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第514章 惊动

都市无上仙医 | 作者:断桥残雪 | 更新时间:2018-11-05 22:35: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神道丹尊无敌天下武炼巅峰万古天帝修罗武神九炼归仙白袍总管校花的贴身高手异世灵武天下网游之奴役众神
  有句老话叫龙生九子各有所好,这句话还真是不假。韩振林和韩振庆虽然是同父同母,但在性格、人生志向抱负上却迥然不同。

  韩振林是个吃喝玩乐嫖赌样样精通的纨绔子弟,而韩振庆则从小就表现出同龄孩子所没有的城府稳重,年纪轻轻就在仕途上颇有建树,成为某部委一实权部门的处长,甚至不久之后很有可能会下放沿海经济强市当副市长。这可是绝大多数仕途中人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高度,但韩振庆在三十岁就达到了。

  当然这除了韩振庆自己的努力之外,他的背景,家族的支持是最关键的因素。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韩振庆对于他弟弟做的那些事情,自然是知道的,暗地里甚至有些瞧不起他,认为他是不务正业。不过要在政界中有发展,有时候也需要有一定财力的支持,韩振林经营的会所、酒店其实就是他的一金库,同时经营会所、酒店也确实方便他结交一些对他仕途有帮助的朋友。所以韩振庆虽然有时候看不起他这位弟弟,但站在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又暗暗地在支持他弟弟的事业,有时候也会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帮他摆平一些事情。

  当韩振林给韩振庆打电话时,他正在一家会所里和几位京城里跟他身份相似的年轻人喝酒聊天。

  见是弟弟的来电,韩振庆也没有特意避开众人,接起电话直接问道:“振林,什么事情?”

  “哥,我捅大篓子了,这回你一定要帮帮我!”韩振林得罪了黄老,这时正如溺水的人一样,见自己向来崇拜的大哥接起电话,顿时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哭着腔调求道。

  “别说得这么夸张!说吧,究竟又闯了什么祸?”韩振林性格嚣张,平时并没少犯事,所以韩振庆见弟弟带着哭腔求自己,心里虽然一惊,急忙起身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跟他通话,但心里却没有引起真正的重视。

  也是,在京城,韩家怎么说也算是一势力强大的家族,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摆不平的?

  “我打了任家酒店的老板了。”韩振林说道。

  “你怎么又打人了?不是告诉过你了吗?脾气不要暴躁,要注意方法手段。对了,打得严重吗?”韩振庆前两天倒也听韩振林提起过任家酒店的事情,闻言不禁松了一口气。

  虽然打人是不对,对方好歹也是一家酒店的老板,但对于强大的韩家而言,这还真不是什么摆平不了的大事情。

  “不严重,只是踹了一脚。”韩振林回道。

  “就这点事情也至于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吗?行了,没事别来消遣你哥,我正忙着呢。”韩振庆闻言不禁没好气道。

  一个地方二三线城市来京城开酒店的土老板而已,踹一脚对于韩家又算什么屁事。

  “可,可我是当着黄爷爷的面踹的!”韩振林见他哥哥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哭着声音说道。

  “黄爷爷?哪个黄爷爷!啊,你是说黄昌宇的爷爷!”韩振庆闻言先是微微一愣,随即马上跳了起来,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黄昌宇的爷爷啊!就算他爸见了他都得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说话,如今他弟弟却当着他的面打人,这还了得?

  “是的,我也不……”韩振林哭着道。

  “你他妈的脑子进水了吗?连这点轻重都分不清楚了吗?”韩振庆见果真是那位传奇老人,没等韩振林把话说完便劈头骂了过去。

  “哥,你先别急着骂我。你先听我说完,我也没想到当时黄老会在包厢里啊。”韩振林见他哥骂他,欲哭无泪道。

  “好,好你说,说清楚一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韩振庆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闻言马上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于是韩振林把大致的事情跟他哥叙述了一遍,韩振庆越听心里越害怕,同时也万分好奇跟黄老在一起的人尤其韩振林提到的那位年轻人究竟是谁。

  在共和国,他还真想不起有哪位年轻人能跟黄老平起平坐的,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哥,你看这件事能不能找黄昌宇帮忙说说情,你跟他关系不是还挺好的吗?”韩振林讲述完了之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不用你提醒,不过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别心存侥幸,马上给爸打个电话,把事情跟他说一遍,我现在也马上给黄昌宇打个电话打听打听看。”韩振庆表情无比凝重地说道。

  开玩笑,到了黄老这等级别,又岂是他们这些小年轻私底下能解决的。

  “可,可是,这件事要是让爸知道,他一定……”韩振林最怕的就是这件事捅到父亲那边去,闻言不禁一阵害怕。

  “混账,你以为这件事到了现在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吗?我告诉你,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你会连累到我们整个家族!”韩振庆闻言气得差点想直接通过电磁波揍韩振林一顿。

  韩振林不是傻子,他也清楚这一点,也正因为这样,他才害怕给他父亲打电话,总妄想着私底下解决掉,但如今韩振庆这么一吼,他的妄想就彻底破灭了,挂了韩振庆的电话之后,马上给他的父亲韩清羽拨去了电话。

  当韩振林无奈给他爸打电话时,韩振庆也一刻都不敢耽误地给远在云岭省的黄昌宇拨去电话。

  打通电话后,韩振庆没跟黄昌宇客套,直接把事情大致跟他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昌宇哥,看在我的面子上,您看这件事您有没有办法跟您爷爷说说情?您也知道,振林这家伙就是脾气暴了点,喜欢动手动脚的,但做事情还是有分寸的,这次是实在不知道您爷爷也在包厢里用餐,并不是有意冲撞他老人家。”

  “你说有位年轻人也在包厢里?还有这家酒店是他朋友和被打的老板一起开的?”黄昌宇语气严肃地问道。

  “是的。”韩振庆想了想肯定地回道。

  “如果是这样,那这件事我是不会帮忙的。”黄昌宇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冰冷地扔下一句话,然后便直接挂了电话。

  黄昌宇当然知道那位年轻人就是夏云杰,而夏云杰是谁?撇开他爷爷的忘年交身份,他可是他黄昌宇的救命恩人,当初要不是他看出他得了脑瘤,又帮他治好,恐怕他已经英年早逝了。如今倒好,韩振庆的弟弟欺负人竟然欺负到他救命恩人的人的头上,竟然还期望他去帮忙说情,这有可能吗?若他现在在京城,他非狠狠揍韩振林一顿不可。

  韩振庆没想到一向给人温文儒雅,待人也较为热情的黄昌宇竟然直接挂了自己的电话,不禁站在原地发了好一会儿愣,同时心里也感到阵阵寒意。

  事情比他想象中恐怕还要严重。

  当韩振庆感到阵阵寒意时,他的父亲某部委常务副部长的韩清羽也同样感到阵阵寒意,当然还有近乎火山爆发般的怒气。

  韩清羽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儿子竟然当着黄老的面打人。当然韩清羽这时还没意识到,真正严重的不是他儿子当着黄老的面打人,而是他打了一位叫夏云杰的年轻人的人。

  这才是最可怕的!

  韩清羽的儿子打个人事小,但当着黄老的面打人却是捅破天的大事,所以韩清羽把韩振林给臭骂了一顿之后,没敢耽误,一边叫司机开车送自己去任家酒店,一边给黄培振拨去了电话。

  两人在同一个部委任职,韩清羽是排在第一的常务副部长,而黄培振是排在第三位的副部长。虽然暗地里两人工作上有权力的争斗,但表面上大家都还是一团和气,精诚合作的姿态,人情世故上也都有来往。现在儿子得罪了黄老,韩清羽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给黄培振打电话。

  不管怎么说两人也是同事关系!而黄培振又刚好是黄老的儿子,这种事情,他说话当然管用。

  韩清羽是常务副部长,如今又是韩家家主,他的电话黄培振倒不好不接,所以见是他的来电,黄培振便起身轻手轻脚去包厢外接电话。

  “培振兄,惭愧啊,教子无方冒犯到了老领导了。”电话一接起,黄培振就听到韩清羽道歉的声音。

  要是换成以前,以韩清羽的身份都开口道歉了,黄培振少不得得客套几句,但今天这件事涉及到夏云杰,就连以他的身份也不敢轻易开口客套。

  要知道连李青鸿都得叫夏云杰一声师叔,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他的事情,他黄培振敢胡乱开口跟韩清羽客套吗?

  所以黄培振闻言犹豫了下,道:“清羽同志,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这件事吗?”

  见自己称呼黄培振为培振兄,但对方却一副公事公办地称呼自己为同志,语气也格外的冷淡,韩清羽心里自然难免恼火,怎么说他也是韩家家主,在部委里也是排名在他黄培振前面的常务副部长,但更多的还是一阵不妙的感觉。

  韩清羽当然不怕黄培振,但他却怕黄培振身后的黄家、黄老。黄培振这样的态度,从某种程度上也正说明了黄家还有黄老的态度。

  如今黄家正如日中天,而他韩家以前本就不如黄家,如今更是有走下坡路的趋势,如果黄家尤其黄老因为这件事情对他韩家生出不满,甚至要小题大做,那事情可就大大不妙了。

  而这也是韩清羽急着赶来任家酒店的缘故,否则以他的身份又何至于大晚上的因为儿子踹了人家一脚就急忙忙往酒店赶呢?有句老话叫龙生九子各有所好,这句话还真是不假。韩振林和韩振庆虽然是同父同母,但在性格、人生志向抱负上却迥然不同。

  韩振林是个吃喝玩乐嫖赌样样精通的纨绔子弟,而韩振庆则从小就表现出同龄孩子所没有的城府稳重,年纪轻轻就在仕途上颇有建树,成为某部委一实权部门的处长,甚至不久之后很有可能会下放沿海经济强市当副市长。这可是绝大多数仕途中人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高度,但韩振庆在三十岁就达到了。

  当然这除了韩振庆自己的努力之外,他的背景,家族的支持是最关键的因素。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韩振庆对于他弟弟做的那些事情,自然是知道的,暗地里甚至有些瞧不起他,认为他是不务正业。不过要在政界中有发展,有时候也需要有一定财力的支持,韩振林经营的会所、酒店其实就是他的一金库,同时经营会所、酒店也确实方便他结交一些对他仕途有帮助的朋友。所以韩振庆虽然有时候看不起他这位弟弟,但站在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又暗暗地在支持他弟弟的事业,有时候也会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帮他摆平一些事情。

  当韩振林给韩振庆打电话时,他正在一家会所里和几位京城里跟他身份相似的年轻人喝酒聊天。

  见是弟弟的来电,韩振庆也没有特意避开众人,接起电话直接问道:“振林,什么事情?”

  “哥,我捅大篓子了,这回你一定要帮帮我!”韩振林得罪了黄老,这时正如溺水的人一样,见自己向来崇拜的大哥接起电话,顿时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哭着腔调求道。

  “别说得这么夸张!说吧,究竟又闯了什么祸?”韩振林性格嚣张,平时并没少犯事,所以韩振庆见弟弟带着哭腔求自己,心里虽然一惊,急忙起身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跟他通话,但心里却没有引起真正的重视。

  也是,在京城,韩家怎么说也算是一势力强大的家族,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摆不平的?

  “我打了任家酒店的老板了。”韩振林说道。

  “你怎么又打人了?不是告诉过你了吗?脾气不要暴躁,要注意方法手段。对了,打得严重吗?”韩振庆前两天倒也听韩振林提起过任家酒店的事情,闻言不禁松了一口气。

  虽然打人是不对,对方好歹也是一家酒店的老板,但对于强大的韩家而言,这还真不是什么摆平不了的大事情。

  “不严重,只是踹了一脚。”韩振林回道。

  “就这点事情也至于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吗?行了,没事别来消遣你哥,我正忙着呢。”韩振庆闻言不禁没好气道。

  一个地方二三线城市来京城开酒店的土老板而已,踹一脚对于韩家又算什么屁事。

  “可,可我是当着黄爷爷的面踹的!”韩振林见他哥哥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哭着声音说道。

  “黄爷爷?哪个黄爷爷!啊,你是说黄昌宇的爷爷!”韩振庆闻言先是微微一愣,随即马上跳了起来,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黄昌宇的爷爷啊!就算他爸见了他都得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说话,如今他弟弟却当着他的面打人,这还了得?

  “是的,我也不……”韩振林哭着道。

  “你他妈的脑子进水了吗?连这点轻重都分不清楚了吗?”韩振庆见果真是那位传奇老人,没等韩振林把话说完便劈头骂了过去。

  “哥,你先别急着骂我。你先听我说完,我也没想到当时黄老会在包厢里啊。”韩振林见他哥骂他,欲哭无泪道。

  “好,好你说,说清楚一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韩振庆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闻言马上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于是韩振林把大致的事情跟他哥叙述了一遍,韩振庆越听心里越害怕,同时也万分好奇跟黄老在一起的人尤其韩振林提到的那位年轻人究竟是谁。

  在共和国,他还真想不起有哪位年轻人能跟黄老平起平坐的,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哥,你看这件事能不能找黄昌宇帮忙说说情,你跟他关系不是还挺好的吗?”韩振林讲述完了之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不用你提醒,不过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别心存侥幸,马上给爸打个电话,把事情跟他说一遍,我现在也马上给黄昌宇打个电话打听打听看。”韩振庆表情无比凝重地说道。

  开玩笑,到了黄老这等级别,又岂是他们这些小年轻私底下能解决的。

  “可,可是,这件事要是让爸知道,他一定……”韩振林最怕的就是这件事捅到父亲那边去,闻言不禁一阵害怕。

  “混账,你以为这件事到了现在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吗?我告诉你,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你会连累到我们整个家族!”韩振庆闻言气得差点想直接通过电磁波揍韩振林一顿。

  韩振林不是傻子,他也清楚这一点,也正因为这样,他才害怕给他父亲打电话,总妄想着私底下解决掉,但如今韩振庆这么一吼,他的妄想就彻底破灭了,挂了韩振庆的电话之后,马上给他的父亲韩清羽拨去了电话。

  当韩振林无奈给他爸打电话时,韩振庆也一刻都不敢耽误地给远在云岭省的黄昌宇拨去电话。

  打通电话后,韩振庆没跟黄昌宇客套,直接把事情大致跟他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昌宇哥,看在我的面子上,您看这件事您有没有办法跟您爷爷说说情?您也知道,振林这家伙就是脾气暴了点,喜欢动手动脚的,但做事情还是有分寸的,这次是实在不知道您爷爷也在包厢里用餐,并不是有意冲撞他老人家。”

  “你说有位年轻人也在包厢里?还有这家酒店是他朋友和被打的老板一起开的?”黄昌宇语气严肃地问道。

  “是的。”韩振庆想了想肯定地回道。

  “如果是这样,那这件事我是不会帮忙的。”黄昌宇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冰冷地扔下一句话,然后便直接挂了电话。

  黄昌宇当然知道那位年轻人就是夏云杰,而夏云杰是谁?撇开他爷爷的忘年交身份,他可是他黄昌宇的救命恩人,当初要不是他看出他得了脑瘤,又帮他治好,恐怕他已经英年早逝了。如今倒好,韩振庆的弟弟欺负人竟然欺负到他救命恩人的人的头上,竟然还期望他去帮忙说情,这有可能吗?若他现在在京城,他非狠狠揍韩振林一顿不可。

  韩振庆没想到一向给人温文儒雅,待人也较为热情的黄昌宇竟然直接挂了自己的电话,不禁站在原地发了好一会儿愣,同时心里也感到阵阵寒意。

  事情比他想象中恐怕还要严重。

  当韩振庆感到阵阵寒意时,他的父亲某部委常务副部长的韩清羽也同样感到阵阵寒意,当然还有近乎火山爆发般的怒气。

  韩清羽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儿子竟然当着黄老的面打人。当然韩清羽这时还没意识到,真正严重的不是他儿子当着黄老的面打人,而是他打了一位叫夏云杰的年轻人的人。

  这才是最可怕的!

  韩清羽的儿子打个人事小,但当着黄老的面打人却是捅破天的大事,所以韩清羽把韩振林给臭骂了一顿之后,没敢耽误,一边叫司机开车送自己去任家酒店,一边给黄培振拨去了电话。

  两人在同一个部委任职,韩清羽是排在第一的常务副部长,而黄培振是排在第三位的副部长。虽然暗地里两人工作上有权力的争斗,但表面上大家都还是一团和气,精诚合作的姿态,人情世故上也都有来往。现在儿子得罪了黄老,韩清羽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给黄培振打电话。

  不管怎么说两人也是同事关系!而黄培振又刚好是黄老的儿子,这种事情,他说话当然管用。

  韩清羽是常务副部长,如今又是韩家家主,他的电话黄培振倒不好不接,所以见是他的来电,黄培振便起身轻手轻脚去包厢外接电话。

  “培振兄,惭愧啊,教子无方冒犯到了老领导了。”电话一接起,黄培振就听到韩清羽道歉的声音。

  要是换成以前,以韩清羽的身份都开口道歉了,黄培振少不得得客套几句,但今天这件事涉及到夏云杰,就连以他的身份也不敢轻易开口客套。

  要知道连李青鸿都得叫夏云杰一声师叔,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他的事情,他黄培振敢胡乱开口跟韩清羽客套吗?

  所以黄培振闻言犹豫了下,道:“清羽同志,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这件事吗?”

  见自己称呼黄培振为培振兄,但对方却一副公事公办地称呼自己为同志,语气也格外的冷淡,韩清羽心里自然难免恼火,怎么说他也是韩家家主,在部委里也是排名在他黄培振前面的常务副部长,但更多的还是一阵不妙的感觉。

  韩清羽当然不怕黄培振,但他却怕黄培振身后的黄家、黄老。黄培振这样的态度,从某种程度上也正说明了黄家还有黄老的态度。

  如今黄家正如日中天,而他韩家以前本就不如黄家,如今更是有走下坡路的趋势,如果黄家尤其黄老因为这件事情对他韩家生出不满,甚至要小题大做,那事情可就大大不妙了。

  而这也是韩清羽急着赶来任家酒店的缘故,否则以他的身份又何至于大晚上的因为儿子踹了人家一脚就急忙忙往酒店赶呢?有句老话叫龙生九子各有所好,这句话还真是不假。韩振林和韩振庆虽然是同父同母,但在性格、人生志向抱负上却迥然不同。

  韩振林是个吃喝玩乐嫖赌样样精通的纨绔子弟,而韩振庆则从小就表现出同龄孩子所没有的城府稳重,年纪轻轻就在仕途上颇有建树,成为某部委一实权部门的处长,甚至不久之后很有可能会下放沿海经济强市当副市长。这可是绝大多数仕途中人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高度,但韩振庆在三十岁就达到了。

  当然这除了韩振庆自己的努力之外,他的背景,家族的支持是最关键的因素。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韩振庆对于他弟弟做的那些事情,自然是知道的,暗地里甚至有些瞧不起他,认为他是不务正业。不过要在政界中有发展,有时候也需要有一定财力的支持,韩振林经营的会所、酒店其实就是他的一金库,同时经营会所、酒店也确实方便他结交一些对他仕途有帮助的朋友。所以韩振庆虽然有时候看不起他这位弟弟,但站在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又暗暗地在支持他弟弟的事业,有时候也会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帮他摆平一些事情。

  当韩振林给韩振庆打电话时,他正在一家会所里和几位京城里跟他身份相似的年轻人喝酒聊天。

  见是弟弟的来电,韩振庆也没有特意避开众人,接起电话直接问道:“振林,什么事情?”

  “哥,我捅大篓子了,这回你一定要帮帮我!”韩振林得罪了黄老,这时正如溺水的人一样,见自己向来崇拜的大哥接起电话,顿时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哭着腔调求道。

  “别说得这么夸张!说吧,究竟又闯了什么祸?”韩振林性格嚣张,平时并没少犯事,所以韩振庆见弟弟带着哭腔求自己,心里虽然一惊,急忙起身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跟他通话,但心里却没有引起真正的重视。

  也是,在京城,韩家怎么说也算是一势力强大的家族,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摆不平的?

  “我打了任家酒店的老板了。”韩振林说道。

  “你怎么又打人了?不是告诉过你了吗?脾气不要暴躁,要注意方法手段。对了,打得严重吗?”韩振庆前两天倒也听韩振林提起过任家酒店的事情,闻言不禁松了一口气。

  虽然打人是不对,对方好歹也是一家酒店的老板,但对于强大的韩家而言,这还真不是什么摆平不了的大事情。

  “不严重,只是踹了一脚。”韩振林回道。

  “就这点事情也至于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吗?行了,没事别来消遣你哥,我正忙着呢。”韩振庆闻言不禁没好气道。

  一个地方二三线城市来京城开酒店的土老板而已,踹一脚对于韩家又算什么屁事。

  “可,可我是当着黄爷爷的面踹的!”韩振林见他哥哥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哭着声音说道。

  “黄爷爷?哪个黄爷爷!啊,你是说黄昌宇的爷爷!”韩振庆闻言先是微微一愣,随即马上跳了起来,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黄昌宇的爷爷啊!就算他爸见了他都得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说话,如今他弟弟却当着他的面打人,这还了得?

  “是的,我也不……”韩振林哭着道。

  “你他妈的脑子进水了吗?连这点轻重都分不清楚了吗?”韩振庆见果真是那位传奇老人,没等韩振林把话说完便劈头骂了过去。

  “哥,你先别急着骂我。你先听我说完,我也没想到当时黄老会在包厢里啊。”韩振林见他哥骂他,欲哭无泪道。

  “好,好你说,说清楚一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韩振庆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闻言马上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于是韩振林把大致的事情跟他哥叙述了一遍,韩振庆越听心里越害怕,同时也万分好奇跟黄老在一起的人尤其韩振林提到的那位年轻人究竟是谁。

  在共和国,他还真想不起有哪位年轻人能跟黄老平起平坐的,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哥,你看这件事能不能找黄昌宇帮忙说说情,你跟他关系不是还挺好的吗?”韩振林讲述完了之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不用你提醒,不过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别心存侥幸,马上给爸打个电话,把事情跟他说一遍,我现在也马上给黄昌宇打个电话打听打听看。”韩振庆表情无比凝重地说道。

  开玩笑,到了黄老这等级别,又岂是他们这些小年轻私底下能解决的。

  “可,可是,这件事要是让爸知道,他一定……”韩振林最怕的就是这件事捅到父亲那边去,闻言不禁一阵害怕。

  “混账,你以为这件事到了现在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吗?我告诉你,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你会连累到我们整个家族!”韩振庆闻言气得差点想直接通过电磁波揍韩振林一顿。

  韩振林不是傻子,他也清楚这一点,也正因为这样,他才害怕给他父亲打电话,总妄想着私底下解决掉,但如今韩振庆这么一吼,他的妄想就彻底破灭了,挂了韩振庆的电话之后,马上给他的父亲韩清羽拨去了电话。

  当韩振林无奈给他爸打电话时,韩振庆也一刻都不敢耽误地给远在云岭省的黄昌宇拨去电话。

  打通电话后,韩振庆没跟黄昌宇客套,直接把事情大致跟他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昌宇哥,看在我的面子上,您看这件事您有没有办法跟您爷爷说说情?您也知道,振林这家伙就是脾气暴了点,喜欢动手动脚的,但做事情还是有分寸的,这次是实在不知道您爷爷也在包厢里用餐,并不是有意冲撞他老人家。”

  “你说有位年轻人也在包厢里?还有这家酒店是他朋友和被打的老板一起开的?”黄昌宇语气严肃地问道。

  “是的。”韩振庆想了想肯定地回道。

  “如果是这样,那这件事我是不会帮忙的。”黄昌宇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冰冷地扔下一句话,然后便直接挂了电话。

  黄昌宇当然知道那位年轻人就是夏云杰,而夏云杰是谁?撇开他爷爷的忘年交身份,他可是他黄昌宇的救命恩人,当初要不是他看出他得了脑瘤,又帮他治好,恐怕他已经英年早逝了。如今倒好,韩振庆的弟弟欺负人竟然欺负到他救命恩人的人的头上,竟然还期望他去帮忙说情,这有可能吗?若他现在在京城,他非狠狠揍韩振林一顿不可。

  韩振庆没想到一向给人温文儒雅,待人也较为热情的黄昌宇竟然直接挂了自己的电话,不禁站在原地发了好一会儿愣,同时心里也感到阵阵寒意。

  事情比他想象中恐怕还要严重。

  当韩振庆感到阵阵寒意时,他的父亲某部委常务副部长的韩清羽也同样感到阵阵寒意,当然还有近乎火山爆发般的怒气。

  韩清羽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儿子竟然当着黄老的面打人。当然韩清羽这时还没意识到,真正严重的不是他儿子当着黄老的面打人,而是他打了一位叫夏云杰的年轻人的人。

  这才是最可怕的!

  韩清羽的儿子打个人事小,但当着黄老的面打人却是捅破天的大事,所以韩清羽把韩振林给臭骂了一顿之后,没敢耽误,一边叫司机开车送自己去任家酒店,一边给黄培振拨去了电话。

  两人在同一个部委任职,韩清羽是排在第一的常务副部长,而黄培振是排在第三位的副部长。虽然暗地里两人工作上有权力的争斗,但表面上大家都还是一团和气,精诚合作的姿态,人情世故上也都有来往。现在儿子得罪了黄老,韩清羽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给黄培振打电话。

  不管怎么说两人也是同事关系!而黄培振又刚好是黄老的儿子,这种事情,他说话当然管用。

  韩清羽是常务副部长,如今又是韩家家主,他的电话黄培振倒不好不接,所以见是他的来电,黄培振便起身轻手轻脚去包厢外接电话。

  “培振兄,惭愧啊,教子无方冒犯到了老领导了。”电话一接起,黄培振就听到韩清羽道歉的声音。

  要是换成以前,以韩清羽的身份都开口道歉了,黄培振少不得得客套几句,但今天这件事涉及到夏云杰,就连以他的身份也不敢轻易开口客套。

  要知道连李青鸿都得叫夏云杰一声师叔,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他的事情,他黄培振敢胡乱开口跟韩清羽客套吗?

  所以黄培振闻言犹豫了下,道:“清羽同志,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这件事吗?”

  见自己称呼黄培振为培振兄,但对方却一副公事公办地称呼自己为同志,语气也格外的冷淡,韩清羽心里自然难免恼火,怎么说他也是韩家家主,在部委里也是排名在他黄培振前面的常务副部长,但更多的还是一阵不妙的感觉。

  韩清羽当然不怕黄培振,但他却怕黄培振身后的黄家、黄老。黄培振这样的态度,从某种程度上也正说明了黄家还有黄老的态度。

  如今黄家正如日中天,而他韩家以前本就不如黄家,如今更是有走下坡路的趋势,如果黄家尤其黄老因为这件事情对他韩家生出不满,甚至要小题大做,那事情可就大大不妙了。

  而这也是韩清羽急着赶来任家酒店的缘故,否则以他的身份又何至于大晚上的因为儿子踹了人家一脚就急忙忙往酒店赶呢?
都市无上仙医最新章节http://115mm.com/dushiwushangxian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剑道通神都市修真医圣成神神魂至尊制霸女权世界天下超级怪兽工厂电影世界大盗九星霸体诀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