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第508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都市无上仙医 | 作者:断桥残雪 | 更新时间:2018-11-05 21:43: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神道丹尊无敌天下武炼巅峰万古天帝修罗武神九炼归仙白袍总管校花的贴身高手异世灵武天下网游之奴役众神
  当黄老开口叱责时,李青鸿和瞿卫国都目光冷厉地射向黄培勇。

  开玩笑,夏云杰可是他们巫咸门的当代掌门,他们的长辈,他的事情又岂是你黄培勇能擅自做主安排的?

  饶是黄培勇是一军之长,而且在军中还向来是以作风强硬闻名的鹰派将领,面对父亲的叱责,李青鸿和瞿卫国的冷厉目光,也忍不住暗自哆嗦了一下,马上不敢再吱声。

  身为黄家之子,又是一军之长,黄培勇当然知道李青鸿和瞿卫国两人的分量!尤其前者,虽然向来是行在暗中,极少曝光在大众和媒体面前,但实际上他的身份比起他父亲也逊色不了多少。夏云杰可是他老人家的师叔啊,他黄培勇能插手他的事情吗?自己还真是昏了头了!

  “呵呵,没事,没事。培勇刚才说的也是出于爱国之心,不过性格使然,我个人还是不喜欢别人替我安排学生,一切都顺其自然为好。”夏云杰见黄老因为自己而训斥黄培勇,心里倒是有些过意不去地摆手说道。

  李青鸿和瞿卫国见掌门这么说,这才收回他们冷厉的目光,而黄老闻言脸色这才转缓,转了话题问道:“前段时间阿及亚的总统迪亚得?桑托斯上任后突然一改先拜访英国的惯例而来我国,应该是你的缘故吧?”

  夏云杰对黄老知道这一点并没有感到意外,他所在的威大公司在阿及亚发展迅猛,所有的合作都得到阿及亚政府的大力支持,而且迪亚得?桑托斯来华后还特意去威大公司参观。外人或许只知道迪亚得?桑托斯看重威大公司在阿及亚的投资,或者认为只是迪亚得?桑托斯一种外交方法,绝不会想到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威大公司一名普通的员工,但黄老深知夏云杰的神奇之处,所以当初一听说迪亚得?桑托斯亲自点名要参观江州市的威大公司很自然便联想到了他。

  “黄大哥猜的没有错。”在坐的都是自己人,夏云杰也没什么好否认的,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是你。我一听说迪亚得?桑托斯点名要参观江州市的威大公司,我就猜到是你。在非洲外交上,我们国家可没少花功夫和心血,但效果有时却不尽如人意。没想到夏老弟你一出马,就让阿及亚完全倒向了我国。”饶是黄老已经猜到了结果,但见夏云杰点头承认,还是忍不住一阵吃惊。而黄培勇等人这才知道原来夏云杰竟然还能直接影响到非洲一个国家,心里对父亲这位忘年交兼恩人越发震惊敬仰起来。不知道他除了医术到底还有其他什么神奇的能力,竟然能直接影响到一个非洲大国。

  “呵呵,机缘巧合而已。”夏云杰并不想多谈国家政治大事,笑着谦虚了一句,然后问起了黄老的身体状况等家常话题上来。

  黄老见夏云杰不想谈国家政治大事,虽然感觉有点遗憾,但也知道像夏云杰这样的人有一颗普通人的心或许反倒是一件好事。否则一旦像他这样的人有强烈的权力****,又有李青鸿、瞿卫国等门内弟子相助,又有谁能阻挡得了他?

  黄老却不知道以夏云杰现在的实力,就算没有任何人相助,他一旦有强烈的权力****,也没人能阻挡得了他。

  于是黄老也就不再跟夏云杰谈国家政治大事,有说有笑地谈些生活中的事情。

  夏云杰三人来得本来就迟,说说笑笑中,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中午饭点。

  “中午将就点先在家里吃,晚上我请老弟和两位弟妹好好品尝一番正宗的北京菜。”见中午饭点到了,黄老笑着说道。

  “晚上让我来安排,安排你们尝一尝正宗的明朝宫廷菜。”夏云杰笑道。

  “明朝宫廷菜?”黄老微微一怔,面露疑惑之色。

  “夏老师您指的不会是最近在京城颇为红火的任家菜吧?前两天我听同事提起,说这家饭店的宫廷菜烧得非常正宗地道。哦对了,好像听说任家菜的总部就是在江州市,莫非任家菜的老板是您朋友吗?”黄香怡一脸吃惊道。

  “哈哈!任家菜的老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夏云杰指了指邵丽红和朱晓艳开心地笑了起来。

  “啊!”在场的众人闻言都一阵吃惊,尤其黄香怡更是吃惊得脱口道:“原来任家菜的老板是邵老师和朱老师,夏老师您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也好去捧场啊!”

  “是啊,夏老弟,你这事情做得不地道啊。弟妹到京城来开饭店,你怎么也不跟我这个地主打声招呼,要不然开业那天我也好去祝贺一下。”黄老指着夏云杰不满道。

  “丽红和晓艳也只是玩玩而已,大老板另有其人,事情也大部分都是他在做。呵呵,再说你什么身份,你要是往饭店一站,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少人猜想呢?恐怕以后任家饭店在不少人眼里就不仅仅是饭店了。”夏云杰解释道。

  “夏老弟你这话究竟是夸我还是贬我呀?呵呵,有时候想想还是像夏老弟你想得开,做个普通人有时候更自由自在,让人羡慕啊!”黄老闻言微微一怔,然后指着夏云杰摇摇头,一脸无奈的苦笑。

  黄老当然明白,以他的身份真要出席一家酒店的开业典礼,恐怕这家酒店马上就会传遍全国,而这家酒店老板祖宗八代的身份恐怕都会被人挖出来。

  “呵呵,黄大哥你也别感慨了,晚上我请你们,就是普通家庭朋友聚餐。”夏云杰笑道。

  “好好,就是普通家庭朋友聚餐!”黄老闻言不禁老怀大开。高处不胜寒,自从站在共和国权力的巅峰之后,别说外人都是用仰望的目光看他,就连子女与他之间似乎也少了一份纯净的家人关系,面对他这位父亲时,总会情不自禁联想到他的身份。只有夏云杰是完全以朋友之间平等的目光看待他,这也是黄老有时候特别想念夏云杰的主要原因之一。

  见父亲老怀大开,黄培浩等人虽然也跟着开心,但心里却都暗暗摇头苦笑,已经到了这个位置,想像个普通人家到外面聚餐又谈何容易?至少像他父亲这样级别的人出行,都是有一定警卫级别的,普通人去饭店会有全副武装的警卫随行吗?

  当然难得老人高兴,身为子女这个时候是不会特意去提醒的。

  中午,在黄老的四合院吃过午饭后,黄老担心年轻人一整天呆在四合院里陪老人聊天会无聊,下午聊了一阵子后便叫在京城工作的二子黄培振陪夏云杰三人到处走走看看。

  夏云杰有些担心黄老年纪大,体力终究不如年轻人,当然也有点担心邵丽红和朱晓艳无聊,也就没坚持陪他,只是也没让黄培振当他们的导游,而是继续让瞿冷开车带他们四处看看。

  北京是六朝古都,值得一游的景点非常多。夏云杰只是就近去了故宫、**等著名景点,稍微绕了一圈,天便渐渐黑了下来。

  夏云杰惦记着晚上的聚餐,便坐着瞿冷那辆外面看起来不起眼,里面却经过最先进改装的辉腾车回到了钟山后街的四合院。

  当夏云杰回到四合院时,黄老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见他们回来,老人竟然似童心未泯一般,开心地催道:“你们回来啦,走走,现在就去任家酒店,弟妹开的酒店,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先去一尝为快!”

  黄老急着想走,众人自然不好扫他的兴,也就纷纷起身说走。

  不过黄老身份非同寻常,他说走,哪怕就在京城里转一转那也不是件小事。一行人才出了客厅,外面的警卫长早已经安排好了警卫在等着了。

  “都散了,都散了,我只是去我弟妹开的酒店吃顿家常便饭而已,你们这又是枪又是弹的像什么样子,别把顾客给吓跑了!”见警卫们重装待发,一脸严肃,好像大敌当前似的,黄老不高兴了。

  “首长,这……”警卫长见黄老竟然要让他们散了,不禁吓得脸色都白了几分,急忙一边说着一边求救地看向黄培浩等人。

  开玩笑,黄老出行要是没有警卫随行,万一出了事情谁担当得起!

  “任家酒店所处的位置人流比较杂,虽然下午我已经做了一些安排,不过出于安全谨慎还有制度考虑,您还是让他们跟着吧。”黄培勇在黄老三个儿子中性子相对来说急一些,而且他还是军人,对安全警卫这一方面也格外警惕重视一些,见警卫长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自己,小心翼翼地对黄老劝道。

  “是啊,您老身份跟普通人不一……”黄培浩、黄培振也跟着劝道。

  开玩笑,今晚这顿晚饭,除了夏云杰等几个年轻人,其他人可至少都是少将级别的大人物,更不说黄老和李青鸿两位老革命家了,这些人中随便一个人出了事情可都是大事情啊!如今他们全都一起出动,如果连警卫也不带几个能行吗?

  “什么不一样,今天晚上我就是个普通人!我是以大哥的身份去饭店吃饭的。”有时候老人的脾气会变得像小孩子一样,哪怕像黄老这样的开国元老也不例外。他见儿子提到自己跟普通人不一样,就更不高兴了。

  见父亲牛脾气上来不听劝,黄培浩等人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夏云杰和李青鸿。在场的,也只有他们两人跟他们父亲是以平辈相交的,估计也只有他们能劝得住老人家。当黄老开口叱责时,李青鸿和瞿卫国都目光冷厉地射向黄培勇。

  开玩笑,夏云杰可是他们巫咸门的当代掌门,他们的长辈,他的事情又岂是你黄培勇能擅自做主安排的?

  饶是黄培勇是一军之长,而且在军中还向来是以作风强硬闻名的鹰派将领,面对父亲的叱责,李青鸿和瞿卫国的冷厉目光,也忍不住暗自哆嗦了一下,马上不敢再吱声。

  身为黄家之子,又是一军之长,黄培勇当然知道李青鸿和瞿卫国两人的分量!尤其前者,虽然向来是行在暗中,极少曝光在大众和媒体面前,但实际上他的身份比起他父亲也逊色不了多少。夏云杰可是他老人家的师叔啊,他黄培勇能插手他的事情吗?自己还真是昏了头了!

  “呵呵,没事,没事。培勇刚才说的也是出于爱国之心,不过性格使然,我个人还是不喜欢别人替我安排学生,一切都顺其自然为好。”夏云杰见黄老因为自己而训斥黄培勇,心里倒是有些过意不去地摆手说道。

  李青鸿和瞿卫国见掌门这么说,这才收回他们冷厉的目光,而黄老闻言脸色这才转缓,转了话题问道:“前段时间阿及亚的总统迪亚得?桑托斯上任后突然一改先拜访英国的惯例而来我国,应该是你的缘故吧?”

  夏云杰对黄老知道这一点并没有感到意外,他所在的威大公司在阿及亚发展迅猛,所有的合作都得到阿及亚政府的大力支持,而且迪亚得?桑托斯来华后还特意去威大公司参观。外人或许只知道迪亚得?桑托斯看重威大公司在阿及亚的投资,或者认为只是迪亚得?桑托斯一种外交方法,绝不会想到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威大公司一名普通的员工,但黄老深知夏云杰的神奇之处,所以当初一听说迪亚得?桑托斯亲自点名要参观江州市的威大公司很自然便联想到了他。

  “黄大哥猜的没有错。”在坐的都是自己人,夏云杰也没什么好否认的,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是你。我一听说迪亚得?桑托斯点名要参观江州市的威大公司,我就猜到是你。在非洲外交上,我们国家可没少花功夫和心血,但效果有时却不尽如人意。没想到夏老弟你一出马,就让阿及亚完全倒向了我国。”饶是黄老已经猜到了结果,但见夏云杰点头承认,还是忍不住一阵吃惊。而黄培勇等人这才知道原来夏云杰竟然还能直接影响到非洲一个国家,心里对父亲这位忘年交兼恩人越发震惊敬仰起来。不知道他除了医术到底还有其他什么神奇的能力,竟然能直接影响到一个非洲大国。

  “呵呵,机缘巧合而已。”夏云杰并不想多谈国家政治大事,笑着谦虚了一句,然后问起了黄老的身体状况等家常话题上来。

  黄老见夏云杰不想谈国家政治大事,虽然感觉有点遗憾,但也知道像夏云杰这样的人有一颗普通人的心或许反倒是一件好事。否则一旦像他这样的人有强烈的权力****,又有李青鸿、瞿卫国等门内弟子相助,又有谁能阻挡得了他?

  黄老却不知道以夏云杰现在的实力,就算没有任何人相助,他一旦有强烈的权力****,也没人能阻挡得了他。

  于是黄老也就不再跟夏云杰谈国家政治大事,有说有笑地谈些生活中的事情。

  夏云杰三人来得本来就迟,说说笑笑中,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中午饭点。

  “中午将就点先在家里吃,晚上我请老弟和两位弟妹好好品尝一番正宗的北京菜。”见中午饭点到了,黄老笑着说道。

  “晚上让我来安排,安排你们尝一尝正宗的明朝宫廷菜。”夏云杰笑道。

  “明朝宫廷菜?”黄老微微一怔,面露疑惑之色。

  “夏老师您指的不会是最近在京城颇为红火的任家菜吧?前两天我听同事提起,说这家饭店的宫廷菜烧得非常正宗地道。哦对了,好像听说任家菜的总部就是在江州市,莫非任家菜的老板是您朋友吗?”黄香怡一脸吃惊道。

  “哈哈!任家菜的老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夏云杰指了指邵丽红和朱晓艳开心地笑了起来。

  “啊!”在场的众人闻言都一阵吃惊,尤其黄香怡更是吃惊得脱口道:“原来任家菜的老板是邵老师和朱老师,夏老师您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也好去捧场啊!”

  “是啊,夏老弟,你这事情做得不地道啊。弟妹到京城来开饭店,你怎么也不跟我这个地主打声招呼,要不然开业那天我也好去祝贺一下。”黄老指着夏云杰不满道。

  “丽红和晓艳也只是玩玩而已,大老板另有其人,事情也大部分都是他在做。呵呵,再说你什么身份,你要是往饭店一站,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少人猜想呢?恐怕以后任家饭店在不少人眼里就不仅仅是饭店了。”夏云杰解释道。

  “夏老弟你这话究竟是夸我还是贬我呀?呵呵,有时候想想还是像夏老弟你想得开,做个普通人有时候更自由自在,让人羡慕啊!”黄老闻言微微一怔,然后指着夏云杰摇摇头,一脸无奈的苦笑。

  黄老当然明白,以他的身份真要出席一家酒店的开业典礼,恐怕这家酒店马上就会传遍全国,而这家酒店老板祖宗八代的身份恐怕都会被人挖出来。

  “呵呵,黄大哥你也别感慨了,晚上我请你们,就是普通家庭朋友聚餐。”夏云杰笑道。

  “好好,就是普通家庭朋友聚餐!”黄老闻言不禁老怀大开。高处不胜寒,自从站在共和国权力的巅峰之后,别说外人都是用仰望的目光看他,就连子女与他之间似乎也少了一份纯净的家人关系,面对他这位父亲时,总会情不自禁联想到他的身份。只有夏云杰是完全以朋友之间平等的目光看待他,这也是黄老有时候特别想念夏云杰的主要原因之一。

  见父亲老怀大开,黄培浩等人虽然也跟着开心,但心里却都暗暗摇头苦笑,已经到了这个位置,想像个普通人家到外面聚餐又谈何容易?至少像他父亲这样级别的人出行,都是有一定警卫级别的,普通人去饭店会有全副武装的警卫随行吗?

  当然难得老人高兴,身为子女这个时候是不会特意去提醒的。

  中午,在黄老的四合院吃过午饭后,黄老担心年轻人一整天呆在四合院里陪老人聊天会无聊,下午聊了一阵子后便叫在京城工作的二子黄培振陪夏云杰三人到处走走看看。

  夏云杰有些担心黄老年纪大,体力终究不如年轻人,当然也有点担心邵丽红和朱晓艳无聊,也就没坚持陪他,只是也没让黄培振当他们的导游,而是继续让瞿冷开车带他们四处看看。

  北京是六朝古都,值得一游的景点非常多。夏云杰只是就近去了故宫、**等著名景点,稍微绕了一圈,天便渐渐黑了下来。

  夏云杰惦记着晚上的聚餐,便坐着瞿冷那辆外面看起来不起眼,里面却经过最先进改装的辉腾车回到了钟山后街的四合院。

  当夏云杰回到四合院时,黄老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见他们回来,老人竟然似童心未泯一般,开心地催道:“你们回来啦,走走,现在就去任家酒店,弟妹开的酒店,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先去一尝为快!”

  黄老急着想走,众人自然不好扫他的兴,也就纷纷起身说走。

  不过黄老身份非同寻常,他说走,哪怕就在京城里转一转那也不是件小事。一行人才出了客厅,外面的警卫长早已经安排好了警卫在等着了。

  “都散了,都散了,我只是去我弟妹开的酒店吃顿家常便饭而已,你们这又是枪又是弹的像什么样子,别把顾客给吓跑了!”见警卫们重装待发,一脸严肃,好像大敌当前似的,黄老不高兴了。

  “首长,这……”警卫长见黄老竟然要让他们散了,不禁吓得脸色都白了几分,急忙一边说着一边求救地看向黄培浩等人。

  开玩笑,黄老出行要是没有警卫随行,万一出了事情谁担当得起!

  “任家酒店所处的位置人流比较杂,虽然下午我已经做了一些安排,不过出于安全谨慎还有制度考虑,您还是让他们跟着吧。”黄培勇在黄老三个儿子中性子相对来说急一些,而且他还是军人,对安全警卫这一方面也格外警惕重视一些,见警卫长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自己,小心翼翼地对黄老劝道。

  “是啊,您老身份跟普通人不一……”黄培浩、黄培振也跟着劝道。

  开玩笑,今晚这顿晚饭,除了夏云杰等几个年轻人,其他人可至少都是少将级别的大人物,更不说黄老和李青鸿两位老革命家了,这些人中随便一个人出了事情可都是大事情啊!如今他们全都一起出动,如果连警卫也不带几个能行吗?

  “什么不一样,今天晚上我就是个普通人!我是以大哥的身份去饭店吃饭的。”有时候老人的脾气会变得像小孩子一样,哪怕像黄老这样的开国元老也不例外。他见儿子提到自己跟普通人不一样,就更不高兴了。

  见父亲牛脾气上来不听劝,黄培浩等人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夏云杰和李青鸿。在场的,也只有他们两人跟他们父亲是以平辈相交的,估计也只有他们能劝得住老人家。当黄老开口叱责时,李青鸿和瞿卫国都目光冷厉地射向黄培勇。

  开玩笑,夏云杰可是他们巫咸门的当代掌门,他们的长辈,他的事情又岂是你黄培勇能擅自做主安排的?

  饶是黄培勇是一军之长,而且在军中还向来是以作风强硬闻名的鹰派将领,面对父亲的叱责,李青鸿和瞿卫国的冷厉目光,也忍不住暗自哆嗦了一下,马上不敢再吱声。

  身为黄家之子,又是一军之长,黄培勇当然知道李青鸿和瞿卫国两人的分量!尤其前者,虽然向来是行在暗中,极少曝光在大众和媒体面前,但实际上他的身份比起他父亲也逊色不了多少。夏云杰可是他老人家的师叔啊,他黄培勇能插手他的事情吗?自己还真是昏了头了!

  “呵呵,没事,没事。培勇刚才说的也是出于爱国之心,不过性格使然,我个人还是不喜欢别人替我安排学生,一切都顺其自然为好。”夏云杰见黄老因为自己而训斥黄培勇,心里倒是有些过意不去地摆手说道。

  李青鸿和瞿卫国见掌门这么说,这才收回他们冷厉的目光,而黄老闻言脸色这才转缓,转了话题问道:“前段时间阿及亚的总统迪亚得?桑托斯上任后突然一改先拜访英国的惯例而来我国,应该是你的缘故吧?”

  夏云杰对黄老知道这一点并没有感到意外,他所在的威大公司在阿及亚发展迅猛,所有的合作都得到阿及亚政府的大力支持,而且迪亚得?桑托斯来华后还特意去威大公司参观。外人或许只知道迪亚得?桑托斯看重威大公司在阿及亚的投资,或者认为只是迪亚得?桑托斯一种外交方法,绝不会想到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威大公司一名普通的员工,但黄老深知夏云杰的神奇之处,所以当初一听说迪亚得?桑托斯亲自点名要参观江州市的威大公司很自然便联想到了他。

  “黄大哥猜的没有错。”在坐的都是自己人,夏云杰也没什么好否认的,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是你。我一听说迪亚得?桑托斯点名要参观江州市的威大公司,我就猜到是你。在非洲外交上,我们国家可没少花功夫和心血,但效果有时却不尽如人意。没想到夏老弟你一出马,就让阿及亚完全倒向了我国。”饶是黄老已经猜到了结果,但见夏云杰点头承认,还是忍不住一阵吃惊。而黄培勇等人这才知道原来夏云杰竟然还能直接影响到非洲一个国家,心里对父亲这位忘年交兼恩人越发震惊敬仰起来。不知道他除了医术到底还有其他什么神奇的能力,竟然能直接影响到一个非洲大国。

  “呵呵,机缘巧合而已。”夏云杰并不想多谈国家政治大事,笑着谦虚了一句,然后问起了黄老的身体状况等家常话题上来。

  黄老见夏云杰不想谈国家政治大事,虽然感觉有点遗憾,但也知道像夏云杰这样的人有一颗普通人的心或许反倒是一件好事。否则一旦像他这样的人有强烈的权力****,又有李青鸿、瞿卫国等门内弟子相助,又有谁能阻挡得了他?

  黄老却不知道以夏云杰现在的实力,就算没有任何人相助,他一旦有强烈的权力****,也没人能阻挡得了他。

  于是黄老也就不再跟夏云杰谈国家政治大事,有说有笑地谈些生活中的事情。

  夏云杰三人来得本来就迟,说说笑笑中,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中午饭点。

  “中午将就点先在家里吃,晚上我请老弟和两位弟妹好好品尝一番正宗的北京菜。”见中午饭点到了,黄老笑着说道。

  “晚上让我来安排,安排你们尝一尝正宗的明朝宫廷菜。”夏云杰笑道。

  “明朝宫廷菜?”黄老微微一怔,面露疑惑之色。

  “夏老师您指的不会是最近在京城颇为红火的任家菜吧?前两天我听同事提起,说这家饭店的宫廷菜烧得非常正宗地道。哦对了,好像听说任家菜的总部就是在江州市,莫非任家菜的老板是您朋友吗?”黄香怡一脸吃惊道。

  “哈哈!任家菜的老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夏云杰指了指邵丽红和朱晓艳开心地笑了起来。

  “啊!”在场的众人闻言都一阵吃惊,尤其黄香怡更是吃惊得脱口道:“原来任家菜的老板是邵老师和朱老师,夏老师您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也好去捧场啊!”

  “是啊,夏老弟,你这事情做得不地道啊。弟妹到京城来开饭店,你怎么也不跟我这个地主打声招呼,要不然开业那天我也好去祝贺一下。”黄老指着夏云杰不满道。

  “丽红和晓艳也只是玩玩而已,大老板另有其人,事情也大部分都是他在做。呵呵,再说你什么身份,你要是往饭店一站,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少人猜想呢?恐怕以后任家饭店在不少人眼里就不仅仅是饭店了。”夏云杰解释道。

  “夏老弟你这话究竟是夸我还是贬我呀?呵呵,有时候想想还是像夏老弟你想得开,做个普通人有时候更自由自在,让人羡慕啊!”黄老闻言微微一怔,然后指着夏云杰摇摇头,一脸无奈的苦笑。

  黄老当然明白,以他的身份真要出席一家酒店的开业典礼,恐怕这家酒店马上就会传遍全国,而这家酒店老板祖宗八代的身份恐怕都会被人挖出来。

  “呵呵,黄大哥你也别感慨了,晚上我请你们,就是普通家庭朋友聚餐。”夏云杰笑道。

  “好好,就是普通家庭朋友聚餐!”黄老闻言不禁老怀大开。高处不胜寒,自从站在共和国权力的巅峰之后,别说外人都是用仰望的目光看他,就连子女与他之间似乎也少了一份纯净的家人关系,面对他这位父亲时,总会情不自禁联想到他的身份。只有夏云杰是完全以朋友之间平等的目光看待他,这也是黄老有时候特别想念夏云杰的主要原因之一。

  见父亲老怀大开,黄培浩等人虽然也跟着开心,但心里却都暗暗摇头苦笑,已经到了这个位置,想像个普通人家到外面聚餐又谈何容易?至少像他父亲这样级别的人出行,都是有一定警卫级别的,普通人去饭店会有全副武装的警卫随行吗?

  当然难得老人高兴,身为子女这个时候是不会特意去提醒的。

  中午,在黄老的四合院吃过午饭后,黄老担心年轻人一整天呆在四合院里陪老人聊天会无聊,下午聊了一阵子后便叫在京城工作的二子黄培振陪夏云杰三人到处走走看看。

  夏云杰有些担心黄老年纪大,体力终究不如年轻人,当然也有点担心邵丽红和朱晓艳无聊,也就没坚持陪他,只是也没让黄培振当他们的导游,而是继续让瞿冷开车带他们四处看看。

  北京是六朝古都,值得一游的景点非常多。夏云杰只是就近去了故宫、**等著名景点,稍微绕了一圈,天便渐渐黑了下来。

  夏云杰惦记着晚上的聚餐,便坐着瞿冷那辆外面看起来不起眼,里面却经过最先进改装的辉腾车回到了钟山后街的四合院。

  当夏云杰回到四合院时,黄老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见他们回来,老人竟然似童心未泯一般,开心地催道:“你们回来啦,走走,现在就去任家酒店,弟妹开的酒店,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先去一尝为快!”

  黄老急着想走,众人自然不好扫他的兴,也就纷纷起身说走。

  不过黄老身份非同寻常,他说走,哪怕就在京城里转一转那也不是件小事。一行人才出了客厅,外面的警卫长早已经安排好了警卫在等着了。

  “都散了,都散了,我只是去我弟妹开的酒店吃顿家常便饭而已,你们这又是枪又是弹的像什么样子,别把顾客给吓跑了!”见警卫们重装待发,一脸严肃,好像大敌当前似的,黄老不高兴了。

  “首长,这……”警卫长见黄老竟然要让他们散了,不禁吓得脸色都白了几分,急忙一边说着一边求救地看向黄培浩等人。

  开玩笑,黄老出行要是没有警卫随行,万一出了事情谁担当得起!

  “任家酒店所处的位置人流比较杂,虽然下午我已经做了一些安排,不过出于安全谨慎还有制度考虑,您还是让他们跟着吧。”黄培勇在黄老三个儿子中性子相对来说急一些,而且他还是军人,对安全警卫这一方面也格外警惕重视一些,见警卫长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自己,小心翼翼地对黄老劝道。

  “是啊,您老身份跟普通人不一……”黄培浩、黄培振也跟着劝道。

  开玩笑,今晚这顿晚饭,除了夏云杰等几个年轻人,其他人可至少都是少将级别的大人物,更不说黄老和李青鸿两位老革命家了,这些人中随便一个人出了事情可都是大事情啊!如今他们全都一起出动,如果连警卫也不带几个能行吗?

  “什么不一样,今天晚上我就是个普通人!我是以大哥的身份去饭店吃饭的。”有时候老人的脾气会变得像小孩子一样,哪怕像黄老这样的开国元老也不例外。他见儿子提到自己跟普通人不一样,就更不高兴了。

  见父亲牛脾气上来不听劝,黄培浩等人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夏云杰和李青鸿。在场的,也只有他们两人跟他们父亲是以平辈相交的,估计也只有他们能劝得住老人家。
都市无上仙医最新章节http://115mm.com/dushiwushangxian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道通神都市修真医圣成神神魂至尊制霸女权世界天下超级怪兽工厂电影世界大盗九星霸体诀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