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陨星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 作者:暴兵对A | 更新时间:2018-11-10 03:32:4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神道丹尊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至尊狂神修罗武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强屠龙系统异世灵武天下帝霸
  他没在这里,布置在极乐净土号四周的系统战斗单位也被突然出现的引力乱流波及,无法构建拥有纵深的拦截网络。只两艘凤凰战机对着雕头飞行器射出圆滑的等离子光束,却只是在飞行器光可鉴人的表皮制造出一道道波动光漪,被它很快钻入两块飞石缝隙。

  这台小型飞行器拥有能量护盾,风格同阿努比斯军团旗下飞行器迥异,想来便是梅12与梅6此行座驾。

  凤凰战机失去目标后第一时间改变行进路线,同时连线星灵航母编队,请求出动拦截机集群进行支援,对敌方飞行器进行包夹。

  在坑道内部引力场紊乱的情况下,岩体不断移动位置,已经变得不适宜大中型飞行器运作,小型战斗单位反而能够更加灵活自如地应付眼前局面。

  分布在战场外围的星灵航母开始往内部区域投放拦截机,虚空辉光舰与风暴战舰也向着雕首飞行器所在位置聚拢,准备对飞行器施以重拳。

  令星灵驾驶员们意外的是,雕首飞行器在冲出碎岩分布区间,抵达一片相对干净的空间后停住,机身表面亮起点点光斑,溢出舰体构造成一道道不断变化的虚幻光带,以极快速度旋转,同时向四周挥洒出淡漠星光,构筑出一幅星图。

  是的,正是极乐净土号当初逃离蒙特斯克恒星系统时使用过的云图系统,只不过雕首飞行器构造的星图要小的多得多。

  还没等星灵航母的拦截机穿越浮石密布区,雕首飞行器投射的星图骤然塌缩,一道光闪生灭,雕首飞行器消失在这片混沌空间,失去踪影。

  航母的拦截机群,还有后面的星灵空军单位扑了个空,没能逼停梅12用以逃命的专属飞行器。

  大约在同一时间,极乐净土号右舷另一道机库打开,又有一艘小型穿梭机从中射出,进入另一片浮石密布区域,向着坑道入口飞行。

  因为雕首飞行器的出走吸引了大批星灵空军单位,导致小型穿梭机可以找到防守薄弱区间,从而选择一条比较安全的航道逃命。

  同方才的雕首飞行器不一样,这架小型穿梭机属于极乐净土号舰载机,没有配备能量护盾级别的防御系统。虽然驾驶员选择的航道故意避开了星灵飞行器的攻击范围,却并不意味沿途没有唐方布置的战斗单元。无论是铁鸦、幽灵战机,还是维京战机、女武神护卫舰,都有不小的威胁性,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些人族飞行器不知得到谁的授意,没有对这架小型穿梭机进行拦截,放任它离开战区,向着坑道入口飞驰。

  现在的流浪行星可不是之前构造重力场束缚混合小行星与极乐净土号的流浪行星,继索娅离开紫水晶塔台后,陈剑也离开紫水晶塔台,进而导致流浪行星的重力场失去控制,随后又出现辉石爆炸,波及周边地理环境的情况,令源于遗迹的重力井彻底崩溃。

  唐方现在的心思都在地核空间的变局上,没有太多精力与心思顾及极乐净土号所在战场,只是确保舰桥、能源核心等重要模块处于自己掌控下,这才给了梅12等人外逃机会,发生刚才一幕。

  当然,这与梅12等人有着良好嗅觉也有很大关系。

  ………………

  载有黑5与黑6的小型穿梭机消失在流浪行星高空轨道后,泽拉图望着诺娃说道:“你为什么求唐方放过黑5与黑6?”

  “因为他们已经回不去阿努比斯军团……说到底,深渊骑士不过是一群受到奴役的可怜人罢了。既然不再是威胁,倒不如让他们多活几年。”

  阿巴瑟对深渊骑士体内TE菌群的后续研究显示,这种寄生菌落除去可以改善人体素质的正面效果,还有足以致命的负面效果。TE菌群无法自我繁殖,寿命大约在5-6年,如果这段时间内无法注入新的TE菌群,将失去生物活性的死亡TE菌落吸收,那么它们将变成对人体致命的毒素,造成多器官衰竭。

  诺娃与黑5的过节是建立在弗吉尼亚?亚历山大的死亡事件上,倒不是说她希望那个老东西活着,只是因为黑5削了她的颜面,打击了她身为帝国幽灵特工的骄傲,经过军用穿梭机上的遭遇战,以及今日对抗,她已经出了心头恶气。

  看到梅6对黑K的所作所为,以及唐方对说的深渊骑士历史的讲述,她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讲,自己比黑5幸运多了。既然那个女人在关键时刻站到克鲁姆之剑成员的对立面,选择背叛代行者,倒不如放他们离开,或许在不远的将来可以在晨星铸造对抗代行者的行动上提供情报方面的帮助。

  她向唐方如是提议,然后他给予肯定答复,方才有了人族与虫族飞行器按兵不动,放任小型穿梭机穿越战场,安全逃离流浪行星的一幕。

  她相信黑5肯定知道他们能够离开这里并不是因为选择了合适的逃跑时机与合适的逃跑路线,而是唐舰长的刻意放纵。

  饵料已经给的够足,那么接下来就看黑5怎么投桃报李,以德报德了。

  当然,她就算没有任何反馈,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她跟黑6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觉得你在被唐方一点一点改变。”泽拉图说道:“在我的印象里,作为帝国最出色的女幽灵,你应该更冷漠,甚至冷血。”

  “或许吧。”诺娃不愿意在这一点上多做解释,来维持自己固有的高冷:“不知道唐方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一切都好……”

  泽拉图说道:“好与不好过去看看便知道了。”

  诺娃没有说话,目光变得黯然,轻轻摇了摇头:“我去做最后的清理工作。”说完这句话,她辞别泽拉图,转身往阿努比斯军团士兵残存区域走去。

  塔萨达尔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说道:“她的心情很不好。”

  泽拉图说道:“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的心是铁石铸成。”

  那边传来金属物体碰撞地板的声音,然后是菲尼克斯的抗议:“谁能告诉我这个女艾兰特人该怎么办?”对比变成一名暖男照顾脸上长毛的女外星人,他更喜欢冲锋陷阵的生活。

  塔萨达尔开玩笑道:“菲尼克斯,你这么讲就太不绅士了。”

  菲尼克斯认真回答说:“我是一名战士,不是一位绅士。”

  泽拉图说道:“他不是一个适合开玩笑的对象。”

  塔萨达尔点点头,对黑暗教长的判断表示赞同。

  极乐净土号内部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阿努比斯军团士兵在三族单位的分割与驱赶下聚集在非关键区域,以免他们的临终反扑对战舰造成过分伤害。

  在极乐净土号外部,或许是因为梅6与梅12离开,黑5与黑6也遁走的原因,方才还顽强作战的阿努比斯军团士兵出现小规模逃亡,局部机库内飞出一架又一架小型飞行器,演变成一场突围与反突围作战。当然,同极乐净土号登陆战之前的太空战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阿努比斯军团方面飞行器完全无还手之力,几乎没有人能从这里逃走。

  梅6与梅12之所以能够离开,是因为雕首飞行器配置了小型云图系统。黑5与黑6能够遁走,是因为诺娃求得唐方首肯。

  唐舰长在定下伏击计划的一刻,便决定彻底葬送最高安理会与极乐净土号,没有特殊原因又怎么可能轻易放代行者的走狗离开。

  ………………

  梅6与梅12抓住机会逃亡的时候,唐方乘坐的神族运输船正在抵御来自地核空间的能量冲击,几乎无法前进。

  越是这样,他心中的不安就越强烈,情绪就越急躁。

  自从阿罗斯驾驶追猎者号冲入孕育囊内部空间,艾玛便失去同马润甲传感系统的数据连线,不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老兵同列夫?米洛诺维奇?布哈林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直至恐怖的能量如同潮水一样从地核空间涌出,顺着坑道流淌,不断冲刷着神族运输机的等离子护盾,带来非常明显的震动。

  对于眼下场景,他有一些猜测,也最怕这份猜测成真。

  知道追猎者号能够发出毁灭一击的人不多,恰恰老兵便是其中之一,从他自昏迷中醒来到失联前的所作所为分析,那个猜测最符合逻辑。

  唐方强忍心中不适,全力操控运输机迎难而上,一点一点接近地核空间入口。

  当能量潮的强度由大变小,观察窗那头遮蔽视线的光风暴逐渐平息,脚下传来的震动也由强转弱,神族运输船开始加速推进,并在5分钟后冲出坑道入口,进入地核空间。

  原本弥漫整个地核空间的雾气已经消失无踪,应该是被能量**散,虽然空中依然残留足以致死人类的放射线,但是在神族运输机内可以清楚观察到前方景象。

  那座体长超过数百公里的肉山荡然无存,天空中只有辉石残留的淡淡光华无声倾诉刚才发生在地核空间的事情。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感觉很多时候人越是害怕什么,事情就越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一共七台侦测器被他投放至外面,对堪称广阔的地核空间进行细致扫描,搜寻阿罗斯的踪迹。他也从神族运输机下来,站在一头眼虫背部四处巡游。

  辉石爆炸形成的能量冲击波撕碎了孵化器的身体,把它变成大大小小的生物残骸推送至地核空间边缘地带,如同宇宙中的散碎小行星,有的在低速漂流,有的保持静止。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心情越来越沉重,目光越来越黯然,脸上的皮肉像被冻住一般。

  没有阿罗斯的消息,没有……虽然他在进入地核空间前便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可是真正见识到眼前一幕,依然没有办法接受。

  他无法理解老兵的做法,悲伤的同时还有几分怨怼。他多少次对身边的人说过,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发展到什么地步,他最重要的东西都不是基业、舰队、财富这些身外物,而是那些同他一起患难与共的朋友与家人。

  他可以接受晨星铸造毁灭,可以接受从零开始,却不能接受身边的人沉入不可见深渊。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兵就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意,用这种惨烈的方式同列夫?米洛诺维奇?布哈林同归于尽。

  或许在老兵心目中,这是对他的守护,对家人与朋友的责任。可是这份美好的表达带来了什么?起码对于他而言,是一种伤害。

  他跌坐在眼虫的背上,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怎么应付尤菲的问话,心里酸酸的,却拼命压抑那份足以撼动泪腺的情绪,让自己变得坚强。

  老兵对他而言亦师亦友,还有一份类似父辈对后辈的提携与关照感情。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怎么去面对没有阿罗斯的生活。

  老兵最近的状态很不好,对于这点他比谁都清楚,也知道老兵为什么会这样。然而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他除了陪他喝喝酒,练练枪,再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去开解老兵心头的烦躁与郁闷。

  他以为时间会治愈那些感情上的伤痛,却从来没有想到命运留给阿罗斯的时间不足以治愈那些伤痛。

  正是在这样的状态下,老兵选择同那个欺骗他一生的所谓战友同归于尽,某种程度上讲是一个轮回的结束,自有一种悲壮与悲凉,作为孤胆浪子的结果很合适。

  然而站在他的家人与朋友的立场,却很难接受他的选择。

  唐方抬起头,望着穹庐好像夜空星辉一样的零素同位素晶格沉默不语。

  不知道是命运女神体谅他的心情,还是尤菲是一个体贴懂事的女孩儿,通讯器里一直很安静,让他有足够时间来沉淀那份比海水更咸的情绪。

  辉石爆炸制造的能量冲击太强大了,强大到追猎者号都没有留下任何残骸。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最新章节http://115mm.com/suishendaizhouxingjizhengb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强特种兵王大明风流之铁血兵王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重生之征战岁月极品家丁天下枭雄重生之官场鬼才大唐贞观第一纨绔抗战之血染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