畅,笑得嘴巴都合不拢。见朱晓艳和邵丽红两眼瞪得老大的样子,夏云杰不禁一阵头疼。

  古老门派向来讲究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像冯正诚等人倒也就罢了,毕竟不是门中之人,但瞿冷可是正儿八经的巫咸门弟子,而朱晓艳和邵丽红则是夏云杰已经正式确认关系的女人,私底下的称呼还真有点不好乱,可太叔婆这个称呼却又委实太过夸张。

  “太叔婆?我算算看,那你岂不是成了他的太师叔祖了?你才多少岁呀?”正当夏云杰倍感头疼时,朱晓艳终于缓过神来,然后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没办法,我师父辈分高。好了,你们别大惊小怪的,瞿冷是我门中弟子,有些规矩不能坏,没有外人时还是得称呼你们为太叔婆,有外人在时就叫朱总、邵总吧,这样的称呼也算符合你们的身份。”最终夏云杰还是决定不能乱了规矩。

  “太叔婆!”听夏云杰的意思,私底下这个称呼还不好改,邵丽红看着瞿冷不禁一阵苦笑。这辈子她还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老”得被一位年轻小伙子叫太叔婆,而朱晓艳却像发现了什么特别新奇好玩的事情,反倒拍手叫好,甚至还用手指头戳了戳瞿冷的肩膀,有模有样地摆起长辈的架子问道:“我说小瞿,你今年多少岁啊?有没有谈女朋友了?”

  “回太叔婆,弟子今年二十二岁了,暂时还没有谈女朋友!”太叔婆问话,瞿冷当然不敢失礼,急忙毕恭毕敬地回道。

  “什么二十二岁了竟然还没谈女朋友,这可不行,要抓紧谈一个!”朱晓艳老气横秋地道。

  “是太叔婆,这几天我就找个女孩子谈谈看!”瞿冷又马上毕恭毕敬地回道。

  朱晓艳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脸死板冰冷得跟僵尸有得一拚的瞿冷竟然回答这几天就找个女孩子谈谈,不禁微微一怔,随即“扑哧”笑了出声。

  邵丽红见状也跟着忍不住笑了出声。

  笑得瞿冷那张脸难得地露出一抹尴尬之色,看得夏云杰不禁摇了摇头,没好气地瞪了朱晓艳一眼,然后冲瞿冷笑笑道:“瞿冷别听你太叔婆瞎扯,她就这性子,爱开玩笑。”

  “喂,人家好不容易当一次长辈,你怎么可以拆我的台?”朱晓艳不满地嘟起小嘴道。

  “其实弟子也确实有心想谈一个,只是我这尊面容,女孩子往往还没跟我谈就被我给吓跑了。”瞿冷看了看夏云杰,然后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对朱晓艳说道。

  “你看,瞿冷都这么说了。也不知道你这个太师叔祖怎么当的,竟然连这种大事情都不关心。瞿冷别担心,这种事情包在太叔……咳咳,我身上了,我教你怎么追女孩子。首先呢,你一定要又自信,其次呢,追女孩子是很讲究技巧的。现在呢,我先给你讲自信,等会呢,我再详细传授你追女孩子的技巧……”见瞿冷这样说,朱晓艳不禁得意地瞟了夏云杰一眼,然后拉过瞿冷,摆出长辈的姿态,叽里呱啦地开始一通说教。

  夏云杰见状和邵丽红对视一眼,都无奈地摇了摇头,而瞿冷则一副虚心聆听的样子,不时点点头,也不知道是真虚心聆听还是摆摆样子讨好这位年轻美艳的太叔婆。

  瞿冷开的还是表面看起来很低调,其实内里装饰非常考究且经过专门改装过的辉腾轿车。

  上了车,朱晓艳先是一阵惊讶于车子内外形象的差距,接着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说教,听得夏云杰和邵丽红连连摇头,同时也非常佩服瞿冷竟然不仅能忍受得了朱晓艳的说教,而且还似乎听得津津有味,若有所得。

  “哦,对了,我们现在是去哪里?”说教了好一阵子,朱晓艳见汽车拐进一胡同,是她从未去过的地方,这才突然自己只光顾着说教忘了问现在是去哪里了。

  “带你们去见我一位朋友和一些同门。”夏云杰见朱晓艳这才想起问自己要去哪里,不禁哭笑不得地回道。

  “朋友?你那位忘年交吗?现在你总好告诉我是谁了吧?还有那些同门是你晚辈还是你长辈?”朱晓艳好奇地连连问道。

  邵丽红虽然更像个话语不多的贤内助,只是静静地跟在夏云杰的身边,但这时也忍不住拿好奇的目光看着夏云杰。

  “呵呵,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夏云杰还是不愿意透露口风,郁闷得朱晓艳暗地里狠狠掐了他好几下,邵丽红虽然没掐他却也冲他猛抛了好几个白眼。

  车子拐进钟山后街胡同,开了一段路之后,很快便看到黄老住的那栋灰墙灰瓦的四合院,门口有两位表情冷峻,腰杆笔挺,荷枪实弹的武警站岗。

  “我们不会是去那栋四合院吧?”见瞿冷车速明显放慢下来,朱晓艳和邵丽红看着那手持枪支冷峻武警,心情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丰满的****微微起伏着。

  朱晓艳和邵丽红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四合院前。

  当车子开到四合院前,隔着车窗玻璃,朱晓艳和邵丽红都能察觉到武警同志的目光骤然间变得锐利无比,鹰隼一般,仿若能穿透玻璃,吓得两人一左一右下意识地抱紧了夏云杰的胳膊。

  “杰哥,你这位朋友不会是国家领导人吧?”抱着夏云杰的胳膊,朱晓艳战战兢兢地问道。

  京城,民宅,武警荷枪实弹守卫,朱晓艳和邵丽红虽然对政治官场没多少研究,这时也已经隐隐猜到了夏云杰这位朋友必定是共和国身份非常尊贵的大人物。

  “曾经是,现在不是。好了,不用紧张,不管他曾经是什么身份,现在他就只是我忘年交大哥。具体是谁,我们下车见了面,你们自然就认出来了。”夏云杰见朱晓艳和邵丽红都有些紧张,拍了拍两人的手,说道。

  朱晓艳和邵丽红终究是见过夏云杰神奇一面的女人,夏云杰这么一说,她们紧张的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浓厚的好奇。

  正好奇间,朱晓艳和邵丽红看到武警正步上前敬礼,并准备查看证件和车里的人,这时大门里传来一道中气十足却透着一丝沧桑的朗爽笑声。

  “哈哈,夏老弟啊,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人随声到,两位老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中年男女。

  这几人一出来,两位武警表情明显紧张起来,同时眼中也无法克制地流露出震惊之色。

  黄老,共和国硕果仅存的开国元老,在整个共和国随着老一辈的逐一去世,这些年已经没人能惊动他老人亲自出门相迎了,更别说还如此激动!

  这都还算是其次,最最让两位武警同志震惊的是,车里的人明显只是几位小年轻!

  武警震惊之际,夏云杰已经带着朱晓艳和邵丽红下了车,笑道:“黄大哥,你怎么亲自出来了,外面热,进屋再说吧。”

  黄老心情和精神显然都极好,紧紧握着夏云杰的手朗声道:“怎么瞧不起我这个老头子吗?我现在身体可不比年轻人差。”

  说完黄老将目光落在了朱晓艳和邵丽红身上,浑浊的老眼似乎都突然间明亮了起来,而这时朱晓艳和邵丽红看着眼前这位年少时就耳闻目濡的老将军,甚至年少时连环画上,电视上,电影里都经常看到的故事主角,已经彻底石化了。

  她们已经隐隐猜到夏云杰这位朋友应该是共和国身份非常尊贵的大人物,却还是没猜到竟然会是黄老!开国元老级的人物,她们这一代年少时心目中的抗日大英雄!

  “这两位应该就是弟妹吧?不错,不错,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黄老定睛打量了朱晓艳和邵丽红之后,连连赞叹道。

  黄老这话听得武警同志们差点就一口气提不上来,直接昏翻过去。

  黄老啊,在共和国何等尊贵的身份,对子女教育何等严格的一位老人,要是换一个年轻人比如他的孙子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带两个女子回家,他还不马上一拐杖打过去才怪。可现在呢?他不仅叫那两位女子弟妹,而且还赞赏有加,好像那个年轻人要是带个八个九个女人回来就更了不起似的。

  这怎么可能呢?这还是黄老吗?

  武警同志又哪里知道,夏云杰在黄老的心目中可是活神仙,当然不能用凡人的眼光来看待。况且在黄老那个年代,男人娶个三四个老婆也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黄老这一开口,邵丽红和朱晓艳这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之后,两人都求助地看向夏云杰。

  黄老身份非同寻常,他称呼她们为弟妹,她们可不敢大咧咧地叫他为黄大哥。

  “跟我一样叫吧。”夏云杰见两位****看向自己,笑着说道。

  夏云杰的话让邵丽红和朱晓艳心里既感甜蜜无比又倍感娇羞和紧张,红着脸冲黄老微微鞠躬叫道:“黄大哥好。”

  “哈哈,好,好,你们也好。”黄老已是耄耋之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年轻女子叫过他哥了,邵丽红和朱晓艳这声大哥听得他心情格外舒畅,笑得嘴巴都合不拢。见朱晓艳和邵丽红两眼瞪得老大的样子,夏云杰不禁一阵头疼。

  古老门派向来讲究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像冯正诚等人倒也就罢了,毕竟不是门中之人,但瞿冷可是正儿八经的巫咸门弟子,而朱晓艳和邵丽红则是夏云杰已经正式确认关系的女人,私底下的称呼还真有点不好乱,可太叔婆这个称呼却又委实太过夸张。

  “太叔婆?我算算看,那你岂不是成了他的太师叔祖了?你才多少岁呀?”正当夏云杰倍感头疼时,朱晓艳终于缓过神来,然后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没办法,我师父辈分高。好了,你们别大惊小怪的,瞿冷是我门中弟子,有些规矩不能坏,没有外人时还是得称呼你们为太叔婆,有外人在时就叫朱总、邵总吧,这样的称呼也算符合你们的身份。”最终夏云杰还是决定不能乱了规矩。

  “太叔婆!”听夏云杰的意思,私底下这个称呼还不好改,邵丽红看着瞿冷不禁一阵苦笑。这辈子她还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老”得被一位年轻小伙子叫太叔婆,而朱晓艳却像发现了什么特别新奇好玩的事情,反倒拍手叫好,甚至还用手指头戳了戳瞿冷的肩膀,有模有样地摆起长辈的架子问道:“我说小瞿,你今年多少岁啊?有没有谈女朋友了?”

  “回太叔婆,弟子今年二十二岁了,暂时还没有谈女朋友!”太叔婆问话,瞿冷当然不敢失礼,急忙毕恭毕敬地回道。

  “什么二十二岁了竟然还没谈女朋友,这可不行,要抓紧谈一个!”朱晓艳老气横秋地道。

  “是太叔婆,这几天我就找个女孩子谈谈看!”瞿冷又马上毕恭毕敬地回道。

  朱晓艳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脸死板冰冷得跟僵尸有得一拚的瞿冷竟然回答这几天就找个女孩子谈谈,不禁微微一怔,随即“扑哧”笑了出声。

  邵丽红见状也跟着忍不住笑了出声。

  笑得瞿冷那张脸难得地露出一抹尴尬之色,看得夏云杰不禁摇了摇头,没好气地瞪了朱晓艳一眼,然后冲瞿冷笑笑道:“瞿冷别听你太叔婆瞎扯,她就这性子,爱开玩笑。”

  “喂,人家好不容易当一次长辈,你怎么可以拆我的台?”朱晓艳不满地嘟起小嘴道。

  “其实弟子也确实有心想谈一个,只是我这尊面容,女孩子往往还没跟我谈就被我给吓跑了。”瞿冷看了看夏云杰,然后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对朱晓艳说道。

  “你看,瞿冷都这么说了。也不知道你这个太师叔祖怎么当的,竟然连这种大事情都不关心。瞿冷别担心,这种事情包在太叔……咳咳,我身上了,我教你怎么追女孩子。首先呢,你一定要又自信,其次呢,追女孩子是很讲究技巧的。现在呢,我先给你讲自信,等会呢,我再详细传授你追女孩子的技巧……”见瞿冷这样说,朱晓艳不禁得意地瞟了夏云杰一眼,然后拉过瞿冷,摆出长辈的姿态,叽里呱啦地开始一通说教。

  夏云杰见状和邵丽红对视一眼,都无奈地摇了摇头,而瞿冷则一副虚心聆听的样子,不时点点头,也不知道是真虚心聆听还是摆摆样子讨好这位年轻美艳的太叔婆。

  瞿冷开的还是表面看起来很低调,其实内里装饰非常考究且经过专门改装过的辉腾轿车。

  上了车,朱晓艳先是一阵惊讶于车子内外形象的差距,接着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说教,听得夏云杰和邵丽红连连摇头,同时也非常佩服瞿冷竟然不仅能忍受得了朱晓艳的说教,而且还似乎听得津津有味,若有所得。

  “哦,对了,我们现在是去哪里?”说教了好一阵子,朱晓艳见汽车拐进一胡同,是她从未去过的地方,这才突然自己只光顾着说教忘了问现在是去哪里了。

  “带你们去见我一位朋友和一些同门。”夏云杰见朱晓艳这才想起问自己要去哪里,不禁哭笑不得地回道。

  “朋友?你那位忘年交吗?现在你总好告诉我是谁了吧?还有那些同门是你晚辈还是你长辈?”朱晓艳好奇地连连问道。

  邵丽红虽然更像个话语不多的贤内助,只是静静地跟在夏云杰的身边,但这时也忍不住拿好奇的目光看着夏云杰。

  “呵呵,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夏云杰还是不愿意透露口风,郁闷得朱晓艳暗地里狠狠掐了他好几下,邵丽红虽然没掐他却也冲他猛抛了好几个白眼。

  车子拐进钟山后街胡同,开了一段路之后,很快便看到黄老住的那栋灰墙灰瓦的四合院,门口有两位表情冷峻,腰杆笔挺,荷枪实弹的武警站岗。

  “我们不会是去那栋四合院吧?”见瞿冷车速明显放慢下来,朱晓艳和邵丽红看着那手持枪支冷峻武警,心情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丰满的****微微起伏着。

  朱晓艳和邵丽红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四合院前。

  当车子开到四合院前,隔着车窗玻璃,朱晓艳和邵丽红都能察觉到武警同志的目光骤然间变得锐利无比,鹰隼一般,仿若能穿透玻璃,吓得两人一左一右下意识地抱紧了夏云杰的胳膊。

  “杰哥,你这位朋友不会是国家领导人吧?”抱着夏云杰的胳膊,朱晓艳战战兢兢地问道。

  京城,民宅,武警荷枪实弹守卫,朱晓艳和邵丽红虽然对政治官场没多少研究,这时也已经隐隐猜到了夏云杰这位朋友必定是共和国身份非常尊贵的大人物。

  “曾经是,现在不是。好了,不用紧张,不管他曾经是什么身份,现在他就只是我忘年交大哥。具体是谁,我们下车见了面,你们自然就认出来了。”夏云杰见朱晓艳和邵丽红都有些紧张,拍了拍两人的手,说道。

  朱晓艳和邵丽红终究是见过夏云杰神奇一面的女人,夏云杰这么一说,她们紧张的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浓厚的好奇。

  正好奇间,朱晓艳和邵丽红看到武警正步上前敬礼,并准备查看证件和车里的人,这时大门里传来一道中气十足却透着一丝沧桑的朗爽笑声。

  “哈哈,夏老弟啊,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人随声到,两位老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中年男女。

  这几人一出来,两位武警表情明显紧张起来,同时眼中也无法克制地流露出震惊之色。

  黄老,共和国硕果仅存的开国元老,在整个共和国随着老一辈的逐一去世,这些年已经没人能惊动他老人亲自出门相迎了,更别说还如此激动!

  这都还算是其次,最最让两位武警同志震惊的是,车里的人明显只是几位小年轻!

  武警震惊之际,夏云杰已经带着朱晓艳和邵丽红下了车,笑道:“黄大哥,你怎么亲自出来了,外面热,进屋再说吧。”

  黄老心情和精神显然都极好,紧紧握着夏云杰的手朗声道:“怎么瞧不起我这个老头子吗?我现在身体可不比年轻人差。”

  说完黄老将目光落在了朱晓艳和邵丽红身上,浑浊的老眼似乎都突然间明亮了起来,而这时朱晓艳和邵丽红看着眼前这位年少时就耳闻目濡的老将军,甚至年少时连环画上,电视上,电影里都经常看到的故事主角,已经彻底石化了。

  她们已经隐隐猜到夏云杰这位朋友应该是共和国身份非常尊贵的大人物,却还是没猜到竟然会是黄老!开国元老级的人物,她们这一代年少时心目中的抗日大英雄!

  “这两位应该就是弟妹吧?不错,不错,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黄老定睛打量了朱晓艳和邵丽红之后,连连赞叹道。

  黄老这话听得武警同志们差点就一口气提不上来,直接昏翻过去。

  黄老啊,在共和国何等尊贵的身份,对子女教育何等严格的一位老人,要是换一个年轻人比如他的孙子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带两个女子回家,他还不马上一拐杖打过去才怪。可现在呢?他不仅叫那两位女子弟妹,而且还赞赏有加,好像那个年轻人要是带个八个九个女人回来就更了不起似的。

  这怎么可能呢?这还是黄老吗?

  武警同志又哪里知道,夏云杰在黄老的心目中可是活神仙,当然不能用凡人的眼光来看待。况且在黄老那个年代,男人娶个三四个老婆也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黄老这一开口,邵丽红和朱晓艳这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之后,两人都求助地看向夏云杰。

  黄老身份非同寻常,他称呼她们为弟妹,她们可不敢大咧咧地叫他为黄大哥。

  “跟我一样叫吧。”夏云杰见两位****看向自己,笑着说道。

  夏云杰的话让邵丽红和朱晓艳心里既感甜蜜无比又倍感娇羞和紧张,红着脸冲黄老微微鞠躬叫道:“黄大哥好。”

  “哈哈,好,好,你们也好。”黄老已是耄耋之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年轻女子叫过他哥了,邵丽红和朱晓艳这声大哥听得他心情格外舒畅,笑得嘴巴都合不拢。
都市无上仙医最新章节http://115mm.com/dushiwushangxian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御心香帅(香国盗艳)重生之无敌尸尊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龙游花丛轮回乐园网游之末日剑仙纵猎天下英雄联盟之传奇正盛网游之三国无双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