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第516章 恐怖人物

都市无上仙医 | 作者:断桥残雪 | 更新时间:2018-11-05 22:35: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我的贴身校花神道丹尊至尊狂神带着农场混异界万古天帝武炼巅峰百炼成仙修仙狂徒武逆
  既然想明白这一点,韩清羽当然不敢再逞强,见黄培振起身要带他出去,老老实实地冲包厢里的人抱拳鞠躬道:“两位老领导,各位,对不起,打扰了!”

  说完,韩清羽再次用带着一丝惊恐的目光看了夏云杰一眼,到现在他还是无法想象,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连黄老似乎都对他忌惮三分?

  黄培振带着韩清羽出了包厢,见韩振林等三人在包厢外候着,不禁暗暗摇摇头,然后冲韩清羽语重心长地道:“清羽兄,儿子是儿子,你是你,这件事我建议你不要插手了,!”

  “培振兄,我们也算是多年同僚了,年轻的时候也是一起玩的伙伴,这次我是以私人的身份问你一句,那个年轻人究竟是谁?振林这件事究竟有多严重?”韩清羽闻言浑身一震,然后双手紧握着黄培振的手,面色凝重地问道。

  “夏老师究竟什么身份,我无法回答你,但有一点我可以非常清楚地告诉你,只要是理站在夏老师这边,不管是谁,我们黄家和李叔叔他们都会竭尽全力支持他!”黄培振犹豫了下,面色严肃地回道。

  饶是韩清羽也算是一位人物,听到这话还是直冒寒气,四肢冰冷。

  中国历来官场上讲话是很讲究的,很多时候都是不会把话说透说死,总是讲一半让对方揣摩一半,还给自己留一点回旋余地。但现在呢?黄培振却把话说得这么明白透彻,甚至连“竭尽全力”这个词都说了出来。可想而知,只要得罪夏云杰,那绝对就是同时得罪黄家和李青鸿他们。

  黄家啊,那可是整个共和国政坛上五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的强大家族,而李青鸿呢,他虽然没有后代子孙,在共和国也素来低调没有什么名气,但事实上,内心深处,韩清羽对他的忌惮似乎更深一些。因为他掌控的力量从来都是处在暗处,不像黄家基本上都摆在明面上,不仅如此,他有两个养子,一位是继承了他的位置,而另外一位则是“封疆大吏”西岭省省委书记,光李青鸿摆在明面上的两个养子,韩清羽就兴不起一丝跟他老人家对抗的念头,更别说还有暗中的势力呢?

  而现在呢,得罪夏云杰就是同时得罪李青鸿和黄家,韩清羽真是想想都浑身毛发啊!

  “至于振林,你知道他打的是谁吗?他打的人是夏老师女朋友的合作伙伴。还有你知道他为什么打人吗?是因为他想空手套白狼,强行入股,而任老板不同意。好了,言尽于此清羽兄,现在还请你带着他们先下去吧。”黄培振接着说道。

  听完黄培振的话,韩清羽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得,这件事还远远不只是当着黄老等人面打人这么“简单”,而是自家的儿子竟然欺负人欺负到了连黄培浩、瞿卫国这等比他实权还要大,都只能在下首陪坐的年轻人的女朋友头上。

  这件事严重到何等程度,根本不用黄培振明说,韩清羽也很清楚,就算自己的面子也根本不够格。

  不是吗?现在他不就被赶出来了吗?甚至都不能等在帝王厅包厢外的过道里。

  “谢谢你培振兄,那我先下去,如果有可能,请你务必要帮忙说几句好话。”韩清羽心里虽然拔凉拔凉,但手却把黄培振握得更紧,好像黄培振是他的生死之交一样。

  “清羽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老实说吧,这件事夏老师已经开了口,我是不敢再开口帮忙说话的。”黄培振苦笑着摇摇头道。

  黄培振是什么身份,连他都说不敢开口帮忙说话,可想而知夏云杰在他心中的地位,饶是韩清羽刚才已经听明白夏云杰身份非同寻常,听到这话还是浑身一震,感到阵阵寒意袭来,冷汗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黄培振说完这话后就回包厢了,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也知道以韩清羽的脑子应该能分清形势。

  韩清羽确实分清形势了,所以以他的身份当黄培振返回包厢时,他没有任何犹豫地便带着韩振林等三人离开了五楼。

  只是离开五楼之后,韩清羽并没有离开酒店。

  血溶于水的父子感情,若韩振林只是闹了点小事的话,他韩清羽倒还真能放得开手,但现在听了黄培振的话,他反倒越发不敢就此放手了。在李青鸿这等级别的大佬眼里,他韩清羽的儿子其实跟普通人的儿子没有多大区别,他们处置起来根本不会有什么忌惮,这要是从重处置,搞不好把牢房坐穿都有可能啊。

  要是韩振林因为这件事情把牢房坐穿,别说他自己还有家人感情上肯定很受伤,最要命的是他们韩家也很有可能从此就会走向败落,一蹶不振。

  试想一下,韩振林锒铛入狱,而是还是判重刑的话,别人会怎么看他们韩家,估计十有**觉得他们韩家完了,估计韩清羽官也到头了,上头已经对他不满意了,否则又岂会连儿子都保不住?当然如果有心人再挖掘下去,发现他韩清羽竟然得罪了黄老和李老,那恐怕马上那些跟着他的人都要想办法跟他扯清关系了。

  黄老、李老啊,整个共和国又有几个人惹的起,如果是两个人一起,估计整个共和国没有一个人能惹得起吧。

  下了楼,坐在大堂候客厅里,看着韩清羽一脸阴沉的表情,韩振林三人都没敢开口问他话,心儿却一直往下沉。

  他们又不是傻子,以韩清羽的身份进了包厢,竟然没一分钟就退了出来,而且现在更是退到了大堂候客厅,可想而知这件事麻烦大了。

  “爸,你们怎么在这里?事情怎么样了?”当韩清羽四人坐在候客厅里沉默无语时,终究不放心的韩振庆赶到了任家酒店,见状又是担心又是惊讶地问道。

  “你来得正好。我问问你看,振林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又参与了多少?”见大儿子赶过来,韩清羽脑子清醒了一些,强提起精神问道。

  韩清羽当然清楚,若李青鸿他们要真要拿韩振林是问,绝对不会仅限于今晚这件事情。这件事说到底也只是打人斗殴,当事人也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势,真要惩罚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韩清羽之所以紧张,主要还是担心这件事会给黄老留下不好印象,所以特意赶来亲自给黄老道个歉,这也是一种态度。但现在事情的发展却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若李青鸿他们真要重罚韩振林,估计都能把他幼儿园犯的事情给翻出来。要知道他可是那个特殊部门的老领导,他的养子瞿卫国是现任领导,查这么点事情实在太简单了,所以韩清羽必需得未雨绸缪,做最坏的打算。既然想明白这一点,韩清羽当然不敢再逞强,见黄培振起身要带他出去,老老实实地冲包厢里的人抱拳鞠躬道:“两位老领导,各位,对不起,打扰了!”

  说完,韩清羽再次用带着一丝惊恐的目光看了夏云杰一眼,到现在他还是无法想象,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连黄老似乎都对他忌惮三分?

  黄培振带着韩清羽出了包厢,见韩振林等三人在包厢外候着,不禁暗暗摇摇头,然后冲韩清羽语重心长地道:“清羽兄,儿子是儿子,你是你,这件事我建议你不要插手了,!”

  “培振兄,我们也算是多年同僚了,年轻的时候也是一起玩的伙伴,这次我是以私人的身份问你一句,那个年轻人究竟是谁?振林这件事究竟有多严重?”韩清羽闻言浑身一震,然后双手紧握着黄培振的手,面色凝重地问道。

  “夏老师究竟什么身份,我无法回答你,但有一点我可以非常清楚地告诉你,只要是理站在夏老师这边,不管是谁,我们黄家和李叔叔他们都会竭尽全力支持他!”黄培振犹豫了下,面色严肃地回道。

  饶是韩清羽也算是一位人物,听到这话还是直冒寒气,四肢冰冷。

  中国历来官场上讲话是很讲究的,很多时候都是不会把话说透说死,总是讲一半让对方揣摩一半,还给自己留一点回旋余地。但现在呢?黄培振却把话说得这么明白透彻,甚至连“竭尽全力”这个词都说了出来。可想而知,只要得罪夏云杰,那绝对就是同时得罪黄家和李青鸿他们。

  黄家啊,那可是整个共和国政坛上五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的强大家族,而李青鸿呢,他虽然没有后代子孙,在共和国也素来低调没有什么名气,但事实上,内心深处,韩清羽对他的忌惮似乎更深一些。因为他掌控的力量从来都是处在暗处,不像黄家基本上都摆在明面上,不仅如此,他有两个养子,一位是继承了他的位置,而另外一位则是“封疆大吏”西岭省省委书记,光李青鸿摆在明面上的两个养子,韩清羽就兴不起一丝跟他老人家对抗的念头,更别说还有暗中的势力呢?

  而现在呢,得罪夏云杰就是同时得罪李青鸿和黄家,韩清羽真是想想都浑身毛发啊!

  “至于振林,你知道他打的是谁吗?他打的人是夏老师女朋友的合作伙伴。还有你知道他为什么打人吗?是因为他想空手套白狼,强行入股,而任老板不同意。好了,言尽于此清羽兄,现在还请你带着他们先下去吧。”黄培振接着说道。

  听完黄培振的话,韩清羽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得,这件事还远远不只是当着黄老等人面打人这么“简单”,而是自家的儿子竟然欺负人欺负到了连黄培浩、瞿卫国这等比他实权还要大,都只能在下首陪坐的年轻人的女朋友头上。

  这件事严重到何等程度,根本不用黄培振明说,韩清羽也很清楚,就算自己的面子也根本不够格。

  不是吗?现在他不就被赶出来了吗?甚至都不能等在帝王厅包厢外的过道里。

  “谢谢你培振兄,那我先下去,如果有可能,请你务必要帮忙说几句好话。”韩清羽心里虽然拔凉拔凉,但手却把黄培振握得更紧,好像黄培振是他的生死之交一样。

  “清羽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老实说吧,这件事夏老师已经开了口,我是不敢再开口帮忙说话的。”黄培振苦笑着摇摇头道。

  黄培振是什么身份,连他都说不敢开口帮忙说话,可想而知夏云杰在他心中的地位,饶是韩清羽刚才已经听明白夏云杰身份非同寻常,听到这话还是浑身一震,感到阵阵寒意袭来,冷汗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黄培振说完这话后就回包厢了,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也知道以韩清羽的脑子应该能分清形势。

  韩清羽确实分清形势了,所以以他的身份当黄培振返回包厢时,他没有任何犹豫地便带着韩振林等三人离开了五楼。

  只是离开五楼之后,韩清羽并没有离开酒店。

  血溶于水的父子感情,若韩振林只是闹了点小事的话,他韩清羽倒还真能放得开手,但现在听了黄培振的话,他反倒越发不敢就此放手了。在李青鸿这等级别的大佬眼里,他韩清羽的儿子其实跟普通人的儿子没有多大区别,他们处置起来根本不会有什么忌惮,这要是从重处置,搞不好把牢房坐穿都有可能啊。

  要是韩振林因为这件事情把牢房坐穿,别说他自己还有家人感情上肯定很受伤,最要命的是他们韩家也很有可能从此就会走向败落,一蹶不振。

  试想一下,韩振林锒铛入狱,而是还是判重刑的话,别人会怎么看他们韩家,估计十有**觉得他们韩家完了,估计韩清羽官也到头了,上头已经对他不满意了,否则又岂会连儿子都保不住?当然如果有心人再挖掘下去,发现他韩清羽竟然得罪了黄老和李老,那恐怕马上那些跟着他的人都要想办法跟他扯清关系了。

  黄老、李老啊,整个共和国又有几个人惹的起,如果是两个人一起,估计整个共和国没有一个人能惹得起吧。

  下了楼,坐在大堂候客厅里,看着韩清羽一脸阴沉的表情,韩振林三人都没敢开口问他话,心儿却一直往下沉。

  他们又不是傻子,以韩清羽的身份进了包厢,竟然没一分钟就退了出来,而且现在更是退到了大堂候客厅,可想而知这件事麻烦大了。

  “爸,你们怎么在这里?事情怎么样了?”当韩清羽四人坐在候客厅里沉默无语时,终究不放心的韩振庆赶到了任家酒店,见状又是担心又是惊讶地问道。

  “你来得正好。我问问你看,振林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又参与了多少?”见大儿子赶过来,韩清羽脑子清醒了一些,强提起精神问道。

  韩清羽当然清楚,若李青鸿他们要真要拿韩振林是问,绝对不会仅限于今晚这件事情。这件事说到底也只是打人斗殴,当事人也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势,真要惩罚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韩清羽之所以紧张,主要还是担心这件事会给黄老留下不好印象,所以特意赶来亲自给黄老道个歉,这也是一种态度。但现在事情的发展却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若李青鸿他们真要重罚韩振林,估计都能把他幼儿园犯的事情给翻出来。要知道他可是那个特殊部门的老领导,他的养子瞿卫国是现任领导,查这么点事情实在太简单了,所以韩清羽必需得未雨绸缪,做最坏的打算。既然想明白这一点,韩清羽当然不敢再逞强,见黄培振起身要带他出去,老老实实地冲包厢里的人抱拳鞠躬道:“两位老领导,各位,对不起,打扰了!”

  说完,韩清羽再次用带着一丝惊恐的目光看了夏云杰一眼,到现在他还是无法想象,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连黄老似乎都对他忌惮三分?

  黄培振带着韩清羽出了包厢,见韩振林等三人在包厢外候着,不禁暗暗摇摇头,然后冲韩清羽语重心长地道:“清羽兄,儿子是儿子,你是你,这件事我建议你不要插手了,!”

  “培振兄,我们也算是多年同僚了,年轻的时候也是一起玩的伙伴,这次我是以私人的身份问你一句,那个年轻人究竟是谁?振林这件事究竟有多严重?”韩清羽闻言浑身一震,然后双手紧握着黄培振的手,面色凝重地问道。

  “夏老师究竟什么身份,我无法回答你,但有一点我可以非常清楚地告诉你,只要是理站在夏老师这边,不管是谁,我们黄家和李叔叔他们都会竭尽全力支持他!”黄培振犹豫了下,面色严肃地回道。

  饶是韩清羽也算是一位人物,听到这话还是直冒寒气,四肢冰冷。

  中国历来官场上讲话是很讲究的,很多时候都是不会把话说透说死,总是讲一半让对方揣摩一半,还给自己留一点回旋余地。但现在呢?黄培振却把话说得这么明白透彻,甚至连“竭尽全力”这个词都说了出来。可想而知,只要得罪夏云杰,那绝对就是同时得罪黄家和李青鸿他们。

  黄家啊,那可是整个共和国政坛上五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的强大家族,而李青鸿呢,他虽然没有后代子孙,在共和国也素来低调没有什么名气,但事实上,内心深处,韩清羽对他的忌惮似乎更深一些。因为他掌控的力量从来都是处在暗处,不像黄家基本上都摆在明面上,不仅如此,他有两个养子,一位是继承了他的位置,而另外一位则是“封疆大吏”西岭省省委书记,光李青鸿摆在明面上的两个养子,韩清羽就兴不起一丝跟他老人家对抗的念头,更别说还有暗中的势力呢?

  而现在呢,得罪夏云杰就是同时得罪李青鸿和黄家,韩清羽真是想想都浑身毛发啊!

  “至于振林,你知道他打的是谁吗?他打的人是夏老师女朋友的合作伙伴。还有你知道他为什么打人吗?是因为他想空手套白狼,强行入股,而任老板不同意。好了,言尽于此清羽兄,现在还请你带着他们先下去吧。”黄培振接着说道。

  听完黄培振的话,韩清羽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得,这件事还远远不只是当着黄老等人面打人这么“简单”,而是自家的儿子竟然欺负人欺负到了连黄培浩、瞿卫国这等比他实权还要大,都只能在下首陪坐的年轻人的女朋友头上。

  这件事严重到何等程度,根本不用黄培振明说,韩清羽也很清楚,就算自己的面子也根本不够格。

  不是吗?现在他不就被赶出来了吗?甚至都不能等在帝王厅包厢外的过道里。

  “谢谢你培振兄,那我先下去,如果有可能,请你务必要帮忙说几句好话。”韩清羽心里虽然拔凉拔凉,但手却把黄培振握得更紧,好像黄培振是他的生死之交一样。

  “清羽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老实说吧,这件事夏老师已经开了口,我是不敢再开口帮忙说话的。”黄培振苦笑着摇摇头道。

  黄培振是什么身份,连他都说不敢开口帮忙说话,可想而知夏云杰在他心中的地位,饶是韩清羽刚才已经听明白夏云杰身份非同寻常,听到这话还是浑身一震,感到阵阵寒意袭来,冷汗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黄培振说完这话后就回包厢了,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也知道以韩清羽的脑子应该能分清形势。

  韩清羽确实分清形势了,所以以他的身份当黄培振返回包厢时,他没有任何犹豫地便带着韩振林等三人离开了五楼。

  只是离开五楼之后,韩清羽并没有离开酒店。

  血溶于水的父子感情,若韩振林只是闹了点小事的话,他韩清羽倒还真能放得开手,但现在听了黄培振的话,他反倒越发不敢就此放手了。在李青鸿这等级别的大佬眼里,他韩清羽的儿子其实跟普通人的儿子没有多大区别,他们处置起来根本不会有什么忌惮,这要是从重处置,搞不好把牢房坐穿都有可能啊。

  要是韩振林因为这件事情把牢房坐穿,别说他自己还有家人感情上肯定很受伤,最要命的是他们韩家也很有可能从此就会走向败落,一蹶不振。

  试想一下,韩振林锒铛入狱,而是还是判重刑的话,别人会怎么看他们韩家,估计十有**觉得他们韩家完了,估计韩清羽官也到头了,上头已经对他不满意了,否则又岂会连儿子都保不住?当然如果有心人再挖掘下去,发现他韩清羽竟然得罪了黄老和李老,那恐怕马上那些跟着他的人都要想办法跟他扯清关系了。

  黄老、李老啊,整个共和国又有几个人惹的起,如果是两个人一起,估计整个共和国没有一个人能惹得起吧。

  下了楼,坐在大堂候客厅里,看着韩清羽一脸阴沉的表情,韩振林三人都没敢开口问他话,心儿却一直往下沉。

  他们又不是傻子,以韩清羽的身份进了包厢,竟然没一分钟就退了出来,而且现在更是退到了大堂候客厅,可想而知这件事麻烦大了。

  “爸,你们怎么在这里?事情怎么样了?”当韩清羽四人坐在候客厅里沉默无语时,终究不放心的韩振庆赶到了任家酒店,见状又是担心又是惊讶地问道。

  “你来得正好。我问问你看,振林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又参与了多少?”见大儿子赶过来,韩清羽脑子清醒了一些,强提起精神问道。

  韩清羽当然清楚,若李青鸿他们要真要拿韩振林是问,绝对不会仅限于今晚这件事情。这件事说到底也只是打人斗殴,当事人也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势,真要惩罚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韩清羽之所以紧张,主要还是担心这件事会给黄老留下不好印象,所以特意赶来亲自给黄老道个歉,这也是一种态度。但现在事情的发展却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若李青鸿他们真要重罚韩振林,估计都能把他幼儿园犯的事情给翻出来。要知道他可是那个特殊部门的老领导,他的养子瞿卫国是现任领导,查这么点事情实在太简单了,所以韩清羽必需得未雨绸缪,做最坏的打算。
都市无上仙医最新章节http://115mm.com/dushiwushangxian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游花丛轮回乐园网游之末日剑仙纵猎天下英雄联盟之传奇正盛网游之三国无双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网游之神王法则三国之王牌大领主王者荣耀之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