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15小说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1430 朕绝对不会宫斗 十二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作者:二宝天使 | 更新时间:2018-11-18 22:52:1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极品透视太初重生之官场鬼才带着农场混异界抗日之特战兵王神魂至尊我的贴身校花七界武神绝世武魂网游之狂兽逆天
  开玩笑呢,七十致仕的规矩顾峥以后必然会改掉的,但是这王老头刚才五十多岁,身体镚儿棒,吃嘛嘛香,那脑子一转就是一个主意,这般的手段不物尽其用,岂不是浪费?

  现在就用这个机会,将曾经的王首辅给唤醒,让他暂时的看住了那顾峥不曾完全掌控身体时候的司徒景明,岂不是事半功倍。

  他也不用总担心,因为司徒景明的懦弱与愚蠢,而造成这个国家级别的战争……会功亏一篑啊。

  想明白了的顾峥又看了看神识海之中的倒计时,不知道留在翠竹居的真正的皇帝会不会醒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暂时结束这一次的会谈,回到翠竹居之中将彼此交换回来才是。

  然后顾峥就拭了拭眼角的泪花,将老首辅的手暗暗的握了一下,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龙椅之上。

  他看着下首的这一群人,略微露出了几分疲惫之意,口中跟着就做出了暂时散朝的结束之语。

  “今日的议事就暂且到这里吧,大方向的任务……朕已经分派完毕。”

  “各部按照朕的指派开始行事,至于其中的细节,咱们随后再仔细商讨。”

  “朕有些累了,先行回宫休息一下。”

  “若大理寺正那的案件结案之时,朕还会将诸位宣至御书房之中的。”

  “希望诸位臣工最近将家事暂且放置一旁,哦,当然了,郑舅舅还是主要忙一忙家事的好,不要为朕的事情担忧了。”

  “行了,退朝吧!”

  说完,顾峥就从龙椅上起身,在安公公的引领之下从御书房的后殿出去,再一次的迈上了自己的龙辇。

  “去翠竹居。”

  “起驾……翠竹居……”

  传令声飘的悠远,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朝着竹林深处行了过去。

  待到顾峥迈入到他的翠竹居之时,却是放快了脚步……一个高就蹿了进去。

  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床榻之中的那个身影,在影影绰绰之间竟然转醒了过来。

  大概是昨天的睡眠质量着实是不错,就连顾峥特意为对方沉睡而配比的沉眠香都无法阻止司马景明醒来的意图。

  “朕怎么又睡着了?”

  略有疑惑的司徒景明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却只觉得眼前一花,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脸。

  就在他对此惊诧的睁大了眼睛的时候,司徒景明的意识仿佛凌空而起,在转换了一个视角之后,他所处的位置竟是变换了,而他所面对的人也跟着变了。

  他不是刚才刚从床上做起来的姿态,而是居高临下的……扶着他刚刚感些兴趣的昭才人,满脸担忧的望着这个扶额说头晕的美人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自己刚才睡迷糊了?

  不对啊?

  晃了晃脑袋的司马景明脑袋之中仿佛又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一种十分不确定的感觉以及经历……让他没敢急着开口。

  反而在一阵眩晕感之后,才真正确认了他现在所处的位置。

  他原本这是忙碌了一个上午,身心疲惫,就想着找一个松快的地方,来好好放松一下吧?

  只不过来到了翠竹居之后,他心心念念的美人并不曾等在门口,反倒是因为身体不适在卧床休息罢了。

  这下就全对上了。

  仿佛是想起来在御书房之中自己到底是如何应对的司徒景明……一下子就烦恼尽抛了。

  乖乖呦,自己又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大发神威了。

  朝堂上的各方人马这就对他是刮目相看了?

  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

  难道说,真的是有神仙相助吗?

  开心的司徒景明那是什么都挂在了脸上,让回归到本体的顾峥在一番察言观色之后,就清清淡淡的又开了口。

  “陛下,忙碌了一个上午了,是不是该用膳了。”

  “陛下为国事殚精竭虑,也应该保重龙体啊,若是陛下在妾这里病倒了,那妾真是万死难辞其咎啊。”

  这情真意切的,说的司马景明的心情那是更好了。

  他看着眼前那个乖顺的顾峥,将嘴角一挑:“想要朕在你这里用膳?”

  顾峥应景的点了点头。

  “那就在朕的昭才人这里摆膳吧,朕可发现了,有着昭才人所在的翠竹居,还真是朕的福气之地呢。”

  于是,替这位帝王忙活了一上午的顾峥,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回收一下自己的辛劳所得了。

  作为一个品级低下的常在来说,他可是受够了只能按照自己的品级来吃饭的这套规矩了。

  大食堂做的饭食,待到小太监们拎到她这个翠竹居之后,哪怕现在是春暖花开的好季节,也早就成为了温凉难吃的饭菜了。

  来来回回的还总是那老三样。

  菘菜,鸡肉,蛋花汤。

  他的嘴巴都快淡出个鸟来了。

  现在的顾峥就想吃点重酱赤油有味道的饭食,想来想去,也只能蹭蹭帝王这个饭了。

  要说特权阶级果真是懂得享受呢。

  自从安公公将司徒景明将要在翠竹居留膳的消息传递到后厨的时候,那些见人下菜碟的御厨们可是立马就行动了起来。

  陛下既然现在就要用膳,那甭管硬菜有没有做好,前头的冷盘也必须要摆上去。

  应着是简单的吃一顿的心思,司徒景明也没有打算依照一顿正规的规格在翠竹居摆膳。

  他只要了十八道的简便版的饭食,既不会让昭才人打眼后宫,作为一个帝王的规格也不会过于僭越。

  先头的四冷,四果盘,先行放了上去。

  顾峥站在司徒景明的身后拿着一双布膳的筷子,盯着这满桌子的饭食就咽了一口唾沫。

  乖乖啊,肉啊。

  先上来的是一份儿味道最重的烧碟攒盘。

  宫廷御用的小瓷碗,一个个不过比酒盅略微大上一圈。

  一托四只,每一只小碟之中的食材皆不相同。

  绽放如菊,金黄酥脆的是干炸佛手。

  酱赤入檀,肉油满溢的是焦溜丸子。

  片片均匀,外焦里内的是溜小酥肉。

  晶莹剔透,颤巍弹牙的是红烧鹿尾。

  这些皆是从热菜脱形,成为冷盘的硬菜楷模。

  在帝王的面前,它们反倒是成为了其中的配角。

  在顾峥惊讶于前菜都是如此,那么硬菜到底如何的时候,这第一道带着热乎气的菜肴就被一旁上膳的小太监给端上了桌来。

  这道菜顾峥认识,他在现代也是吃过的。

  这是一道仿膳,名为赛螃蟹。

  这道菜是为了在螃蟹不应季的季节之中也能吃出螃蟹的鲜美的一道佳肴。

  但是这道菜出现在帝王的面前,是不是有些不够分量啊。

  因为对于吃的执着,顾峥看着菜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心思,恰巧就让坐在桌前等着顾峥投喂的皇帝给看了一个正着。

  看到自己的新宠是这般的表情,对于女人的心思要比朝政强上几分的司徒景明就朝着安公公使了一个眼色。

  全能自由人的安公公,抽了抽嘴角,就朝着还在愣神不下筷子的顾峥提醒到:“昭才人啊,替陛下布膳啊。”

  “这第一道菜呢,乃是有咱们大魏国骊山之巅的崇明溪之中的水晶白鲫的鱼肉作为原料,佐以南江府东湖湖畔的黑天鹅蛋作为辅料,特制的赛螃蟹。”

  “那白鲫肉质细腻,只有一个毛病,就是成鱼鱼身最多不过寸许,且浑身皆是细刺儿。”

  “若想做这一道赛螃蟹,需要这白鲫九十八条,只能在春季也只有在春季,才能捕获到这种肥瘦最为适宜的水晶白。”

  “至于南湖的黑天鹅蛋,因此时乃是天鹅刚刚飞至南湖的季节,非刚刚发情比族群更早的产蛋的初鸟才能孕育。”

  “这两样,普通人穷极一生怕是也见不到其中的一种,所以昭才人您就……”

  别光顾着愣神了,皇帝还用不着你去可怜呢。

  被安公公这么一说,顾峥的两条眉毛都快飞到额头之上了。

  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不是说他所在的那个现实世界之中,其实真正的帝王反倒是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吗?

  怎么到了这个世界?

  在顾峥奇怪的时候,他突然就醒悟过来了,他忘记了这是女频的世界,玛丽苏以及不切实际可是随处可见的。

  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融合在其中……他都不应该感到奇怪。

  一个皇帝的奢华全凭作者的胡说八道,谁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些细枝末节,天道才不会去在意呢。

  想到这里的顾峥沉下心来,稳住手腕就替皇帝面前的小蝶里夹了一筷子。

  看着面前那位进餐的过程之中都时刻的保持着仪态的帝王,在心中微叹了一下。

  也是挺不容易的。

  像是他,可以随心所欲的甩开了腮帮子的吃,而他面前的这位呢,一份儿菜最多夹三四筷子,随后就要被布膳的太监们给撤走。

  仿佛帝王对于哪一道菜有了过多的偏爱,被人猜测出心思了,就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因为顾峥盯着那份赛螃蟹的眼神太过于专注,就让坐在主座的司徒景明产生了误会。

  他带着点宠溺的转头看了看那个略有些呆的昭才人,开口安慰到:“昭才人,莫急,朕一会就将这道菜赏赐给你的翠竹居。”

  就在顾峥感受到一点小尴尬打算施礼谢恩的时候,却见一守在屋外的小太监急匆匆的走到翠竹居的殿外,在通禀了见形走出的安公公之后,就垂着手在一旁静静的等待了。

  这饭只不过刚开口,就有扫兴的消息过来。

  安公公将外边的消息表述过来的时候,那语气里都带着几分的谨慎。

  本应该挺饿的司徒景明在知晓了是什么事儿之后,那胃口一下子就被败坏了大半。

  原本舒舒服服的进膳,却变成了几口结束的草草收场。

  “行了,昭才人,剩下的菜朕都赏予翠竹居了,你就不必特意的谢恩了。”

  “朕走了,等过两日,朕再过来瞧你。”

  说完,就如同那些提裤子走人的男人没有什么两样,一点不带留恋的就离开了这个让他感官很是不错的翠微居,直奔着自己的寝殿乾清殿而去。

  这一去,就是整整三天,顾峥的翠竹居并不冷清,赏赐也是偶有为之,但是那位说好了还会再来睡睡顾峥的帝王,却是一步也不曾踏入到他这个翠竹居之中。

  若说帝王是为了国事殚精竭虑也好,顾峥也没有那么大的感想了。

  但是问题是,这三天,这位大魏国的皇帝却是一天都不曾闲着,反倒是连续三日都将郑昭仪给召到了乾清殿之中留宿。

  夜夜宠信不说,夜间的热水也要的甚是频繁。

  一时之间郑家人会因为承恩公的失势而失宠的流言那是消失殆尽。

  转而在阖宫之中都在盛传,那位刚刚晋升的昭才人,马上就要面临失宠的境地了。

  世家大族又是皇帝的亲表妹与一个微末小官的女儿,这家族底蕴,学识气度果然是无法比拟的。

  也难怪皇帝陛下刚才提起来的兴致,立马就能被郑昭仪给转移了。

  当这个留言传到顾峥的耳朵之中的时候,他最初是不屑一顾的。

  但是连续三日就这么过去了,顾峥就从其中感觉到了不寻常的地方。

  他在选秀的过程中就见识过了郑家表妹的浅薄。

  那个姑娘生得虽然美艳,却着实是一个张牙舞爪,横冲直撞的姑娘。

  这样的性格对于司徒景明那种温懦的性格来说,是适应无能的。

  否则就不会有郑太后强逼着皇帝陛下将郑昭仪收入后宫的事情发生了。

  而且在郑昭仪入宫之后,除了入选秀女依照惯例必须要临幸的第一次之外,司徒景明从未曾再升起过宠幸这位大表妹的念头。

  就算是郑昭仪为了家族的事情去朝着帝王哀求,但是凭借着顾峥对其的了解,不被帝王加深厌恶就不错了,又如何可能宠幸不断,夜夜笙歌了呢?

  难道说?

  眯起眼睛的顾峥嗖的一下就从软塌上站了起来,对着他梳妆台前的铜镜扶鬓一笑了之后,就吩咐身旁的彩玉道:“彩玉,走,咱们朝着乾清殿走上一遭。”

  被突然叫到的大宫女跟着一愣,追着那个走的飞快马上就要出门的昭才人,就紧跑了两步。

  她有些奇怪,就开口问了问自家才人的打算。

  “昭才人,咱们去乾清殿干嘛啊?陛下说了,无诏不得去那个地方的啊。”

  走在前面的顾峥,却是在经过那竹林小亭的时候,顺手就将挂在上边的玉箫给摘了下来,朝着自家的小宫女,就露出了成竹在胸的微笑。

  “你问我要去干什么?”

  “为陛下吹箫啊。”

  “你家才人觉得啊,争宠这项技能必须要运用起来了。”

  “再说了,才人我又没有说直闯乾清殿,我啊,就在乾清殿侧面的荷花池里吹吹箫,表达一下对于皇帝陛下的思念之情罢了。”

  “就算陛下见不到我的人,但是能让他听到我的声音,也不枉我为其奔走一趟了啊。”

  说完,就将这把如同翠竹一般的玉箫在手中潇洒的转了一个圈,双手往后一背,特别利落的就朝着目标所在进发了。

  只可惜他没看到,听了这番话的小宫女彩玉那热泪盈眶的眼睛。

  他的这一番话,可是让他身旁的彩玉彻底的误会了。

  “呜呜,我家才人好可怜啊,她对帝王如此的深情,却被陛下无情的辜负。”

  “放心吧,昭才人,彩玉一定会帮助才人,重新获得陛下的亲睐的!!”

  “我家才人才是付出真心,最爱陛下的人!”

  握紧了小拳头的彩玉成为了顾峥在这个后宫之中的第一个小迷妹,并且在今后发挥了十分诡异的作用。

  只不过现在,她也只能跟在顾峥的身后,替他在荷花池畔选一处显眼又合适的位置,等待着自家才人的表演了。

  “就这里吧!”顾峥指着一艘宫人打理荷花池的小船,对着身后的小宫女调皮的一笑。

  在对方还没有开口阻止的时候,顾峥竟然以轻飘飘的姿态从荷花池畔飘到了这艘小船的正中央。

  “哎呀,彩玉,地方不够大,你就在岸边等着我吧?”

  在顾峥挥挥手打算告别的时候,趴在岸边的彩玉就焦急的叫出了声:“昭才人,没有奴婢替你划船,你打算就在这岸边吹奏吗?”

  这皇帝陛下那可能一眼就看到呢,这贴着岸边的栅栏,隐蔽到捉迷藏都可以了。

  但是已经迈向了船头的顾峥却是一挑眉毛,抬脚朝着面前的石板池壁一踹,就将这艘小船给冲了起来。

  ‘哗啦啦’

  破开层层叠叠的荷叶,就倒冲到了荷花池的正中央。

  “瞧,这样不就行了?小荷初露角,佳人丛中笑。够美了,不过不急,待到你家的才人欣赏完这无边的美景之后,咱们再来演奏比这荷塘月色更加美妙的箫音吧。”

  说完这番话,顾峥竟然旁若无人的将头仰起来,望着天上那个渐渐升高的圆月,赏起了这无边的美景了。

  看得彩玉那叫一个揪心,都不知道怎么说自家的才人了。

  为什么顾峥都布置好了场景了却不去吹奏?

  还不是因为属于帝王的那个小黄点不曾在他的地图范围内出现。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最新章节http://115mm.com/xianyufanshendezhengquezi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妖神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三生三世 枕上书恶魔就在身边无限先知太古剑尊太古吞噬诀这个系统有点爽灵剑尊