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第511章 气焰嚣张

都市无上仙医 | 作者:断桥残雪 | 更新时间:2018-11-05 22:35: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神道丹尊无敌天下武炼巅峰万古天帝修罗武神九炼归仙白袍总管校花的贴身高手异世灵武天下网游之奴役众神
  韩振林今晚特别的生气,在京城,还从来没有一家酒店老板敢这么不给他韩振林面子的,更别说还是外地刚刚来京城开酒店的老板。

  但今天,任家酒店的老板任永强显然根本不给他韩振林面子。前天晚上,他走前说好今晚要过来面谈,本以为以他韩家二少的身份就算任永强不亲自在大堂恭敬等候迎接,至少也应该派个有分量的人在门口候着,但结果呢?

  什么都没有!下至迎宾小姐,上至负责接待的经理都没接到任永强任何有关他韩振林要来的交待。显然任永强根本就没把他那天说的话当一回事,也就是说根本没把他韩家二少的话当一回事。

  “任永强在哪里?马上叫他来见我!”韩振林强压着心头的怒气,以命令的口气对大堂负责接待的经理说道。

  负责接待的经理已经在京城一些酒家干过多年,前些天见过老板和韩振林、郝旭升两人在一起过,老板的态度很客气,事后一打听,倒也知道韩振林和郝旭升的来头,如今见韩振林发火,倒也不敢怠慢。

  任永强有两个手机,一个是私人手机,另外一个是酒店内部一些负责人能直接联系到他的内部号码。后面一个号码,负责接待的经理是知道的,急忙给老板拨了过去,但对方却关机了。

  负责接待的经理自然不知道任永强虽然目前也是亿万富翁,不大不小的一个酒店老板,但在夏云杰面前,他永远都是保持着最谦虚的态度,所以他去见夏云杰和他的朋友,手机自然是处于关闭状态。

  见老板电话打不通,负责接待的经理只好给老板办公室打电话。办公文秘告诉他老板亲自下厨了,负责接待的经理又把电话打给了厨房,厨房却告诉他老板不在。

  “我草!你他妈的别告诉我,任永强他不在酒店里!”跟韩振林一起来的郝旭升见负责接待的经理拨了一通的电话,却连任永强都没找到,率先按耐不住地破口爆起了粗话。

  前天他和韩振林可是明明说好的,今天要来找任永强和另外两位美女股东谈合作的事情,任永强这个时候若不在酒店,那简直就是对他和韩振林**裸的藐视和羞辱!

  “在,在,老板他在的。”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他们明显有暴走的迹象,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急忙回道。

  “那他现在在哪里?”韩振林摆手阻止了郝旭升,不耐烦地问道。

  “这……”负责接待的经理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回道:“应该是在五楼的帝王厅。”

  没办法,韩振林,韩家二少的来头实在太大了,负责接待的经理可不认为自己的老板惹得起这种级别的公子哥。

  “帝王厅?我靠,你们酒店还有什么帝王厅!那上次我和林哥来时,你们老板怎么没提起啊?”听到帝王厅三个字,郝旭升就像猫被踩中了尾巴一样,马上跳起来指着经理的鼻子质问道。

  也是,帝王厅一听就是任家酒店最高贵的包厢。以他和韩振林的身份,上次来任家酒店用餐时,任永强竟然没有用这个最好的包厢招待他,这对于郝旭升和韩振林而言当然是一件不给面子的事情。

  “这,这个帝王厅是不对外开放的。”负责接待的经理支支吾吾地回道。其实一开始他还以为老板是出于考虑到酒店位于京城的缘故,所以特意留一个如此奢华的包厢出来接待达官贵人的。这种情况在京城很普遍,甚至有时候这也成了用餐人身份的一种象征。就像北京饭店的谭家菜,据说八楼有专门的包厢,一般人是没机会上去的。但后来让负责接待的经理感到惊讶和疑惑的是,那帝王厅竟然是不对外开放的,不管是什么高官贵人都不行,除非他是夏云杰夏先生本人或者他的朋友才行。

  “不对外开放?”韩振林和郝旭升闻言表情都微微一怔,随即脸色却马上阴沉了下来,阴着声音道:“那我倒还真得上去瞧瞧。”

  “这,我们这个包厢是不对外开放的,而且今晚我们邵总和朱总正在包厢里招待朋友。”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他们要去帝王厅,又是着急又是为难道。

  “哦,那刚好,我们今晚也正准备找你们的邵总和朱总。”韩振林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目中燃烧着一团怒火。

  他又不是傻子,从种种迹象看,任永强还有另外两位美女老总之所以不鸟他们,是因为他们自以为找到了强大的靠山。

  这对于韩振林当然是一种挑衅和蔑视的行为!

  在京城,除了那几位太子哥,他韩振林还真没什么好怕的!现在他倒要看看,任永强他们究竟找到了谁,竟然敢如此无视他韩振林。

  说完,韩振林就直径大步朝电梯走去,郝旭升还有四位身材彪悍的男子也紧跟了上去。

  那四位身材彪悍的男子自然是韩振林的保镖兼打手,否则又如何显得出他韩家二少的身份呢?

  今晚韩振林是做好打算了,任永强他们要是敢不上路,少不得得先给他一点教训。

  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执意要去,他当然不敢叫保安来把他们赶出去,只好无奈上前赔笑道:“韩少,帝王厅的电梯不在这里,在另外一边。”

  “我草,帝王厅果然不一样,还他妈的有专用电梯。”韩振林他们在经理的指引下走到另外一台电梯,见电梯打开门里面只有一个直达帝王厅的按钮,郝旭升忍不住骂道,而韩振林的脸色却更阴沉,目中的怒火更盛。

  上次他带人来用餐时,任永强在一个装修奢华的包厢招待了他,当时韩振林和郝旭升还觉得挺有面子,也觉得任永强挺懂得做人的。如今才知道,原来这家酒店竟然有更高档的包厢!

  电梯转眼间就到了五楼。

  电梯的门打开,韩振林等人一走出电梯就看到任永强正从包厢里走出来。

  一看到任永强,韩振林就一肚子的火气。他堂堂韩家二少,还真没被人这么轻慢过的,更别说就任永强这种来自二三线城市的老板轻慢!

  “任老板,架子还真大呀!”不过火气越大,韩振林说话时反倒会不急不缓,而不像郝旭升一样一发火就喜欢爆粗话,像个典型的二世祖一样。

  当韩振林冲任永强说话时,任永强的思绪还停留在帝王厅里,突然听到一道阴冷而熟悉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朝前看去,见原来是韩振林和郝旭升,他先是下意识地心里感到一慌,随即想起连黄老都是杰哥的忘年交,像韩振林这种货色,他还怕个屁。所以紧跟着任永强马上就镇定了下来。

  “原来是韩少,郝少啊。”任永强不卑不亢地打了声招呼。

  “我还以为任老板贵人多忘事,忘了我们了呢!”见任永强态度平淡,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韩振林气得脸色都变得有些发青了,但说话却越发显得不急不缓的。

  这往往是韩振林要爆发的前兆!

  “这怎么会呢。不过韩少、郝少,真对不起,今天我真有事情,恐怕脱不开身招呼你们。还有以后也请你们能尊重我们酒店的规定,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任永强虽然见韩振林气得脸色都发青了,但说话依旧不卑不亢,甚至说到最后一句还颇为责怪地看了带韩振林等人上来的接待经理一眼。

  “我草,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脸!别以为在京城找了人就可以在老子面前拽七拽八的,你他妈的还不够资格!”见任永强竟然说出要他们尊重他们酒店规定的话来,韩振林终于气得暴走,冲上去抬脚就对着任永强的肚子狠狠踹了过去。

  韩振林从小喜欢练拳,倒是有几分本事,突然爆发这一脚踹过去,力道还真是不小,再加上任永强也没料到韩振林怎么说也是一位有身份的公子哥,竟然会说出脚就出脚,一个防不及手,竟然被他一脚给踹得连连后退,然后“嘭”地一声,一个站立不住,后背撞在了包厢的门上。

  包厢的门顿时被撞了开来。

  不过暴怒中的韩振林显然不解气,在京城公子哥中他大小也算是个牛人,除了太子爷那帮人他不敢招惹,其余的还真没有他不敢惹的。如今没想到竟然被一个“乡下”来的老板当着面威胁说要尊重他们酒店的规定。没错,对于韩振林而言,任永强的话就是威胁,**裸的威胁!这还了得?

  所以当包厢门被任永强给撞开时,韩振林依旧怒不可遏地冲了上去,而郝旭升等人自然不会落后,也满脸嚣张凶恶地紧跟着冲了上去。韩振林今晚特别的生气,在京城,还从来没有一家酒店老板敢这么不给他韩振林面子的,更别说还是外地刚刚来京城开酒店的老板。

  但今天,任家酒店的老板任永强显然根本不给他韩振林面子。前天晚上,他走前说好今晚要过来面谈,本以为以他韩家二少的身份就算任永强不亲自在大堂恭敬等候迎接,至少也应该派个有分量的人在门口候着,但结果呢?

  什么都没有!下至迎宾小姐,上至负责接待的经理都没接到任永强任何有关他韩振林要来的交待。显然任永强根本就没把他那天说的话当一回事,也就是说根本没把他韩家二少的话当一回事。

  “任永强在哪里?马上叫他来见我!”韩振林强压着心头的怒气,以命令的口气对大堂负责接待的经理说道。

  负责接待的经理已经在京城一些酒家干过多年,前些天见过老板和韩振林、郝旭升两人在一起过,老板的态度很客气,事后一打听,倒也知道韩振林和郝旭升的来头,如今见韩振林发火,倒也不敢怠慢。

  任永强有两个手机,一个是私人手机,另外一个是酒店内部一些负责人能直接联系到他的内部号码。后面一个号码,负责接待的经理是知道的,急忙给老板拨了过去,但对方却关机了。

  负责接待的经理自然不知道任永强虽然目前也是亿万富翁,不大不小的一个酒店老板,但在夏云杰面前,他永远都是保持着最谦虚的态度,所以他去见夏云杰和他的朋友,手机自然是处于关闭状态。

  见老板电话打不通,负责接待的经理只好给老板办公室打电话。办公文秘告诉他老板亲自下厨了,负责接待的经理又把电话打给了厨房,厨房却告诉他老板不在。

  “我草!你他妈的别告诉我,任永强他不在酒店里!”跟韩振林一起来的郝旭升见负责接待的经理拨了一通的电话,却连任永强都没找到,率先按耐不住地破口爆起了粗话。

  前天他和韩振林可是明明说好的,今天要来找任永强和另外两位美女股东谈合作的事情,任永强这个时候若不在酒店,那简直就是对他和韩振林**裸的藐视和羞辱!

  “在,在,老板他在的。”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他们明显有暴走的迹象,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急忙回道。

  “那他现在在哪里?”韩振林摆手阻止了郝旭升,不耐烦地问道。

  “这……”负责接待的经理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回道:“应该是在五楼的帝王厅。”

  没办法,韩振林,韩家二少的来头实在太大了,负责接待的经理可不认为自己的老板惹得起这种级别的公子哥。

  “帝王厅?我靠,你们酒店还有什么帝王厅!那上次我和林哥来时,你们老板怎么没提起啊?”听到帝王厅三个字,郝旭升就像猫被踩中了尾巴一样,马上跳起来指着经理的鼻子质问道。

  也是,帝王厅一听就是任家酒店最高贵的包厢。以他和韩振林的身份,上次来任家酒店用餐时,任永强竟然没有用这个最好的包厢招待他,这对于郝旭升和韩振林而言当然是一件不给面子的事情。

  “这,这个帝王厅是不对外开放的。”负责接待的经理支支吾吾地回道。其实一开始他还以为老板是出于考虑到酒店位于京城的缘故,所以特意留一个如此奢华的包厢出来接待达官贵人的。这种情况在京城很普遍,甚至有时候这也成了用餐人身份的一种象征。就像北京饭店的谭家菜,据说八楼有专门的包厢,一般人是没机会上去的。但后来让负责接待的经理感到惊讶和疑惑的是,那帝王厅竟然是不对外开放的,不管是什么高官贵人都不行,除非他是夏云杰夏先生本人或者他的朋友才行。

  “不对外开放?”韩振林和郝旭升闻言表情都微微一怔,随即脸色却马上阴沉了下来,阴着声音道:“那我倒还真得上去瞧瞧。”

  “这,我们这个包厢是不对外开放的,而且今晚我们邵总和朱总正在包厢里招待朋友。”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他们要去帝王厅,又是着急又是为难道。

  “哦,那刚好,我们今晚也正准备找你们的邵总和朱总。”韩振林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目中燃烧着一团怒火。

  他又不是傻子,从种种迹象看,任永强还有另外两位美女老总之所以不鸟他们,是因为他们自以为找到了强大的靠山。

  这对于韩振林当然是一种挑衅和蔑视的行为!

  在京城,除了那几位太子哥,他韩振林还真没什么好怕的!现在他倒要看看,任永强他们究竟找到了谁,竟然敢如此无视他韩振林。

  说完,韩振林就直径大步朝电梯走去,郝旭升还有四位身材彪悍的男子也紧跟了上去。

  那四位身材彪悍的男子自然是韩振林的保镖兼打手,否则又如何显得出他韩家二少的身份呢?

  今晚韩振林是做好打算了,任永强他们要是敢不上路,少不得得先给他一点教训。

  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执意要去,他当然不敢叫保安来把他们赶出去,只好无奈上前赔笑道:“韩少,帝王厅的电梯不在这里,在另外一边。”

  “我草,帝王厅果然不一样,还他妈的有专用电梯。”韩振林他们在经理的指引下走到另外一台电梯,见电梯打开门里面只有一个直达帝王厅的按钮,郝旭升忍不住骂道,而韩振林的脸色却更阴沉,目中的怒火更盛。

  上次他带人来用餐时,任永强在一个装修奢华的包厢招待了他,当时韩振林和郝旭升还觉得挺有面子,也觉得任永强挺懂得做人的。如今才知道,原来这家酒店竟然有更高档的包厢!

  电梯转眼间就到了五楼。

  电梯的门打开,韩振林等人一走出电梯就看到任永强正从包厢里走出来。

  一看到任永强,韩振林就一肚子的火气。他堂堂韩家二少,还真没被人这么轻慢过的,更别说就任永强这种来自二三线城市的老板轻慢!

  “任老板,架子还真大呀!”不过火气越大,韩振林说话时反倒会不急不缓,而不像郝旭升一样一发火就喜欢爆粗话,像个典型的二世祖一样。

  当韩振林冲任永强说话时,任永强的思绪还停留在帝王厅里,突然听到一道阴冷而熟悉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朝前看去,见原来是韩振林和郝旭升,他先是下意识地心里感到一慌,随即想起连黄老都是杰哥的忘年交,像韩振林这种货色,他还怕个屁。所以紧跟着任永强马上就镇定了下来。

  “原来是韩少,郝少啊。”任永强不卑不亢地打了声招呼。

  “我还以为任老板贵人多忘事,忘了我们了呢!”见任永强态度平淡,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韩振林气得脸色都变得有些发青了,但说话却越发显得不急不缓的。

  这往往是韩振林要爆发的前兆!

  “这怎么会呢。不过韩少、郝少,真对不起,今天我真有事情,恐怕脱不开身招呼你们。还有以后也请你们能尊重我们酒店的规定,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任永强虽然见韩振林气得脸色都发青了,但说话依旧不卑不亢,甚至说到最后一句还颇为责怪地看了带韩振林等人上来的接待经理一眼。

  “我草,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脸!别以为在京城找了人就可以在老子面前拽七拽八的,你他妈的还不够资格!”见任永强竟然说出要他们尊重他们酒店规定的话来,韩振林终于气得暴走,冲上去抬脚就对着任永强的肚子狠狠踹了过去。

  韩振林从小喜欢练拳,倒是有几分本事,突然爆发这一脚踹过去,力道还真是不小,再加上任永强也没料到韩振林怎么说也是一位有身份的公子哥,竟然会说出脚就出脚,一个防不及手,竟然被他一脚给踹得连连后退,然后“嘭”地一声,一个站立不住,后背撞在了包厢的门上。

  包厢的门顿时被撞了开来。

  不过暴怒中的韩振林显然不解气,在京城公子哥中他大小也算是个牛人,除了太子爷那帮人他不敢招惹,其余的还真没有他不敢惹的。如今没想到竟然被一个“乡下”来的老板当着面威胁说要尊重他们酒店的规定。没错,对于韩振林而言,任永强的话就是威胁,**裸的威胁!这还了得?

  所以当包厢门被任永强给撞开时,韩振林依旧怒不可遏地冲了上去,而郝旭升等人自然不会落后,也满脸嚣张凶恶地紧跟着冲了上去。韩振林今晚特别的生气,在京城,还从来没有一家酒店老板敢这么不给他韩振林面子的,更别说还是外地刚刚来京城开酒店的老板。

  但今天,任家酒店的老板任永强显然根本不给他韩振林面子。前天晚上,他走前说好今晚要过来面谈,本以为以他韩家二少的身份就算任永强不亲自在大堂恭敬等候迎接,至少也应该派个有分量的人在门口候着,但结果呢?

  什么都没有!下至迎宾小姐,上至负责接待的经理都没接到任永强任何有关他韩振林要来的交待。显然任永强根本就没把他那天说的话当一回事,也就是说根本没把他韩家二少的话当一回事。

  “任永强在哪里?马上叫他来见我!”韩振林强压着心头的怒气,以命令的口气对大堂负责接待的经理说道。

  负责接待的经理已经在京城一些酒家干过多年,前些天见过老板和韩振林、郝旭升两人在一起过,老板的态度很客气,事后一打听,倒也知道韩振林和郝旭升的来头,如今见韩振林发火,倒也不敢怠慢。

  任永强有两个手机,一个是私人手机,另外一个是酒店内部一些负责人能直接联系到他的内部号码。后面一个号码,负责接待的经理是知道的,急忙给老板拨了过去,但对方却关机了。

  负责接待的经理自然不知道任永强虽然目前也是亿万富翁,不大不小的一个酒店老板,但在夏云杰面前,他永远都是保持着最谦虚的态度,所以他去见夏云杰和他的朋友,手机自然是处于关闭状态。

  见老板电话打不通,负责接待的经理只好给老板办公室打电话。办公文秘告诉他老板亲自下厨了,负责接待的经理又把电话打给了厨房,厨房却告诉他老板不在。

  “我草!你他妈的别告诉我,任永强他不在酒店里!”跟韩振林一起来的郝旭升见负责接待的经理拨了一通的电话,却连任永强都没找到,率先按耐不住地破口爆起了粗话。

  前天他和韩振林可是明明说好的,今天要来找任永强和另外两位美女股东谈合作的事情,任永强这个时候若不在酒店,那简直就是对他和韩振林**裸的藐视和羞辱!

  “在,在,老板他在的。”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他们明显有暴走的迹象,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急忙回道。

  “那他现在在哪里?”韩振林摆手阻止了郝旭升,不耐烦地问道。

  “这……”负责接待的经理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回道:“应该是在五楼的帝王厅。”

  没办法,韩振林,韩家二少的来头实在太大了,负责接待的经理可不认为自己的老板惹得起这种级别的公子哥。

  “帝王厅?我靠,你们酒店还有什么帝王厅!那上次我和林哥来时,你们老板怎么没提起啊?”听到帝王厅三个字,郝旭升就像猫被踩中了尾巴一样,马上跳起来指着经理的鼻子质问道。

  也是,帝王厅一听就是任家酒店最高贵的包厢。以他和韩振林的身份,上次来任家酒店用餐时,任永强竟然没有用这个最好的包厢招待他,这对于郝旭升和韩振林而言当然是一件不给面子的事情。

  “这,这个帝王厅是不对外开放的。”负责接待的经理支支吾吾地回道。其实一开始他还以为老板是出于考虑到酒店位于京城的缘故,所以特意留一个如此奢华的包厢出来接待达官贵人的。这种情况在京城很普遍,甚至有时候这也成了用餐人身份的一种象征。就像北京饭店的谭家菜,据说八楼有专门的包厢,一般人是没机会上去的。但后来让负责接待的经理感到惊讶和疑惑的是,那帝王厅竟然是不对外开放的,不管是什么高官贵人都不行,除非他是夏云杰夏先生本人或者他的朋友才行。

  “不对外开放?”韩振林和郝旭升闻言表情都微微一怔,随即脸色却马上阴沉了下来,阴着声音道:“那我倒还真得上去瞧瞧。”

  “这,我们这个包厢是不对外开放的,而且今晚我们邵总和朱总正在包厢里招待朋友。”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他们要去帝王厅,又是着急又是为难道。

  “哦,那刚好,我们今晚也正准备找你们的邵总和朱总。”韩振林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目中燃烧着一团怒火。

  他又不是傻子,从种种迹象看,任永强还有另外两位美女老总之所以不鸟他们,是因为他们自以为找到了强大的靠山。

  这对于韩振林当然是一种挑衅和蔑视的行为!

  在京城,除了那几位太子哥,他韩振林还真没什么好怕的!现在他倒要看看,任永强他们究竟找到了谁,竟然敢如此无视他韩振林。

  说完,韩振林就直径大步朝电梯走去,郝旭升还有四位身材彪悍的男子也紧跟了上去。

  那四位身材彪悍的男子自然是韩振林的保镖兼打手,否则又如何显得出他韩家二少的身份呢?

  今晚韩振林是做好打算了,任永强他们要是敢不上路,少不得得先给他一点教训。

  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执意要去,他当然不敢叫保安来把他们赶出去,只好无奈上前赔笑道:“韩少,帝王厅的电梯不在这里,在另外一边。”

  “我草,帝王厅果然不一样,还他妈的有专用电梯。”韩振林他们在经理的指引下走到另外一台电梯,见电梯打开门里面只有一个直达帝王厅的按钮,郝旭升忍不住骂道,而韩振林的脸色却更阴沉,目中的怒火更盛。

  上次他带人来用餐时,任永强在一个装修奢华的包厢招待了他,当时韩振林和郝旭升还觉得挺有面子,也觉得任永强挺懂得做人的。如今才知道,原来这家酒店竟然有更高档的包厢!

  电梯转眼间就到了五楼。

  电梯的门打开,韩振林等人一走出电梯就看到任永强正从包厢里走出来。

  一看到任永强,韩振林就一肚子的火气。他堂堂韩家二少,还真没被人这么轻慢过的,更别说就任永强这种来自二三线城市的老板轻慢!

  “任老板,架子还真大呀!”不过火气越大,韩振林说话时反倒会不急不缓,而不像郝旭升一样一发火就喜欢爆粗话,像个典型的二世祖一样。

  当韩振林冲任永强说话时,任永强的思绪还停留在帝王厅里,突然听到一道阴冷而熟悉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朝前看去,见原来是韩振林和郝旭升,他先是下意识地心里感到一慌,随即想起连黄老都是杰哥的忘年交,像韩振林这种货色,他还怕个屁。所以紧跟着任永强马上就镇定了下来。

  “原来是韩少,郝少啊。”任永强不卑不亢地打了声招呼。

  “我还以为任老板贵人多忘事,忘了我们了呢!”见任永强态度平淡,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韩振林气得脸色都变得有些发青了,但说话却越发显得不急不缓的。

  这往往是韩振林要爆发的前兆!

  “这怎么会呢。不过韩少、郝少,真对不起,今天我真有事情,恐怕脱不开身招呼你们。还有以后也请你们能尊重我们酒店的规定,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任永强虽然见韩振林气得脸色都发青了,但说话依旧不卑不亢,甚至说到最后一句还颇为责怪地看了带韩振林等人上来的接待经理一眼。

  “我草,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脸!别以为在京城找了人就可以在老子面前拽七拽八的,你他妈的还不够资格!”见任永强竟然说出要他们尊重他们酒店规定的话来,韩振林终于气得暴走,冲上去抬脚就对着任永强的肚子狠狠踹了过去。

  韩振林从小喜欢练拳,倒是有几分本事,突然爆发这一脚踹过去,力道还真是不小,再加上任永强也没料到韩振林怎么说也是一位有身份的公子哥,竟然会说出脚就出脚,一个防不及手,竟然被他一脚给踹得连连后退,然后“嘭”地一声,一个站立不住,后背撞在了包厢的门上。

  包厢的门顿时被撞了开来。

  不过暴怒中的韩振林显然不解气,在京城公子哥中他大小也算是个牛人,除了太子爷那帮人他不敢招惹,其余的还真没有他不敢惹的。如今没想到竟然被一个“乡下”来的老板当着面威胁说要尊重他们酒店的规定。没错,对于韩振林而言,任永强的话就是威胁,**裸的威胁!这还了得?

  所以当包厢门被任永强给撞开时,韩振林依旧怒不可遏地冲了上去,而郝旭升等人自然不会落后,也满脸嚣张凶恶地紧跟着冲了上去。
都市无上仙医最新章节http://115mm.com/dushiwushangxian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道通神都市修真医圣成神神魂至尊制霸女权世界天下超级怪兽工厂电影世界大盗九星霸体诀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