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第521章 便宜你了

都市无上仙医 | 作者:断桥残雪 | 更新时间:2018-11-05 23:24: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神道丹尊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至尊狂神修罗武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强屠龙系统异世灵武天下帝霸
  “你没事吧?”夏云杰把马哥一脚踹飞之后,冷冷扫了另外两个男子一眼,见那两个男子个个全都往后退缩,也就懒得再打他们,拉着苏芷妍的手,柔声道。

  “我没事,我们走吧。”苏芷妍看了眼满嘴鲜血的马哥和那位好抱着手臂在哇哇叫的男子,脸色有些苍白道。

  说完苏芷妍便拉着夏云杰的手匆忙上了车子。

  车子开出了服务站,苏芷妍看夏云杰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复杂,有欢喜还似乎有一丝害怕。

  “怎么了?”见自从车子重新上路之后,苏芷妍不时扭头看自己,夏云杰很不习惯地问道。

  “你刚才好凶啊!”苏芷妍犹豫了下,说道。

  “有吗?”夏云杰微微一怔道。

  “有啊,你很少这么凶的!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苏芷妍咬着嘴唇问道,美眸中有着一丝期待的目光。

  “我……”夏云杰被问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却微微一震,刚才一看到苏芷妍受欺负,他似乎确实想都没想就下重手了,跟他平时的作风迥然不同。

  “小气鬼,不用你回答啦。”苏芷妍见夏云杰支吾,似乎一下子完全忘掉了刚才不愉快的事情,白了他一眼之后,脸上重新绽放出了开心的笑容。

  夏云杰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一口气还没彻底放松下来,他却看到苏芷妍朝高速路段,北仓县出口开去。

  仓北县隶属江州市,但已经与省会海州市接轨,刚好处于两个城市的中间。

  在仓北县超胜集团老总钟杨颖有块茶园,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去年,日本阴阳师千叶佳子远赴中国来找钟杨颖时,夏云杰就是在那块茶园跟她见的面,并收服了她。所以夏云杰见苏芷妍车子一拐下了高速直奔仓北县收费站,一口气却又提了上来,心想,这女人不会找了钟杨颖那块地吧。

  心里想着,苏芷妍已经付费过了收费站,然后一路往钟杨颖茶园所在的仓北县括山镇而去。

  括山镇是山林地带,也正是钟杨颖茶园所在地。

  “别告诉我,你找了钟姐那块地?”夏云杰见状苦笑道。

  “真不好玩,又被你猜到了。”苏芷妍白了夏云杰一眼道。

  “这用得着猜吗?钟姐的茶园就在括山镇,你如今又跟钟姐是好姐妹。”夏云杰没好气地道,心情却突然变得很是复杂和微妙。

  自从上次跟钟杨颖在慈善晚会上共舞一曲之后,夏云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她了。他还清楚记得那天晚上他搂着她跳舞,因为经受不住钟杨颖的引诱,手终于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上,差点就要跟她发生了关系,但最终却因为秦岚的一个电话而错过。之后他就没再联系她,但独自一人时,有时候却会不经意想起那一晚的事情,想起手顺着钟杨颖丰腴的腰肢轻轻滑落过那惊人的弧线,落在了那肥软的两瓣臀片上的**触觉,每当这个时候,夏云杰都会有一种冲动要给钟杨颖打电话,但最终却又总是放弃。

  因为夏云杰很清楚,他对钟杨颖并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恋之情,所有的冲动主要还是出于对她**的渴望。夏云杰不想因为这种纯粹出于**的需要而跟钟杨颖发生关系,他认为这是对他和她之间友情的一种亵渎。

  也正因为这样,对钟杨颖夏云杰有一种很复杂微妙的感情,有时候会想跟她见面,但却又总是逃避跟她见面。

  “这么说,这里你以前也来过了?是跟钟姐单独一起来这里的吗?钟姐在茶山上有一幢很不错的度假别墅哦!你们两个有没有……”苏芷妍突然变得八卦和****起来。

  “开你的车,我跟钟姐的关系很清白,不像你想的那样。”夏云杰没好气地白了苏芷妍一眼道。

  “切,清白?清白有摸人屁股的吗?别以为那天跳舞时你干的好事我没看到。”苏芷妍不齿地白眼道。

  夏云杰顿时被苏芷妍给反驳得哑口无言,脸都有点红了。

  “怎么样,没话可说了吧?”苏芷妍得意道。

  “反正跟你说不清楚,我可告诉你,等会见到钟姐,你可别给我乱嚼舌头瞎起哄。”夏云杰知道让苏芷妍再说下去,她只会越说越来劲,干脆把脸一绷警告道。

  苏芷妍虽然很多时候在夏云杰面前说话没个分寸,但见他绷起脸却马上乖巧得跟小绵羊似的,点点头道:“知道啦。”

  说完苏芷妍果然不再****地谈夏云杰和钟杨颖的事情,而是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道:“你不是说这个美容品的项目我们三七开吗?我可以把我那一份股权分一部分出去给钟姐吗?对产品我是有绝对的信心,但对销售这一块我却没有十足的信心,你也知道我从毕业参加工作以来从事的主要是建筑和矿业,零售这一块并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源,而销售却是产品产生利润的重要一环,必需得提前做好准备。钟姐刚好是零售业巨头,又是你、我的朋友。她不仅有强大的销售网络,而且对销售也有独到的经验,如果能把她拉进来,一开始我们就可以借用她强大的销售网点把我们的产品推出去。不过,因为这件事还没征求过你的意见,所以我还没敢跟钟姐开口。”

  “你们两个女强人强强联合,看来这个产品想不火红都难。这样吧,只要钟姐感兴趣,就把我的股份分出去一部分给她吧,反正我对股份无所谓。”虽然有时候总逃避着钟杨颖,但两人的友情却是实实在在的,是真挚的,所以苏芷妍这么一分析,夏云杰想都没想便点头赞同。

  有钱赚,当然是大家朋友一起赚。

  “你对股份无所谓是你的事情,反正我和钟姐是不会动你那份股份的。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把我那份跟钟姐平分,嘻嘻,到时可美死你了,两个美女老总给你打工赚钱。”苏芷妍见夏云杰点头赞同,开心地说道。

  只是说到后面时,却又有点故态萌发,听得夏云杰只能无奈摇头,心里却是实实在在地重重跳了一跳。

  两个女强人,一个是最近名声鹊起的青春冷艳女老总,一个是已经毫无争议地坐上了女首富宝座,成熟性感的老总,而且都是单身。如今整个中国,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垂涎,多少男人想征服她们,当然还有许多男人要仰望她们养家糊口,但如今却突然间都要成为夏云杰公司的小股东,要说夏云杰一点非分遐想都没有,那绝对是自欺欺人。

  “你们也是老板好不好?”夏云杰压下脑子里的遐想,没好气道。

  “反正便宜你了!”苏芷妍白眼道。

  夏云杰见苏芷妍说话开始又变得没谱,担心她等会跟钟杨颖见了面也会这样,只好再次瞪了她一眼。

  苏芷妍见夏云杰瞪眼,冲他吐了下小香舌道:“好吧,我不说了。”

  只是说这话时,美眸却波光流转,心想,哼,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到时我和钟姐联手就不信拿不下你。

  夏云杰当然不知道苏芷妍找上钟杨颖合作,不仅仅是经商上的一种谋略,更是怀着跟钟杨颖联手征服他这个男人的“阴谋”,见苏芷妍不再乱说话,便跟她谈起了茶山的事情。“你没事吧?”夏云杰把马哥一脚踹飞之后,冷冷扫了另外两个男子一眼,见那两个男子个个全都往后退缩,也就懒得再打他们,拉着苏芷妍的手,柔声道。

  “我没事,我们走吧。”苏芷妍看了眼满嘴鲜血的马哥和那位好抱着手臂在哇哇叫的男子,脸色有些苍白道。

  说完苏芷妍便拉着夏云杰的手匆忙上了车子。

  车子开出了服务站,苏芷妍看夏云杰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复杂,有欢喜还似乎有一丝害怕。

  “怎么了?”见自从车子重新上路之后,苏芷妍不时扭头看自己,夏云杰很不习惯地问道。

  “你刚才好凶啊!”苏芷妍犹豫了下,说道。

  “有吗?”夏云杰微微一怔道。

  “有啊,你很少这么凶的!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苏芷妍咬着嘴唇问道,美眸中有着一丝期待的目光。

  “我……”夏云杰被问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却微微一震,刚才一看到苏芷妍受欺负,他似乎确实想都没想就下重手了,跟他平时的作风迥然不同。

  “小气鬼,不用你回答啦。”苏芷妍见夏云杰支吾,似乎一下子完全忘掉了刚才不愉快的事情,白了他一眼之后,脸上重新绽放出了开心的笑容。

  夏云杰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一口气还没彻底放松下来,他却看到苏芷妍朝高速路段,北仓县出口开去。

  仓北县隶属江州市,但已经与省会海州市接轨,刚好处于两个城市的中间。

  在仓北县超胜集团老总钟杨颖有块茶园,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去年,日本阴阳师千叶佳子远赴中国来找钟杨颖时,夏云杰就是在那块茶园跟她见的面,并收服了她。所以夏云杰见苏芷妍车子一拐下了高速直奔仓北县收费站,一口气却又提了上来,心想,这女人不会找了钟杨颖那块地吧。

  心里想着,苏芷妍已经付费过了收费站,然后一路往钟杨颖茶园所在的仓北县括山镇而去。

  括山镇是山林地带,也正是钟杨颖茶园所在地。

  “别告诉我,你找了钟姐那块地?”夏云杰见状苦笑道。

  “真不好玩,又被你猜到了。”苏芷妍白了夏云杰一眼道。

  “这用得着猜吗?钟姐的茶园就在括山镇,你如今又跟钟姐是好姐妹。”夏云杰没好气地道,心情却突然变得很是复杂和微妙。

  自从上次跟钟杨颖在慈善晚会上共舞一曲之后,夏云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她了。他还清楚记得那天晚上他搂着她跳舞,因为经受不住钟杨颖的引诱,手终于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上,差点就要跟她发生了关系,但最终却因为秦岚的一个电话而错过。之后他就没再联系她,但独自一人时,有时候却会不经意想起那一晚的事情,想起手顺着钟杨颖丰腴的腰肢轻轻滑落过那惊人的弧线,落在了那肥软的两瓣臀片上的**触觉,每当这个时候,夏云杰都会有一种冲动要给钟杨颖打电话,但最终却又总是放弃。

  因为夏云杰很清楚,他对钟杨颖并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恋之情,所有的冲动主要还是出于对她**的渴望。夏云杰不想因为这种纯粹出于**的需要而跟钟杨颖发生关系,他认为这是对他和她之间友情的一种亵渎。

  也正因为这样,对钟杨颖夏云杰有一种很复杂微妙的感情,有时候会想跟她见面,但却又总是逃避跟她见面。

  “这么说,这里你以前也来过了?是跟钟姐单独一起来这里的吗?钟姐在茶山上有一幢很不错的度假别墅哦!你们两个有没有……”苏芷妍突然变得八卦和****起来。

  “开你的车,我跟钟姐的关系很清白,不像你想的那样。”夏云杰没好气地白了苏芷妍一眼道。

  “切,清白?清白有摸人屁股的吗?别以为那天跳舞时你干的好事我没看到。”苏芷妍不齿地白眼道。

  夏云杰顿时被苏芷妍给反驳得哑口无言,脸都有点红了。

  “怎么样,没话可说了吧?”苏芷妍得意道。

  “反正跟你说不清楚,我可告诉你,等会见到钟姐,你可别给我乱嚼舌头瞎起哄。”夏云杰知道让苏芷妍再说下去,她只会越说越来劲,干脆把脸一绷警告道。

  苏芷妍虽然很多时候在夏云杰面前说话没个分寸,但见他绷起脸却马上乖巧得跟小绵羊似的,点点头道:“知道啦。”

  说完苏芷妍果然不再****地谈夏云杰和钟杨颖的事情,而是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道:“你不是说这个美容品的项目我们三七开吗?我可以把我那一份股权分一部分出去给钟姐吗?对产品我是有绝对的信心,但对销售这一块我却没有十足的信心,你也知道我从毕业参加工作以来从事的主要是建筑和矿业,零售这一块并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源,而销售却是产品产生利润的重要一环,必需得提前做好准备。钟姐刚好是零售业巨头,又是你、我的朋友。她不仅有强大的销售网络,而且对销售也有独到的经验,如果能把她拉进来,一开始我们就可以借用她强大的销售网点把我们的产品推出去。不过,因为这件事还没征求过你的意见,所以我还没敢跟钟姐开口。”

  “你们两个女强人强强联合,看来这个产品想不火红都难。这样吧,只要钟姐感兴趣,就把我的股份分出去一部分给她吧,反正我对股份无所谓。”虽然有时候总逃避着钟杨颖,但两人的友情却是实实在在的,是真挚的,所以苏芷妍这么一分析,夏云杰想都没想便点头赞同。

  有钱赚,当然是大家朋友一起赚。

  “你对股份无所谓是你的事情,反正我和钟姐是不会动你那份股份的。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把我那份跟钟姐平分,嘻嘻,到时可美死你了,两个美女老总给你打工赚钱。”苏芷妍见夏云杰点头赞同,开心地说道。

  只是说到后面时,却又有点故态萌发,听得夏云杰只能无奈摇头,心里却是实实在在地重重跳了一跳。

  两个女强人,一个是最近名声鹊起的青春冷艳女老总,一个是已经毫无争议地坐上了女首富宝座,成熟性感的老总,而且都是单身。如今整个中国,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垂涎,多少男人想征服她们,当然还有许多男人要仰望她们养家糊口,但如今却突然间都要成为夏云杰公司的小股东,要说夏云杰一点非分遐想都没有,那绝对是自欺欺人。

  “你们也是老板好不好?”夏云杰压下脑子里的遐想,没好气道。

  “反正便宜你了!”苏芷妍白眼道。

  夏云杰见苏芷妍说话开始又变得没谱,担心她等会跟钟杨颖见了面也会这样,只好再次瞪了她一眼。

  苏芷妍见夏云杰瞪眼,冲他吐了下小香舌道:“好吧,我不说了。”

  只是说这话时,美眸却波光流转,心想,哼,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到时我和钟姐联手就不信拿不下你。

  夏云杰当然不知道苏芷妍找上钟杨颖合作,不仅仅是经商上的一种谋略,更是怀着跟钟杨颖联手征服他这个男人的“阴谋”,见苏芷妍不再乱说话,便跟她谈起了茶山的事情。“你没事吧?”夏云杰把马哥一脚踹飞之后,冷冷扫了另外两个男子一眼,见那两个男子个个全都往后退缩,也就懒得再打他们,拉着苏芷妍的手,柔声道。

  “我没事,我们走吧。”苏芷妍看了眼满嘴鲜血的马哥和那位好抱着手臂在哇哇叫的男子,脸色有些苍白道。

  说完苏芷妍便拉着夏云杰的手匆忙上了车子。

  车子开出了服务站,苏芷妍看夏云杰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复杂,有欢喜还似乎有一丝害怕。

  “怎么了?”见自从车子重新上路之后,苏芷妍不时扭头看自己,夏云杰很不习惯地问道。

  “你刚才好凶啊!”苏芷妍犹豫了下,说道。

  “有吗?”夏云杰微微一怔道。

  “有啊,你很少这么凶的!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苏芷妍咬着嘴唇问道,美眸中有着一丝期待的目光。

  “我……”夏云杰被问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却微微一震,刚才一看到苏芷妍受欺负,他似乎确实想都没想就下重手了,跟他平时的作风迥然不同。

  “小气鬼,不用你回答啦。”苏芷妍见夏云杰支吾,似乎一下子完全忘掉了刚才不愉快的事情,白了他一眼之后,脸上重新绽放出了开心的笑容。

  夏云杰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一口气还没彻底放松下来,他却看到苏芷妍朝高速路段,北仓县出口开去。

  仓北县隶属江州市,但已经与省会海州市接轨,刚好处于两个城市的中间。

  在仓北县超胜集团老总钟杨颖有块茶园,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去年,日本阴阳师千叶佳子远赴中国来找钟杨颖时,夏云杰就是在那块茶园跟她见的面,并收服了她。所以夏云杰见苏芷妍车子一拐下了高速直奔仓北县收费站,一口气却又提了上来,心想,这女人不会找了钟杨颖那块地吧。

  心里想着,苏芷妍已经付费过了收费站,然后一路往钟杨颖茶园所在的仓北县括山镇而去。

  括山镇是山林地带,也正是钟杨颖茶园所在地。

  “别告诉我,你找了钟姐那块地?”夏云杰见状苦笑道。

  “真不好玩,又被你猜到了。”苏芷妍白了夏云杰一眼道。

  “这用得着猜吗?钟姐的茶园就在括山镇,你如今又跟钟姐是好姐妹。”夏云杰没好气地道,心情却突然变得很是复杂和微妙。

  自从上次跟钟杨颖在慈善晚会上共舞一曲之后,夏云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她了。他还清楚记得那天晚上他搂着她跳舞,因为经受不住钟杨颖的引诱,手终于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上,差点就要跟她发生了关系,但最终却因为秦岚的一个电话而错过。之后他就没再联系她,但独自一人时,有时候却会不经意想起那一晚的事情,想起手顺着钟杨颖丰腴的腰肢轻轻滑落过那惊人的弧线,落在了那肥软的两瓣臀片上的**触觉,每当这个时候,夏云杰都会有一种冲动要给钟杨颖打电话,但最终却又总是放弃。

  因为夏云杰很清楚,他对钟杨颖并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恋之情,所有的冲动主要还是出于对她**的渴望。夏云杰不想因为这种纯粹出于**的需要而跟钟杨颖发生关系,他认为这是对他和她之间友情的一种亵渎。

  也正因为这样,对钟杨颖夏云杰有一种很复杂微妙的感情,有时候会想跟她见面,但却又总是逃避跟她见面。

  “这么说,这里你以前也来过了?是跟钟姐单独一起来这里的吗?钟姐在茶山上有一幢很不错的度假别墅哦!你们两个有没有……”苏芷妍突然变得八卦和****起来。

  “开你的车,我跟钟姐的关系很清白,不像你想的那样。”夏云杰没好气地白了苏芷妍一眼道。

  “切,清白?清白有摸人屁股的吗?别以为那天跳舞时你干的好事我没看到。”苏芷妍不齿地白眼道。

  夏云杰顿时被苏芷妍给反驳得哑口无言,脸都有点红了。

  “怎么样,没话可说了吧?”苏芷妍得意道。

  “反正跟你说不清楚,我可告诉你,等会见到钟姐,你可别给我乱嚼舌头瞎起哄。”夏云杰知道让苏芷妍再说下去,她只会越说越来劲,干脆把脸一绷警告道。

  苏芷妍虽然很多时候在夏云杰面前说话没个分寸,但见他绷起脸却马上乖巧得跟小绵羊似的,点点头道:“知道啦。”

  说完苏芷妍果然不再****地谈夏云杰和钟杨颖的事情,而是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道:“你不是说这个美容品的项目我们三七开吗?我可以把我那一份股权分一部分出去给钟姐吗?对产品我是有绝对的信心,但对销售这一块我却没有十足的信心,你也知道我从毕业参加工作以来从事的主要是建筑和矿业,零售这一块并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源,而销售却是产品产生利润的重要一环,必需得提前做好准备。钟姐刚好是零售业巨头,又是你、我的朋友。她不仅有强大的销售网络,而且对销售也有独到的经验,如果能把她拉进来,一开始我们就可以借用她强大的销售网点把我们的产品推出去。不过,因为这件事还没征求过你的意见,所以我还没敢跟钟姐开口。”

  “你们两个女强人强强联合,看来这个产品想不火红都难。这样吧,只要钟姐感兴趣,就把我的股份分出去一部分给她吧,反正我对股份无所谓。”虽然有时候总逃避着钟杨颖,但两人的友情却是实实在在的,是真挚的,所以苏芷妍这么一分析,夏云杰想都没想便点头赞同。

  有钱赚,当然是大家朋友一起赚。

  “你对股份无所谓是你的事情,反正我和钟姐是不会动你那份股份的。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把我那份跟钟姐平分,嘻嘻,到时可美死你了,两个美女老总给你打工赚钱。”苏芷妍见夏云杰点头赞同,开心地说道。

  只是说到后面时,却又有点故态萌发,听得夏云杰只能无奈摇头,心里却是实实在在地重重跳了一跳。

  两个女强人,一个是最近名声鹊起的青春冷艳女老总,一个是已经毫无争议地坐上了女首富宝座,成熟性感的老总,而且都是单身。如今整个中国,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垂涎,多少男人想征服她们,当然还有许多男人要仰望她们养家糊口,但如今却突然间都要成为夏云杰公司的小股东,要说夏云杰一点非分遐想都没有,那绝对是自欺欺人。

  “你们也是老板好不好?”夏云杰压下脑子里的遐想,没好气道。

  “反正便宜你了!”苏芷妍白眼道。

  夏云杰见苏芷妍说话开始又变得没谱,担心她等会跟钟杨颖见了面也会这样,只好再次瞪了她一眼。

  苏芷妍见夏云杰瞪眼,冲他吐了下小香舌道:“好吧,我不说了。”

  只是说这话时,美眸却波光流转,心想,哼,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到时我和钟姐联手就不信拿不下你。

  夏云杰当然不知道苏芷妍找上钟杨颖合作,不仅仅是经商上的一种谋略,更是怀着跟钟杨颖联手征服他这个男人的“阴谋”,见苏芷妍不再乱说话,便跟她谈起了茶山的事情。
都市无上仙医最新章节http://115mm.com/dushiwushangxian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强特种兵王大明风流之铁血兵王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重生之征战岁月极品家丁天下枭雄重生之官场鬼才大唐贞观第一纨绔抗战之血染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