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锦医卫

荆湖卷 901章 引蛇出洞

锦医卫 | 作者:猫跳 | 更新时间:2018-11-09 08:34: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神道丹尊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至尊狂神修罗武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强屠龙系统异世灵武天下帝霸
  蒲州衙役立马就张大了嘴巴合不拢来,暗道自家知州大老爷上头是平阳府知府太爷,知府上头是分巡道、分守道的道台,道台往上是山西布政使、按察使……虽然他还算清楚巡抚到底比知州大多少,总之是越算膝盖头越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脑袋点得像磕头虫:“小的冒犯巡抚大人虎威,死罪死罪!”

  张公鱼根本不加理会,抓着缰绳一抖,打马泼拉拉跑上山腰,直跑到秦林面前丈把远才滚鞍下马,长途驱驰实在辛苦,两条腿都颠麻了,落地时只觉腿弯儿一软,打了个趔趄。

  秦林抢上前去扶住他,张公鱼是个文官,大部分时候是坐轿,很少看到他骑马,这次从京师策马驱驰直抵蒲州,路上不知吃了多少辛苦才堪堪抢在现在赶到,秦林心中委实感激,连声道:“惭愧惭愧,为小弟的事情,着实辛苦张老哥走这一趟,怕是寿元都消磨了几分!”

  张公鱼也确实跑得快散架了,揉了揉屁股和被马鞍磨得火辣辣的大腿内侧,呲牙咧嘴的道:“愚兄晓得秦老弟在蒲州北望都门,如何不飞马赶来?从京师直下蒲州,听得黄志廉点土兵围你,愚兄心急如焚,又一路追到这里,亏得老弟吉人天相,到现在还囫囵个的站在这儿,叫愚兄好生欢喜!”

  幸亏大明朝不是后世那个号称以骑射起家,却腐化堕落到全体官员舒舒服服坐轿子的满清,明朝勋贵和武臣一律骑马坐车,只有年高德勋受特旨准许才能乘轿,文官管得没那么严,但都要会骑马,张公鱼才能策马驱驰跑到这里。

  蒲州知州黄志廉的脸色就难看得很了,他在京城和张公鱼有过一面之缘,知道这是都察院佥都御史,外放例行升一级挂副都御史衔头,正好出任巡抚。现而今正是自己山西本省的顶头上司,偏偏这位巡抚大人正和他带兵围捕的秦林把臂言欢!

  黄志廉三甲出身正牌文官,对付秦林这么个被贬的锦衣武臣,自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带土兵围山都干了出来,可在张公鱼面前就轮不到他嚣张了,张大老爷科甲比他早,腰把子比他硬。官职比他高,士林声誉更是百倍于他——京师都察院混的,比他地方上亲民官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实在无可奈何,黄志廉的脸抖了两下,挤出个难看的笑容,小步急奔过去行礼:“下官蒲州知州黄志廉,拜见本省巡抚张都堂。”

  “黄知州,你胆子不小啊!”张公鱼脸色一沉,摆出了巡抚都堂的谱儿。将袖子狠狠一甩:“秦长官是奉旨调山西办差,你敢调兵围他,居心何在?岂不是叛逆吗?”

  黄志廉浑身哆嗦。没想到张公鱼这么能胡扯,可偏偏又说得过去,秦林挨廷杖贬琼州是发了圣旨的,后来海瑞保他,又是一道圣旨慰问海瑞,顺带把秦林调到蒲州,说“奉旨调山西办差”也没错。

  秦林瞅着张公鱼不停的坏笑,黄知州啊黄知州,你和别人玩就算了。张都堂这些年在京师都察院修炼,里头那些个都老爷,都是没事儿找事儿、鸡蛋里挑骨头,不断给干实事的官们挑错,张公鱼在里头打混。恍如孙猴子进了八卦炉,都修成火眼金睛了,要挑你的错还不容易?

  张升见黄志廉都快晕头转向了,只好压低声音提醒他:“黄父母,提陈二黑、蒋麻子。”

  黄志廉猛然惊醒。打点起十二分精神:“启禀张都堂,下官并不敢专擅,只因境内小民陈二黑、蒋麻子被秦校尉无故擒去,看见的人见秦校尉一行穿着便衣,便到州衙报了绑票,下官既受朝廷为一方父母官,便视辖下百姓为儿女,岂能不来救援?却不知是秦校尉在此办案,冲撞莫怪。”

  张公鱼冷哼一声,本来要借机将黄志廉拿下,给他来个革职待参,没想到这人还有几分急智,却不好急着下手了,固然要偏帮秦林,但局势已在掌握,量黄某人翻不起浪,也不必太着痕迹。

  秦林极承张公鱼的情,想想为了下一步,也不能让他太着相……哼哼,黄志廉口口声声说绑票,尚且绵里藏针语中带刺,也罢,老子将计就计,叫你们死得心服口服!

  “黄知州心系治下百姓,秦某极为佩服,又怎么会怪罪呢?”秦林换了副和颜悦色的面红,笑眯眯的对黄志廉道:“来来来,黄知州这边看,陈二黑和蒋麻子都还好好的。”

  黄志廉不知道秦林葫芦里卖什么药,还是张升在后头扯了扯他的衣襟,他才领着人进了院子。

  好好的,还真是好好的,两个倒霉蛋基本上还是囫囵个儿,只不过陈二黑缺了只耳朵,污血流得满身都是,现在已经干了,颜色变成酱红,蒋麻子身上血倒不多,可软塌塌的瘫在地上,裤裆湿了一大片,有股子尿臊味扑鼻而来,看起来比陈二黑还惨。

  “秦校尉,你!”黄志廉气得无语,这还叫好好的?

  秦林眨巴眨巴眼睛,满脸的无辜:“他们两个拒捕,我那些校尉弟兄都是从北镇抚司带出来的,下手没轻没重。”

  众校尉嘿嘿坏笑,浑然不以为意,咱们北镇抚司办事向来如此,要不怎么叫做朝廷鹰犬呢?

  堂屋大开着,一名捕快眼尖:“大老爷,这里有具尸首!”

  黄志廉急匆匆的走过去看看,回过头来冷冰冰的盯着秦林:“秦校尉,这个恐怕不能说没轻没重了吧?”

  “喂喂,凭什么说是我?”秦林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做出非常后悔的样子,急忙道:“想诬赖老子,没门!这霍铁山的尸首,是一开始就摆在这里的,老子抓两个王八蛋,就是为了来救他!”

  张升这下可乐了,阴阴的奸笑着,朝两个狗腿子使个眼色。

  陈二黑立刻会意,顾不得耳朵伤处被牵扯着生疼,跳着脚直叫:“大老爷明鉴,刚才就是他逼我们找来这里,见面就杀死了霍老爹!”

  蒋麻子更加狡猾,哪怕全身都快被拆散了,兀自强打起精神:“对,霍老爹是俺们府上请的铁匠把头,他有个痰喘病,近来在这鸡公岭住着养病,不晓得为什么,这姓秦的抓住我俩,逼我们带路到这里找到霍老爹,下手杀了他!小人求大老爷做主!”

  啊?秦林似乎被对手倒打一耙搞乱了阵脚,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倒是众官校弟兄七嘴八舌的冲着陈二黑和蒋麻子叫骂,说刚才咋没宰了这两个贼厮鸟。

  唯独尹宾商先诧异的看了看秦林,接着就低头笑起来,他虽然不懂破案,但大概猜到……

  张升心肠歹毒,见秦林似乎穷于应对,眼珠子一转,立马跪下朝张公鱼磕头:“求张都堂张大老爷为咱们府上主持公道,可怜我家大老爷为朝廷尽忠数十年,一年多首辅做得兢兢业业,父丧丁忧回家,府中竟被小人所欺,传扬出去,士林体面何在?”

  张公鱼一怔,他官场上的道道那是相当精通,但破案就非常的稀松平常了,再听得这张升一番话,字字句句都咬得厉害——张四维是丁忧守制,并不是革职回乡,离任首辅的身份摆在那里,张公鱼配合秦林查出他府上通敌卖国的证据,下面自然不用说,但在尘埃落定之前,谁也不能硬欺到他头上,否则三晋关中豪门和清流士林都要炸窝。

  张升一跪,少师府的奴仆管事和陈二黑蒋麻子都齐刷刷跪下,哭天抹泪的哀求张公鱼和黄志廉主持公道,而牛大力、陆远志为首的锦衣官校也骂骂咧咧,顿时这鸡公岭半边山都吵成一片,张公鱼脑中如同乱麻一般,只好求援的看了看秦林。

  秦林洒然一笑,早就知道张公鱼为人诚恳古道热肠,官场上也混了小二十年,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但论手段狠辣、当机立断这些上头,老把哥就被人甩了好几条街,只怕半点也指望不上。

  不过,本来也没指望张公鱼破案,他的用处还要放在后面……

  “陈二黑,蒋麻子,你们两个可不要血口喷人!”秦林声色俱厉的恐吓着两个家伙,但声音有点儿干涩,表情似乎也带着些色厉内荏的味道:“大明律,诬告反坐同罪,你们俩不要自作聪明,小心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秦林越是这般,陈二黑和蒋麻子越是肆无忌惮,倒是那张升稍微顿了顿,最后依然把牙关一咬,缓缓朝两个狗腿子点了点头。

  两个狗腿子而已,就算牺牲掉也不值得什么,倒是能反咬到秦林一口,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就完全值得冒险一试了。

  毕竟真正被少师府乃至关中豪门仰为泰山北斗,曾身居大明朝首辅之位,于九重天上施法号令的那位凤磐相公,现在还在官道上紧赶慢赶的回转蒲州,尽量争取时间,等他老人家回来主持大局,秦林区区武夫何足道哉?
锦医卫最新章节http://115mm.com/jinyiwe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强特种兵王大明风流之铁血兵王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重生之征战岁月极品家丁天下枭雄重生之官场鬼才大唐贞观第一纨绔抗战之血染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