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第515章 质问

都市无上仙医 | 作者:断桥残雪 | 更新时间:2018-11-05 22:35: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神道丹尊万古天帝武炼巅峰至尊狂神我的贴身校花修仙狂徒百炼成仙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罗武神
  “是啊,培振兄。这件事恐怕还要你帮忙劝劝老领导,他老人家年纪大了,生气对身体不好,你放心,这个逆子回去我一定会好好教训。”虽然黄培振的态度冷淡,称呼上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但今晚理亏在自家儿子,而且又是当着黄老的面闹的事情,韩清羽也只能继续放低姿态,厚着老脸说着好话。

  “这件事我也劝不了。”黄培振回道。

  黄培振说的是实话,夏云杰不仅是他父亲的忘年交,更是李青鸿和瞿卫国的长辈,他刚才已经明确发了话,又哪里还有他黄培振劝说的份?

  不过韩清羽却不这么想,黄老身份再超然再尊贵,总归是黄培振的父亲,黄培振又怎么可能劝不了呢?这只能说明两件事,一是黄培振不想帮忙,想借这件事情落落他这位排位在他面前的常务副部长的面子,二那就是黄老对这件事确实比较生气。所以韩清羽闻言心里就很有点恼火,但却不好发作,只好道:“不管如何还是先请培振兄帮忙劝劝老领导,我会尽快赶到酒店。”

  说完韩清羽就挂了黄培振的电话,挂掉黄培振的电话之后,韩清羽面色铁青地重重拍了下座椅,怒火中烧。

  他既怒儿子不争气,竟然给他捅了这么大的一篓子,也怒黄培振得势不让人,竟然这点事情也不愿意帮忙。

  这时华灯闪耀,京城已经过了交通高峰期,黑色的奥迪车在宽敞的马路上飞奔,很快就开到了任家酒店。

  当韩清羽赶到任家酒店时,大堂里除了韩振林、郝旭升还多了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这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郝旭升的父亲,郝东来。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连韩振林都要马上打电话禀告他父亲,郝旭升当然也不敢瞒着他爸。

  不过郝东来这个厅级干部,放在地方上可能是一名大员,但在京城,尤其在黄家面前,还真算不了什么。所以当他听到儿子打来的电话之后,整个人差点没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等他稍微回过魂来之后,就马上赶来任家酒店了。

  不过他虽然比韩清羽先到一步,但以他的身份却根本没资格直接去帝王厅敲门,所以只能在大堂里忐忑不安地跟韩振林等人一起等待着韩清羽的到来。

  “韩部长,您来啦。”见韩清羽总算赶到,郝东来两眼亮了一亮,燃起了一丝希望,急忙迎上去,恭恭敬敬地打招呼道。

  郝东来以前就是韩清羽的下级,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也跟韩清羽的提拔有关系,所以心急如焚的韩清羽自然懒得跟他客气,嗯了一声,便两眼充满怒火地投向韩振林。

  “爸!”韩振林缩着脖子战战兢兢地叫道。

  “混账东西!”韩清羽抬手就给了韩振林一巴掌,打得他脸颊都有些肿起来,看得郝旭升感到阵阵寒意,手脚都忍不住抖了起来。不过郝旭升的爸爸虽然长得肥头大耳,但能官至正厅级,还是有几分处事能力的,见状走到韩清羽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提醒道:“韩部长,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打也迟了,还是先想办法取得黄老的谅解吧。”

  韩清羽自然也知道现在打也迟了,只是不打一下心里的怒气实在没办法发泄,如今打了一两巴掌,郝东来再这么一提醒,韩清羽也就不再打韩振林,瞪了他一眼道:“还不快带路!”

  “他,他们说那个包厢是不对外开放的,所,所以……”韩振林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说道。

  “混账东西!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见儿子刚才倒是挺嚣张的,连酒店的老板也敢打,如今倒好,竟然跟自己说包厢不对外开放,不能上去,气得韩清羽忍不住又扇了他一巴掌。

  他韩清羽是什么身份?可是实权部委的常务副部长,正部职级!在京城还有他不能去的包厢吗?能跟普通顾客一样吗?

  韩振林实在是刚才被包厢里的架势给吓坏了,如今被他父亲再次扇了一巴掌,总算是明白过来,自己父亲可是正部职级的干部,虽然跟黄老尊贵超然的身份没办法比,但跟黄培浩三兄弟比起来却也是不遑多让的。

  这么一明白过来,韩振林虽然又被扇了一巴掌,但心情反倒轻松了一些,急忙带着父亲往直通帝王厅的专用电梯走去。郝东来父子自然也紧跟其后。

  “对不起,韩少,帝王厅是不对……”大堂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几人要去帝王厅,大步上前来拦阻道。

  韩清羽何等身份,他要去酒店用餐,哪家酒店的老总不谦卑地亲自来打招呼?没想到今天到了这里想去个包厢,竟然被一大堂负责接待的经理给拦住了,韩清羽不禁气恼得脸色发青,偏生却又发作不得。

  郝东升倒是个聪明人,见韩清羽脸色难看,马上上前一步拉过负责接待的经理道:“这位是韩部长,他有事情要找黄老。”

  其实负责接待的经理刚才看到韩清羽打韩振林,心里就已经隐约猜到了他的身份,刚才上来拦阻时其实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紧张得要命。如今见郝东升这么一解释,自然不敢再拦阻。

  “妈的,狗眼看人……”见郝东升一抬出父亲的身份,负责接待的经理就马上乖乖地放行,韩振林不禁恢复了几分神气,进了电梯后愤愤地低声骂着,不过却被他父亲严厉的目光扫了一眼之后,后面的话马上硬生生地吞咽了回去。

  “你们等会都给我等在外面。”电梯门打开,韩清羽吩咐道。

  说着,韩清羽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稍微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脸上露出一抹谦虚的微笑,然后大步迈出了电梯门。不过当他快到包厢门口时,脚步却又不知不觉放慢了下来,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为了方便上菜,包厢的门是虚掩着的。韩清羽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句声音,便轻手轻脚地推门走了进去。

  门一推开,韩清羽便如浑身坠入了冰窟。

  韩振林不认识李青鸿和瞿卫国这两位名声虽不外传,但实权却极为吓人的大佬,但到了韩清羽这样级别的人,又是京官,又岂会不认识他们两?尤其是李青鸿,那几乎是跟黄老差不多级别和时代的人物啊!

  如今可好,自己儿子不仅仅只是在黄老面前打了人,而且还在李青鸿面前打了人啊!

  不过韩清羽毕竟不是普通人,很快就调整了心态,冲黄老和李青鸿微微抱拳躬身道:“韩清羽见过两位老领……”

  “你是刚才那个年轻人的父亲?”夏云杰却没等韩清羽把话说完,微微皱了下眉头道。

  见一个年轻人竟然当着黄老等人的面直接打断自己的话,韩清羽脸色微变,目中闪过一丝恼怒,但最终却还是按下心头的怒气,回道:“是的,刚才逆子……”

  没办法,韩清羽虽然不清楚夏云杰的具体身份,但见他既然能和李青鸿一左一右坐在黄老的两边,韩清羽心头虽然有怒气,却也不敢小觑。

  “难道这里的工作人员没有告诉你,帝王厅是不对外开放的吗?”夏云杰没等韩清羽把话说完,再次眉头微皱,面露一丝不快地问道。

  夏云杰才不管韩清羽是部长还是什么长,他只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做东请黄老等人吃一餐,先是他儿子来砸场子,如今又是他来打扰,实在讨人厌恶。

  “这……”韩清羽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官至今时今日的职位,韩清羽还真没被一个年轻人这么当面质问过的?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包厢对不对外开放的事情。

  “韩部长你难道不懂法吗?既然帝王厅不对外开放,那就是酒店的私人地方,没有主人允许是不能随便上来的,还是说你跟你儿子一样,认为自己的身份跟普通人不一样,就可以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夏云杰却再次质问道。

  韩清羽做梦也没想到,夏云杰一个小年轻竟然跟他在这件屁大点的事上大做文章,不禁又羞又恼,但偏生却没办法反驳。

  不是吗?难道就因为你是高官你就能随便闯别人的私人地方吗?

  当然现实情况是另外一回事,可问题是这家酒店是夏云杰的两位****开的。别人或许怕你韩清羽,对你无奈,但夏云杰是什么人,又岂容你父子先是来砸场子,接着又来破坏酒店的规定?

  可惜韩清羽却是不知道这点,这时竟然不知道马上承认错误,反倒露出一丝羞恼之色。

  黄老人老眼不老,他见韩清羽脸上露出一丝羞恼之色,心里暗叹一声,终究还是顾念到当年跟他父亲的一份革命友情,不想让韩清羽糊里糊涂地再惹怒夏云杰,否则恐怕就不仅仅只是他儿子的问题了,开口道:“培振,你带清羽先出去。”

  黄老这一开口,韩清羽浑身都忍不住震了一下,目光惊恐地看向夏云杰。

  官至今时今日这个职级,韩清羽当然是个聪明人。这时哪还看不出来,在这个包厢里,夏云杰虽然年轻,但他的话却非常有分量,甚至连黄老都要忌惮他三分,这才直接开口让黄培振带他出去。“是啊,培振兄。这件事恐怕还要你帮忙劝劝老领导,他老人家年纪大了,生气对身体不好,你放心,这个逆子回去我一定会好好教训。”虽然黄培振的态度冷淡,称呼上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但今晚理亏在自家儿子,而且又是当着黄老的面闹的事情,韩清羽也只能继续放低姿态,厚着老脸说着好话。

  “这件事我也劝不了。”黄培振回道。

  黄培振说的是实话,夏云杰不仅是他父亲的忘年交,更是李青鸿和瞿卫国的长辈,他刚才已经明确发了话,又哪里还有他黄培振劝说的份?

  不过韩清羽却不这么想,黄老身份再超然再尊贵,总归是黄培振的父亲,黄培振又怎么可能劝不了呢?这只能说明两件事,一是黄培振不想帮忙,想借这件事情落落他这位排位在他面前的常务副部长的面子,二那就是黄老对这件事确实比较生气。所以韩清羽闻言心里就很有点恼火,但却不好发作,只好道:“不管如何还是先请培振兄帮忙劝劝老领导,我会尽快赶到酒店。”

  说完韩清羽就挂了黄培振的电话,挂掉黄培振的电话之后,韩清羽面色铁青地重重拍了下座椅,怒火中烧。

  他既怒儿子不争气,竟然给他捅了这么大的一篓子,也怒黄培振得势不让人,竟然这点事情也不愿意帮忙。

  这时华灯闪耀,京城已经过了交通高峰期,黑色的奥迪车在宽敞的马路上飞奔,很快就开到了任家酒店。

  当韩清羽赶到任家酒店时,大堂里除了韩振林、郝旭升还多了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这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郝旭升的父亲,郝东来。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连韩振林都要马上打电话禀告他父亲,郝旭升当然也不敢瞒着他爸。

  不过郝东来这个厅级干部,放在地方上可能是一名大员,但在京城,尤其在黄家面前,还真算不了什么。所以当他听到儿子打来的电话之后,整个人差点没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等他稍微回过魂来之后,就马上赶来任家酒店了。

  不过他虽然比韩清羽先到一步,但以他的身份却根本没资格直接去帝王厅敲门,所以只能在大堂里忐忑不安地跟韩振林等人一起等待着韩清羽的到来。

  “韩部长,您来啦。”见韩清羽总算赶到,郝东来两眼亮了一亮,燃起了一丝希望,急忙迎上去,恭恭敬敬地打招呼道。

  郝东来以前就是韩清羽的下级,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也跟韩清羽的提拔有关系,所以心急如焚的韩清羽自然懒得跟他客气,嗯了一声,便两眼充满怒火地投向韩振林。

  “爸!”韩振林缩着脖子战战兢兢地叫道。

  “混账东西!”韩清羽抬手就给了韩振林一巴掌,打得他脸颊都有些肿起来,看得郝旭升感到阵阵寒意,手脚都忍不住抖了起来。不过郝旭升的爸爸虽然长得肥头大耳,但能官至正厅级,还是有几分处事能力的,见状走到韩清羽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提醒道:“韩部长,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打也迟了,还是先想办法取得黄老的谅解吧。”

  韩清羽自然也知道现在打也迟了,只是不打一下心里的怒气实在没办法发泄,如今打了一两巴掌,郝东来再这么一提醒,韩清羽也就不再打韩振林,瞪了他一眼道:“还不快带路!”

  “他,他们说那个包厢是不对外开放的,所,所以……”韩振林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说道。

  “混账东西!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见儿子刚才倒是挺嚣张的,连酒店的老板也敢打,如今倒好,竟然跟自己说包厢不对外开放,不能上去,气得韩清羽忍不住又扇了他一巴掌。

  他韩清羽是什么身份?可是实权部委的常务副部长,正部职级!在京城还有他不能去的包厢吗?能跟普通顾客一样吗?

  韩振林实在是刚才被包厢里的架势给吓坏了,如今被他父亲再次扇了一巴掌,总算是明白过来,自己父亲可是正部职级的干部,虽然跟黄老尊贵超然的身份没办法比,但跟黄培浩三兄弟比起来却也是不遑多让的。

  这么一明白过来,韩振林虽然又被扇了一巴掌,但心情反倒轻松了一些,急忙带着父亲往直通帝王厅的专用电梯走去。郝东来父子自然也紧跟其后。

  “对不起,韩少,帝王厅是不对……”大堂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几人要去帝王厅,大步上前来拦阻道。

  韩清羽何等身份,他要去酒店用餐,哪家酒店的老总不谦卑地亲自来打招呼?没想到今天到了这里想去个包厢,竟然被一大堂负责接待的经理给拦住了,韩清羽不禁气恼得脸色发青,偏生却又发作不得。

  郝东升倒是个聪明人,见韩清羽脸色难看,马上上前一步拉过负责接待的经理道:“这位是韩部长,他有事情要找黄老。”

  其实负责接待的经理刚才看到韩清羽打韩振林,心里就已经隐约猜到了他的身份,刚才上来拦阻时其实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紧张得要命。如今见郝东升这么一解释,自然不敢再拦阻。

  “妈的,狗眼看人……”见郝东升一抬出父亲的身份,负责接待的经理就马上乖乖地放行,韩振林不禁恢复了几分神气,进了电梯后愤愤地低声骂着,不过却被他父亲严厉的目光扫了一眼之后,后面的话马上硬生生地吞咽了回去。

  “你们等会都给我等在外面。”电梯门打开,韩清羽吩咐道。

  说着,韩清羽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稍微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脸上露出一抹谦虚的微笑,然后大步迈出了电梯门。不过当他快到包厢门口时,脚步却又不知不觉放慢了下来,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为了方便上菜,包厢的门是虚掩着的。韩清羽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句声音,便轻手轻脚地推门走了进去。

  门一推开,韩清羽便如浑身坠入了冰窟。

  韩振林不认识李青鸿和瞿卫国这两位名声虽不外传,但实权却极为吓人的大佬,但到了韩清羽这样级别的人,又是京官,又岂会不认识他们两?尤其是李青鸿,那几乎是跟黄老差不多级别和时代的人物啊!

  如今可好,自己儿子不仅仅只是在黄老面前打了人,而且还在李青鸿面前打了人啊!

  不过韩清羽毕竟不是普通人,很快就调整了心态,冲黄老和李青鸿微微抱拳躬身道:“韩清羽见过两位老领……”

  “你是刚才那个年轻人的父亲?”夏云杰却没等韩清羽把话说完,微微皱了下眉头道。

  见一个年轻人竟然当着黄老等人的面直接打断自己的话,韩清羽脸色微变,目中闪过一丝恼怒,但最终却还是按下心头的怒气,回道:“是的,刚才逆子……”

  没办法,韩清羽虽然不清楚夏云杰的具体身份,但见他既然能和李青鸿一左一右坐在黄老的两边,韩清羽心头虽然有怒气,却也不敢小觑。

  “难道这里的工作人员没有告诉你,帝王厅是不对外开放的吗?”夏云杰没等韩清羽把话说完,再次眉头微皱,面露一丝不快地问道。

  夏云杰才不管韩清羽是部长还是什么长,他只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做东请黄老等人吃一餐,先是他儿子来砸场子,如今又是他来打扰,实在讨人厌恶。

  “这……”韩清羽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官至今时今日的职位,韩清羽还真没被一个年轻人这么当面质问过的?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包厢对不对外开放的事情。

  “韩部长你难道不懂法吗?既然帝王厅不对外开放,那就是酒店的私人地方,没有主人允许是不能随便上来的,还是说你跟你儿子一样,认为自己的身份跟普通人不一样,就可以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夏云杰却再次质问道。

  韩清羽做梦也没想到,夏云杰一个小年轻竟然跟他在这件屁大点的事上大做文章,不禁又羞又恼,但偏生却没办法反驳。

  不是吗?难道就因为你是高官你就能随便闯别人的私人地方吗?

  当然现实情况是另外一回事,可问题是这家酒店是夏云杰的两位****开的。别人或许怕你韩清羽,对你无奈,但夏云杰是什么人,又岂容你父子先是来砸场子,接着又来破坏酒店的规定?

  可惜韩清羽却是不知道这点,这时竟然不知道马上承认错误,反倒露出一丝羞恼之色。

  黄老人老眼不老,他见韩清羽脸上露出一丝羞恼之色,心里暗叹一声,终究还是顾念到当年跟他父亲的一份革命友情,不想让韩清羽糊里糊涂地再惹怒夏云杰,否则恐怕就不仅仅只是他儿子的问题了,开口道:“培振,你带清羽先出去。”

  黄老这一开口,韩清羽浑身都忍不住震了一下,目光惊恐地看向夏云杰。

  官至今时今日这个职级,韩清羽当然是个聪明人。这时哪还看不出来,在这个包厢里,夏云杰虽然年轻,但他的话却非常有分量,甚至连黄老都要忌惮他三分,这才直接开口让黄培振带他出去。“是啊,培振兄。这件事恐怕还要你帮忙劝劝老领导,他老人家年纪大了,生气对身体不好,你放心,这个逆子回去我一定会好好教训。”虽然黄培振的态度冷淡,称呼上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但今晚理亏在自家儿子,而且又是当着黄老的面闹的事情,韩清羽也只能继续放低姿态,厚着老脸说着好话。

  “这件事我也劝不了。”黄培振回道。

  黄培振说的是实话,夏云杰不仅是他父亲的忘年交,更是李青鸿和瞿卫国的长辈,他刚才已经明确发了话,又哪里还有他黄培振劝说的份?

  不过韩清羽却不这么想,黄老身份再超然再尊贵,总归是黄培振的父亲,黄培振又怎么可能劝不了呢?这只能说明两件事,一是黄培振不想帮忙,想借这件事情落落他这位排位在他面前的常务副部长的面子,二那就是黄老对这件事确实比较生气。所以韩清羽闻言心里就很有点恼火,但却不好发作,只好道:“不管如何还是先请培振兄帮忙劝劝老领导,我会尽快赶到酒店。”

  说完韩清羽就挂了黄培振的电话,挂掉黄培振的电话之后,韩清羽面色铁青地重重拍了下座椅,怒火中烧。

  他既怒儿子不争气,竟然给他捅了这么大的一篓子,也怒黄培振得势不让人,竟然这点事情也不愿意帮忙。

  这时华灯闪耀,京城已经过了交通高峰期,黑色的奥迪车在宽敞的马路上飞奔,很快就开到了任家酒店。

  当韩清羽赶到任家酒店时,大堂里除了韩振林、郝旭升还多了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这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郝旭升的父亲,郝东来。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连韩振林都要马上打电话禀告他父亲,郝旭升当然也不敢瞒着他爸。

  不过郝东来这个厅级干部,放在地方上可能是一名大员,但在京城,尤其在黄家面前,还真算不了什么。所以当他听到儿子打来的电话之后,整个人差点没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等他稍微回过魂来之后,就马上赶来任家酒店了。

  不过他虽然比韩清羽先到一步,但以他的身份却根本没资格直接去帝王厅敲门,所以只能在大堂里忐忑不安地跟韩振林等人一起等待着韩清羽的到来。

  “韩部长,您来啦。”见韩清羽总算赶到,郝东来两眼亮了一亮,燃起了一丝希望,急忙迎上去,恭恭敬敬地打招呼道。

  郝东来以前就是韩清羽的下级,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也跟韩清羽的提拔有关系,所以心急如焚的韩清羽自然懒得跟他客气,嗯了一声,便两眼充满怒火地投向韩振林。

  “爸!”韩振林缩着脖子战战兢兢地叫道。

  “混账东西!”韩清羽抬手就给了韩振林一巴掌,打得他脸颊都有些肿起来,看得郝旭升感到阵阵寒意,手脚都忍不住抖了起来。不过郝旭升的爸爸虽然长得肥头大耳,但能官至正厅级,还是有几分处事能力的,见状走到韩清羽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提醒道:“韩部长,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打也迟了,还是先想办法取得黄老的谅解吧。”

  韩清羽自然也知道现在打也迟了,只是不打一下心里的怒气实在没办法发泄,如今打了一两巴掌,郝东来再这么一提醒,韩清羽也就不再打韩振林,瞪了他一眼道:“还不快带路!”

  “他,他们说那个包厢是不对外开放的,所,所以……”韩振林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说道。

  “混账东西!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见儿子刚才倒是挺嚣张的,连酒店的老板也敢打,如今倒好,竟然跟自己说包厢不对外开放,不能上去,气得韩清羽忍不住又扇了他一巴掌。

  他韩清羽是什么身份?可是实权部委的常务副部长,正部职级!在京城还有他不能去的包厢吗?能跟普通顾客一样吗?

  韩振林实在是刚才被包厢里的架势给吓坏了,如今被他父亲再次扇了一巴掌,总算是明白过来,自己父亲可是正部职级的干部,虽然跟黄老尊贵超然的身份没办法比,但跟黄培浩三兄弟比起来却也是不遑多让的。

  这么一明白过来,韩振林虽然又被扇了一巴掌,但心情反倒轻松了一些,急忙带着父亲往直通帝王厅的专用电梯走去。郝东来父子自然也紧跟其后。

  “对不起,韩少,帝王厅是不对……”大堂负责接待的经理见韩振林几人要去帝王厅,大步上前来拦阻道。

  韩清羽何等身份,他要去酒店用餐,哪家酒店的老总不谦卑地亲自来打招呼?没想到今天到了这里想去个包厢,竟然被一大堂负责接待的经理给拦住了,韩清羽不禁气恼得脸色发青,偏生却又发作不得。

  郝东升倒是个聪明人,见韩清羽脸色难看,马上上前一步拉过负责接待的经理道:“这位是韩部长,他有事情要找黄老。”

  其实负责接待的经理刚才看到韩清羽打韩振林,心里就已经隐约猜到了他的身份,刚才上来拦阻时其实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紧张得要命。如今见郝东升这么一解释,自然不敢再拦阻。

  “妈的,狗眼看人……”见郝东升一抬出父亲的身份,负责接待的经理就马上乖乖地放行,韩振林不禁恢复了几分神气,进了电梯后愤愤地低声骂着,不过却被他父亲严厉的目光扫了一眼之后,后面的话马上硬生生地吞咽了回去。

  “你们等会都给我等在外面。”电梯门打开,韩清羽吩咐道。

  说着,韩清羽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稍微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脸上露出一抹谦虚的微笑,然后大步迈出了电梯门。不过当他快到包厢门口时,脚步却又不知不觉放慢了下来,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为了方便上菜,包厢的门是虚掩着的。韩清羽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句声音,便轻手轻脚地推门走了进去。

  门一推开,韩清羽便如浑身坠入了冰窟。

  韩振林不认识李青鸿和瞿卫国这两位名声虽不外传,但实权却极为吓人的大佬,但到了韩清羽这样级别的人,又是京官,又岂会不认识他们两?尤其是李青鸿,那几乎是跟黄老差不多级别和时代的人物啊!

  如今可好,自己儿子不仅仅只是在黄老面前打了人,而且还在李青鸿面前打了人啊!

  不过韩清羽毕竟不是普通人,很快就调整了心态,冲黄老和李青鸿微微抱拳躬身道:“韩清羽见过两位老领……”

  “你是刚才那个年轻人的父亲?”夏云杰却没等韩清羽把话说完,微微皱了下眉头道。

  见一个年轻人竟然当着黄老等人的面直接打断自己的话,韩清羽脸色微变,目中闪过一丝恼怒,但最终却还是按下心头的怒气,回道:“是的,刚才逆子……”

  没办法,韩清羽虽然不清楚夏云杰的具体身份,但见他既然能和李青鸿一左一右坐在黄老的两边,韩清羽心头虽然有怒气,却也不敢小觑。

  “难道这里的工作人员没有告诉你,帝王厅是不对外开放的吗?”夏云杰没等韩清羽把话说完,再次眉头微皱,面露一丝不快地问道。

  夏云杰才不管韩清羽是部长还是什么长,他只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做东请黄老等人吃一餐,先是他儿子来砸场子,如今又是他来打扰,实在讨人厌恶。

  “这……”韩清羽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官至今时今日的职位,韩清羽还真没被一个年轻人这么当面质问过的?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包厢对不对外开放的事情。

  “韩部长你难道不懂法吗?既然帝王厅不对外开放,那就是酒店的私人地方,没有主人允许是不能随便上来的,还是说你跟你儿子一样,认为自己的身份跟普通人不一样,就可以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夏云杰却再次质问道。

  韩清羽做梦也没想到,夏云杰一个小年轻竟然跟他在这件屁大点的事上大做文章,不禁又羞又恼,但偏生却没办法反驳。

  不是吗?难道就因为你是高官你就能随便闯别人的私人地方吗?

  当然现实情况是另外一回事,可问题是这家酒店是夏云杰的两位****开的。别人或许怕你韩清羽,对你无奈,但夏云杰是什么人,又岂容你父子先是来砸场子,接着又来破坏酒店的规定?

  可惜韩清羽却是不知道这点,这时竟然不知道马上承认错误,反倒露出一丝羞恼之色。

  黄老人老眼不老,他见韩清羽脸上露出一丝羞恼之色,心里暗叹一声,终究还是顾念到当年跟他父亲的一份革命友情,不想让韩清羽糊里糊涂地再惹怒夏云杰,否则恐怕就不仅仅只是他儿子的问题了,开口道:“培振,你带清羽先出去。”

  黄老这一开口,韩清羽浑身都忍不住震了一下,目光惊恐地看向夏云杰。

  官至今时今日这个职级,韩清羽当然是个聪明人。这时哪还看不出来,在这个包厢里,夏云杰虽然年轻,但他的话却非常有分量,甚至连黄老都要忌惮他三分,这才直接开口让黄培振带他出去。
都市无上仙医最新章节http://115mm.com/dushiwushangxian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游花丛轮回乐园网游之末日剑仙纵猎天下英雄联盟之传奇正盛网游之三国无双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网游之神王法则三国之王牌大领主王者荣耀之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