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欺负人

天唐锦绣 | 作者:公子許 | 更新时间:2018-12-06 22:25: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极品透视异能小神农都市最强装逼系统我的绝色美女房客抗日之特战兵王网游之天下无双权财抗战之第十班最强保镖俏总裁极灵混沌决
  倭国习俗大多传承自中原,椅子这种自房俊来到之后方才大行其道的家具尚未传至倭国,亦或只是在倭国贵族之间流传,民间前所未见。没有椅子,房俊便盘腿坐在地板上,面前一方茶几,一套白瓷茶杯,杯中茶汤浅绿,香气氤氲。

  阿倍比罗夫进到屋内,便见到这么一副景象。

  他喉咙动了动,不是被茶香引诱,而是勉力将涌到胸口的一股恶气咽了回去,因为在倭国,唯有贵族面对自己奴隶的时候,才能这般无礼的坐着相见……

  可又不能发作,虽然会写汉字,也会说一些汉话,但是对于汉人之习俗却知之不详,万一这等坐着会客只是汉人表达亲近的一种方式,自己这会儿勃然翻脸,岂不是自讨没趣,惹人笑柄?

  更重要的是,屋外以及屋内装备精良的兵卒让他心生忌惮,万一将面前这位看着年纪不大官威却不小的贵族惹恼了,一声令下将自己剁了怎么办……

  阿倍比罗夫暗暗后悔,不敢一时意气孤身上岸。

  房俊看着面前这个壮汉,也忍不住心中惊奇,淡然颔首道:“请坐。”

  阿倍比罗夫忍着怒气,跪坐到房俊面前,肃然道:“未知阁下如何称呼?”

  房俊上上下下打量阿倍比罗夫,随口道:“某乃是大唐检校兵部尚书,华亭侯房俊。”

  说着话,将茶几上的一个茶杯放到阿倍比罗夫面前,亲手给他斟了一杯茶,道:“请用。”

  “多谢。”阿倍比罗夫虽然外表粗豪,却是实打实的贵族,祖祖辈辈皆是越国之国守,礼数不缺,对于大唐兴起的茶叶也颇有见识,嗅了嗅茶香,忍不住端起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

  小巧的白瓷茶杯晶莹如玉,浅绿色的茶汤清澈透亮香气馥郁,宛若幽兰。

  入喉滑顺香甜,回甘隽永。

  恐怕就连天皇板盖宫里那些商贾上贡的所谓极品茶叶,比照眼下这等茶叶亦是稍逊一筹……

  再看面前这位端然稳坐之少年郎,华美的锦袍上是唯有大唐才能织绘渲染出来的艳丽色泽,头戴三梁进德冠,剑眉星目,神情平和之中却自有一股沛然如岳之气概,尽显滔天之权柄、高贵之出身。

  放眼倭国,阿倍比罗夫也唯有在葛城皇子、苏我入鹿等寥寥数人身上,见到过这等上位者的气质……

  这使得他身上的剽悍之气无形之中遭受到压制,萎靡三分。

  那是一种乡野匹夫在世家子弟面前自惭形秽的卑贱,更充满了一种粗鄙武夫对于风流名士的向往……说到底,他这个所谓的“贵族”不过是混迹在倭国乡下的村夫,在真正的贵族面前,底蕴差了太多。

  这让阿倍比罗夫有些颓然,亦有些不忿,放下茶杯,瞪大眼睛看着房俊,沉声道:“敢问侯爵阁下,倭国与大唐素来和睦,不犯刀兵,尔却为何悍然率军强占吾佐渡岛,杀我兵卒?”

  昨日便有往来运输粮食矿物的货船报讯,说是一支来历不明的唐军舰队占领了佐渡岛,这令阿倍比罗夫一头雾水。

  佐渡岛距离大唐万里之遥,何以有唐军舰队出现在这里?

  佐渡岛虽然地方不小,可是除了几座开采白银的矿洞之外,有哪里能够让唐人看得上,不惜强攻占岛?

  他觉得想必是有什么误会,然而尽早乘坐快船来此,方才发现果然岛屿已被唐军攻占,幸好他没有贸然率领军队乘船前来,否则看看那密密麻麻猬集在海湾里的唐军战舰,一旦认为自己这边怀有敌意,说不得一个冲锋就将自己的部队撞沉丢进海里喂鱼……

  可他还是搞不懂,唐军水师万里迢迢占领佐渡岛,到底有什么目的?

  难道是想要以此作为基地,全力攻击倭国本土?

  他心里难免疑神疑鬼,忐忑不安。

  房俊面带笑意,避而不答,反问道:“将军身姿魁伟,与倭人之体型大相径庭,却不知这是为何?”

  阿倍比罗夫答道:“在下祖上乃是渡海而来的靺鞨人。”

  房俊恍然。

  据说最早的时候有大批高句丽人、靺鞨人、肃慎人渡海来到本州岛,繁衍生息,所以后世也有学者认为倭人的祖先便是由此起源,祖宗在大陆,不过缺少证据而无法佐证。

  还有一种说法便是徐福东渡抵达倭国,然后繁衍生息,后代统一倭国,成为天皇的祖宗……

  阿倍比罗夫追问道:“阁下为何强占佐渡岛,还请明示。”

  他是越国国守,佐渡岛是他的领地,虽然忌惮唐军的战力,可是若不闻不问,如何跟自己的属下交待,如何跟天皇交待?

  房俊替他斟茶,面色平淡道:“某此行乃是前往流鬼国,递交大唐皇帝陛下的国书,行至此地,忽闻岛上有汉人被劫掠至此充当奴隶开采矿石,且残酷苛待凶狠虐杀,故而上岛一看究竟。”

  阿倍比罗夫断然道:“万万不会有此事发生,大唐乃是天朝上国,倭国自大汉之时便是藩属之国,岂敢奴役汉人?定然是有人造谣生事!”

  房俊将茶杯推到他面前,淡然道:“大隋亡了几十年,尚有当初征伐高句丽之水军被尔等俘虏之后关押此岛,奴役了四十几年……”

  阿倍比罗夫愣了一愣,不知道说什么好。

  岛上不仅有流放的犯人,更有从各地抓来的奴隶,从来没人去管这些人的死活,更没人在乎他们的身份,至于几十年前的大隋士兵……虽然他不太相信,可是堂堂大唐之侯爵,总不会信口雌黄吧?

  房俊也不生气,依旧平平淡淡闲唠家常一般,道:“某乃是大唐侯爵,听闻臣民被劫掠成为奴隶,并且残酷虐杀,总不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吧?”

  阿倍比罗夫下意识的点点头……

  房俊续道:“所以自然是要上岛来看一看的,结果岛上的守军二话不说就开战,某能怎么办?大唐天威如狱,若是不战而退丢了大唐颜面,某回到长安,皇帝陛下就得砍我的脑袋,所以哪怕不愿开战,某也不得不开战,你说对不对?”

  阿倍比罗夫又点点头……

  房俊一拍手,无奈道:“结果一开战,那些个守军便溃不成军一败涂地,某麾下的兵卒顺势一冲,就将这座岛都给占了……”

  我也并没想要占领这个岛,可是你们倭人战斗力太弱,一触即溃,我有什么办法?

  我也不想啊……

  阿倍比罗夫还是点头。

  可是点头之后,他却猛然觉得似乎又哪里不对……

  面前这位大唐侯爵所言合情合理,任是谁也挑不出错来,可问题是我的佐渡岛没了啊!

  你合情合理了,我特么跟谁说理去?

  阿倍比罗夫也不喝茶,强硬说道:“那是侯爵阁下您的事情,在下只是问您,何时从佐渡岛撤兵?”

  房俊摇头道:“撤不了。”

  阿倍比罗夫色变,大声道:“阁下如此强占佐渡岛却不撤军,大唐莫非要与倭国开战不成?”

  “砰!”

  房俊狠狠一拍桌子,瞪眼怒道:“在某面前,岂敢无理?别将开战这两个字挂在嘴上,当老子是被吓唬大的?有能耐你现在就出去,某保证不伤你分毫,等你回到领地之后整军来战,某奉陪到底!”

  阿倍比罗夫气得一张大脸通红,怒道:“分明是你占了佐渡岛不走,怎地反而是我要开战?”

  房俊哼了一声,道:“某只说不能撤军,何时说过开战?”

  阿倍比罗夫只觉得太阳穴腾腾直跳,快被房俊给气死了,恼火道:“你们站着佐渡岛不走,其不等同于开战?”

  他横,房俊比他还横!

  毫不退让的喷回去:“大唐子民死在这岛上,是被虐杀至死,没人给我一个交待,那就休想大唐撤军!”

  阿倍比罗夫发现自己嗓门不一定有房俊大,只得忍着怒气,道:“你想要什么交待?”

  房俊道:“必须有人为此负责,然后赔偿损失,贵国天皇亲自书写国书,向大唐全体国民道歉,并且保证这等事永不会再次发生!”

  巴嘎!

  阿倍比罗夫差点没气疯了,知道大唐爱欺负人,可是欺负人到这等地步,简直不能忍!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115mm.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无限先知太古剑尊太古吞噬诀这个系统有点爽灵剑尊七界武神重生之魔教教主茅山捉鬼人丹师剑宗永恒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